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者说”恐怕难以继续

我的“假如者说”计划恐怕得中断,否则可能会造成某些方面的不和谐

我朝的指导思想是狭共,狭共和广共具有共同语言的地方是对财产私有制的否定,即使在这一点上,广共的认识比狭共深刻许多。在广共看来,狭共指导下建立的国家仍旧是资源私有制国家,我朝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我要继续“假如者说”的创作,必然要针对我朝各方面的现状作出分析、评价,否则,如果连现状都看不清楚,又何谈针对现状设计改进策略呢!

不可避免的是,我对一些现状的评价不高,甚至是负评。我的分析和评价虽然是实事求是的,但是从某种角度看却是一种不太和谐的声音,可能有损上位者的威严

比如,我朝的执政党掌握着最多的私有资源,我认为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因为它掌握的私有资源很多,所以它会觉得自己很强大,它会用自己掌握的资源去秀肌肉,去刷存在感,去展露自己的“英明神武”和“不凡”。它是“强大”了,可惜总资源是有限的,它掌握的资源多了,人们掌握的资源就少了

我认为,执政党要最大程度节省支出,要把这些钱还给人们,让人们不必为自己生存必需的资源如房子、子女教育、食品安全等问题焦虑,因为人们若是整天在为自己生存必需的资源焦虑,这就是在强迫人们远离集体主义。但是这类存在的问题我能说吗??!!

我举一个我不能说的事情的具体例子,如果我是上位者,我会立即取消用于争取更多奥运会奖牌的国家支出,因为,人们的幸福写在人们的脸上,而不是写在奖牌上,我的国家、我的人们不需要虚荣,只需要实实在在的幸福值。我自己在生活中也完全不考虑虚荣、面子这些东西,比如我没有私家汽车,甚至连电单车也没有,我只有一辆 大东 上中学时骑过的老旧自行车

我还是忍不住说了我不能说的事情,就此打住吧,我可不喜欢被人请去喝茶

我现在的看法是这样的,《广共入门》目前虽然只有很少的几篇文章,但是其中定义的新概念具有重大现实意义,而且并不难理解,如果上位者有机会看到文章并且觉得很好,他自然会来找我,他能轻易找到我,我找他却无门。如果他看不到文章或者不感兴趣,那么我写再多的文章也是浪费时间,人生苦短,光阴不能虚度


注:“假如者说”指的是 海云青飞 暂时停更 广共入门 后计划创作的 假如我是上位者 系列文章

2024-01-01


独立思考最难得,赞赏支持是美德!(微信扫描下图)

迷路了,百度搜索 海云青飞 官方网站 就可以随时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