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皇甫谧小故事:服药中毒

皇甫谧服散

2010-02-12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皇甫谧可是针灸大师哦,怎么会服散呢?

一提起皇甫谧,人们可能立刻会想到他所编撰的《针灸甲乙经》。他是中医领域所谓“针灸疗法”的创始人,被誉为世界“针灸鼻祖”的医学大师,我国魏晋时期的名医

皇甫谧,幼名静,字士安,自号玄晏先生,是东汉太尉皇甫嵩的曾孙,拜乡人席坦为师。安定朝那〔今甘肃灵台县朝那镇〕人。生于东汉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卒于西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活了六十八岁。除《针灸甲乙经》之外,他还编撰了《帝王世纪》、《高士传》、《逸士传》、《列女传》、《元晏先生集》等书,著作甚丰。他一生以著述为业,在经学、文学、史学、医学等领域都享有盛名

从皇甫谧《针灸甲乙经·序》自言他甘露中病风苦聋和《晋书·皇甫谧传》载皇甫谧在泰始三年〔267年〕前后于《上晋武帝疏》之中,就有“久婴笃疾,躯半不仁,右脚偏小,十有九载。又服寒食药,违错节度,辛苦茶毒,于今七年”之言。说明皇甫谧在正始九、十年间,即三十四岁左右罹患风痹疾

今人考证皇甫谧的风痹疾,有人认为是风湿性关节炎,也有人认为是中风后遗症,还有人认为是大儿麻痹症,甚至有人认为是与当时朝中十分紧张的政治斗争局势有很大关系。总之说法不一

其后即开始学医“习览经方”,他在病榻之上以坚韧的毅力研读古代医术,成就了其所谓辉煌巨著《针灸甲乙经》。可“针灸疗法”并不能解决他的风痹疾之苦,甘露中〔256-260年〕病情加剧,“病风”、“苦聋”

大致在甘露末景元初,开始“服寒食药”,由于“性与之忤”,又“违错节度”,因而身体与药性相抵触。皇甫谧服散之后,造成身心极大痛苦,常常困顿疲惫不堪,甚至“尝悲恚,叩刃欲自杀,叔母谏之而止”。所以他在未满六十即作《笃终》以安排自己的后事了

隋·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卷之六中详细记载了“解散病诸候”〔凡二十六论〕,及皇甫谧长期服散中毒的自述

他说服散之后“心痛如锥剌”、“手足偏痛,诸节欲解”。身上“发痈疮坚结”,浑身发热,“因以冷水浇淹手巾,著所苦处,温复易之”,或以“冷水洗,冷石熨”,常常“日用水百余石”,药毒发作严重时“有气绝不知人者,橛口不得开,病者不自知,当须旁人救之”。并记下了许多中毒者的惨状。有的“舌缩入喉”;有的“痈疽陷背”;有的“脊肉烂溃”;有的因服散而家属“中表六丧”

他本人则如其在《上晋武帝疏》中所言,由于散发不当,而落下重病:“隆冬裸袒食冰,当暑烦烦,加以咳逆,或苦温疟,或类伤寒,浮气流肿,四肢酸重。于今困劣,救命呼噏。父兄见出,妻息长诀”。所以盛冬时得袒露身体服食冰雪,暑天更觉烦闷,并伴有咳嗽气喘,或像患了温疟症,或又类似伤寒症,气急浮肿,四肢酸重。现在情况更为严重,生命危在呼吸之间,父兄见了离去,妻儿常待诀别。可谓苦不堪言

服散是中国古代道教众多修炼方法中炼丹服食药物〔丹药和草木药〕的一种道术。道教是中国本土的宗教,始于汉末,至魏晋时期已蔚然成风,其融合包括了卜筮、占星、服食、导引、辟谷、行气、烧炼金丹等等中国古代宗教迷信和神仙方术

道教所追求的是长生不死,得道成仙,既超脱尘世裕务,又不放弃享乐生活。服散所服用的多是含有无机砷化合物如礜石、砒霜等的所谓“五石散”、“寒食散”等丹药,因而出现了上述等等一系列无机砷化合物中毒现象

甚至不少帝王将相,名士风流,文人墨客还将其作为春药。像当时的尚书、魏晋玄学家、风流名士、曹操“假子”何晏,便是最典型的例子。何晏死后,仍有不少人效法,以满足纵欲淫乐。但是,服散不但不能治病救人,长生不死,得道成仙,享乐纵欲生活,反而会致人丧命

其实,中国古代的医学家大都与讲究炼丹服食的神仙家有着密切的关系,不少著名医家既是方家又是道士,像扁鹊、华佗、张仲景、葛洪、陶弘景、孙思邈等等都是亦道亦医亦神亦仙般的人物

近两千年来服散的实践终于使人们从宗教迷信中醒悟过来,服散与其说是“治病”,不如说是“致病”,服散者“万不存一,未有不死者”确属铁的事实,正所谓“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皇甫谧为什么服散?其服散到底是为治风痹疾,或是追求长生不死、得道成仙、追随名士风流享乐纵欲生活,抑或多者兼而有之,如今已无法准确知晓。但可以肯定皇甫谧的“针灸疗法”对治其风痹疾实属无效,否则不会舍己求他,因而求助于服散了,而“针灸疗法”更不能解决其服散之后所致的万般痛苦

皇甫谧因风痹之苦而学医,从针灸到服散,结果却大失所望。但他还是认为,黄帝以来历代名医都有回春妙术,唯独世医之不可托命,恨生不逢时,在那个时代他始终不明也不可能明白事情的原委和真谛

因而作《释劝论》,文章末尾愤而言之:夫才不周用,众所斥也;寝疾弥年,朝所弃也。是以胥克之废,丘明列焉;伯牛有疾,孔子斯叹。若黄帝创制于九经,岐伯剖腹以蠲肠,扁鹊造虢而尸起,文挚徇命于齐王,医和显术于秦、晋,仓公发秘于汉皇,华佗存精于独识,仲景垂妙于定方。徒恨生不逢乎若人,故乞命诉乎明王。求绝编于天录,亮我躬之辛苦,冀微诚之降霜,故俟罪而穷处〔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