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良为娼的中医

呼唤医疗人权

2010-04-02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随着国家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深入,其复盖面不断扩大,人们不仅只关注“医疗保障”的公平正义问题,而且已经逐步重视起“医疗人权”的问题,各种各样的医疗基本人权问题将进一步显现出来。医疗的目的,就是要治病救人,因此,在整个医疗行为过程中,必须以病人为中心,维护病人的人权,实为所有医疗机构及其成员最重要的任务

但是,大家在谈论“医疗人权”时,常常只提及病人的人权,实际上医疗人权还应包含医事人员的人权。医师的人权与病人人权息息相关,在临床医疗实务之中,不仅病人人权常被忽视,医师的人权也被侵犯,进而危及到病人人权

近年来,医患之间矛盾或纠纷的对立有日益加剧的势头,其后果是明摆着的,受害的是全体医务人员、患者和政府的公信力,没有一个是赢家。我国的“医疗人权”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和保护。应当引起政府行政及医疗卫生保障等等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在医疗保障体系确立的同时,应尽快出台相关的行政命令或法令规定,以确保人民群众的医疗安全和医疗人权公平正义的落实

现代医学是个要求很严格的工作,所有从业人员必须经受系统的教育和严格的考试才能获得执业资格和处方权。而现在,有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中医院的中医医师,也可以自然而然的获得西药的处方权。他们没有接受正规的现代医学训练,却开现代医学的药物、检查和做现代医学的手术治疗,同时搀杂几副中药了事。这样既分不清到底是谁的疗效,也不利于各自的学术发展!

两年前,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专栏节目中,主持人王鲁湘与嘉宾中国中医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陆姓教授的对话中,引出了一段中医使用西药和西医诊疗技术是“逼良为娼”的说辞。招来世人及业内人士的非议和诟骂。可见,在我国的医疗卫生保健事业中,如果医师人权受戕害,病人人权必定岌岌可危!

——主持人:谢谢陆先生今天就《中医的传统和出路》给我们进行的演讲。其实关于中医呢,现在有很多的朋友都特别地关心,所以今天我们也收集到了很多网友的问题,他说他也经常会去中医院看病,这是过去啊,他说但是每次走进中医院呢,却发现这些中医院一样让他去做各种各样西医药做的那些检查,而且呢给他开出来的这些药呢也常常都是西药,所以他就会觉得说这个中医院是不是披着西医院,啊,这个中医院是披着中医院外衣的西医院,说起来虽然有点拗口,但是我觉得好像也有点道理,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问您,还有什么必要去看中医

——陆:在美国在韩国,你是中医,你就是中医,你就是开中药方子,你不能用西药,我们在德国有个中医院,巴伐利亚州,十几年了,那我就开中药,对吧。就是说能不能西医,就不要用中药,中医不要用西药,有人建议过,但是由于西医处在一个主体的地位,中医要被批评,说你不懂病嘛,所以就学了西医了。但是学了西医以后呢,再加上社会上对西医的认可,对中医不理解,所以产生了这个情况,我不能怪这医院,也不能怪这个医生,问题就在于他对自己中医的自信缺乏了。还有一个问题,社会。比如说你发炎了,你不用抗菌素,最后找你算帐的,懂吗?这是一个社会,所以某种意义上逼良为娼,不是他本人的问题

陆教授所言有其苦衷,这“逼良为娼”的事,可不是医生本人的问题,而是个社会问题。其实,逼迫中医干其份外的事儿,如同儿戏,草菅人命。既戕害了中医医师的人权,也侵犯了病人的人权。在医疗工作现实之中,笔者虽然没有统计资料,但是,就个人所了解到的情况,中医医师、中医医院滥用西药的情况非常常见。尤其是抗生素和激素。其中,虽有经济因素的考量,但更多的是知识的贫乏。还有什么“西药中药化”之谬说。这些中医医师由于没有接受严格完整系统的现代医学教育,对现代医学关于疾病和药物的了解,非常的贫乏甚至十分错误

笔者以为,医学是一门严肃的学问,无论中医、西医都是直面人命攸关的大事。绝对不应该允许没经过严格的现代医学训练的人混迹其中,也不应允许西医乱开中药,这绝不是小看了中医、西医,而是对广大医务人员的人权保护。有道是:社会有分工,术业有专攻。真要吃起官司来,谁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何况,中医一再宣称其体系、范式与现代医学完全不同。所以让非现代医学体系的人员从事现代医学治疗是非常危险的和极端不负责任的

笔者建议:应当取消中医医师开西药、进行手术等西医治疗以及西医检查的权力。同时也应当取消西医医师开中药和做中医治疗的权力。这是为了确保患者安全,对病人负责。既维护了医务人员各自的权益,也不致于“逼良为娼”

只有确保医师的人权与尊严,才能进一步保障病患者的人权与生命权。国家应当有一部严格规范各类各级医务人员行为准则的《医师法》,并严格贯彻落实执行之!〔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