每个人为什么老了都会死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 20190728

从理论上来说,物质都可能衰亡。同样是物质,原子的寿命几乎无穷,人寿却不过百年,这让人类100个不服。人类都把原子命名为非生物,也就是人类认为原子是没有生命的物体,他们怎么反而长生不老呢!人类又把自己命名为生物,意思是有生命的物体,怎么就那么短命呢!现实无情地打脸了人类中心主义的观念

而且一个人死了的时候,组成一个人的身体的原子并没有死,那么人的身体的主人到底是谁呢,是原子吗

一个物体的生老病死的过程可以用物体在空间中运动的数学方程来描述。如果物体在空间中的运动十分的稳定,那么物体就很难死亡,原子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人是由原子组成的物体,人为什么很快就老了,死了,原因在于人体的运动很不稳定,于是很快就崩溃、解体了

现代人喜欢用基因来解释人的生理现象,这显示出人类科学的局部学的特点,所谓局部学,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科学。基因,只是表象,用物体在空间中的运动来解释才能揭示生命的本质

局部学 对应的是 整体学,整体学是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 提出的,当人类把物理学、社会学和生物学打通了以后,人类科学就发展到了整体学,这时候人类才可以探讨一下真正的长生之道了

100 衰老的目的是什么?每个人都会死我好怕

《你知道吗?——现代科学中的100个问题》

阿西莫夫著 暴永宁等译 碧声扫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衰老和死亡,这似乎是一种耻辱,但又显然是不可避免的。像人这样的生物实际上注定要变老和死亡,因为我们的细胞似乎由它们的基因“编制了程序”,逐渐地经受着与时俱进的称为衰老的那些变化

衰老有某种用处吗?衰老有什么益处呢?

生命的最惊人的特性,除了单纯的生存之外,就是它的适应性。在陆地上、海洋里和空气里有生物;在温泉里、咸水里、沙漠上、从林里和两极的荒芜地区里以至各处都有生物。甚至可能设计出我们认为在火星上和木星上存在着的那样一些环境,并有可能发现在那些条件下生存的简单生命形式

为了获得这样的适应性,基因结合物和基因性质本身必须发生经常性的变化

单细胞生物进行分裂,两个子细胞都有着原细胞所具有的基因。如果基因能够作为完善的复制品通过一次次分裂永远传递下去,那么,原细胞的性质就决不会发生变化,不论它的分裂和再分裂有多么频繁。然而,复制品并不总是那么完善;有时会发生无规的变化(“变异”),而且逐渐由母细胞产生不同的品系、不同的变种,最后形成物种(“进化”)。某些物种在某种环境里比其他物种能生存得更好,因此不同的物种占据着地球上不同的小环境

有时,各个单细胞生物之间互相交换染色体。这种原始形式的性行为导致基因结合物的改变,而这又进一步加速进化发展。在多细胞动物方面,两个生物互相合作进行有性繁殖变得越来越重要。除了变异能单独造成变种外,不断产生带有基因——一种一些基因来自父方、一些基因来自母方的无规混合物——的幼体,也能形成变种。结果,进化的速度大大加快了,而新形成的那些物种能更容易地散布到新的小环境,或者使它们本身更好地适应旧的小环境,从而比从前能更有效地利用小环境

因此,其关键就是产生带有新的基因结合物的幼体。某些新的基因结合物也许很拙劣,但它们的寿命不长。那些非常有用的新的结合物能够“成功”并排除竞争。然而为了办得最成功,带有“未经改进的”基因结合物的较老的一代不应留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肯定,上了年纪的生物总是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死去,有的是由于事故造成,有的是由于生命消耗殆尽所致,但可以更有效地促进这个过程

其早期几代具有预定要衰老的细胞的那些物种会更有效地促进新陈代谢。幼体就会进化得更快而且更成功。我们能看到我们周围的生物长寿所造成的不利因素。能活数千年的红杉树和刺毛松球几乎灭绝了,长寿的象几乎没有短寿的老鼠那样能适应环境;或者说,长寿龟没有寿命短的蜥蜴那样能适应环境

为物种(甚至人种)着想,似乎最好是老了就死去,而让幼者生存

这很令人感到遗憾,但事情似乎就是这样

方舟子注:这种解释是“群体选择”的解释,完全站不住脚。自然选择不可能为了群体的长远利益,而牺牲个体的直接利益。自然选择只能在对个体及其后代有直接的优势时才能起作用。老死并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恰恰相反,乃是自然选择不起作用的结果。自然选择是通过不同个体具有不同的繁殖能力而表现出来的,因此,那些在个体丧失繁殖能力之前就起作用的基因,才受到自然选择的选择。一个致命的基因如果在青少年时期就得到表达,病人很可能在留下后代之前就已死亡,因此这样的基因将被自然选择所淘汰,很难遗传、扩散开去。相反的,那些隐蔽起来等过了青壮年才表达的致命基因,它的携带者在患病之前已经留下了后代,这样的基因是无法被自然选择所淘汰的,而会持续遗传下去。随着世间的推移,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只在老年时候表达出来的致命基因在群体中累积起来,扩散开去。在每个人的身上就或多或少都有这种致命基因,因此,也就不可避免地会衰老、死亡。(参见方舟子著《进化新篇章》第七章第五节“我们为什么衰老?”)

阿西莫夫《你知道吗?——现代科学中的一百个问题》科学普及出版社 1984年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