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为什么没有进步

从 GDP 的缺陷谈起

2010-05-04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新一期《求是》杂志上刊登了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的文章,详细阐述了GDP这一指标的局限性,并列出其诸多“不能”

文章说,GDP不能全面地反映经济发展。

  • 首先,GDP没有充分地反映公共服务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 其次,GDP不能反映经济发展的质量差异
  • 第三,GDP不能准确地反映财富的增长
  • 第四,GDP没有反映非市场性家务劳动

GDP不能全面地反映社会进步:

  • 一是GDP没有充分地反映公共服务在社会进步中的重要作用
  • 二是GDP不能反映就业状况
  • 三是GDP不能反映收入分配是否公平合理
  • 四是GDP不能反映社会福利改善情况

其实,社会是不断进步的。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学、技术等等方面都是不断地向前发展,连其相应的评估方式方法都在随着人们认识的提高,暴露出不少弊端,因而谋求有所改进。许宪春副局长所提出的GDP的缺陷和局限性以及诸多不能就是很好的例证。可见,这统计局副局长的科学素养要比那“号脉分男女”的科技部副部长要略胜一筹

由此而想到医学科学技术何尝不是如此,有没有缺陷和局限性以及诸多不能?反正现代医学是不断地在推翻自己,改进自己,总感觉自己不足,为了还要更好而不断努力。因此有人怀疑它的科学性,说它不是科学。传统的中医经典理论是否也存在缺陷和局限性以及诸多不能?关键是要看自身是否意识得到

如今,可以说绝大多数临床一线中医师接受了现代医学的洗礼,尤其是主管过住院病人的中医师更懂得中医的缺陷和局限性以及诸多的不能。只有那从事中医经典理论教学、靠耍嘴皮子吃饭的中医历史教师、蜻蜓点水般地看看门诊的甩手郎中们,才会终日满足于传统中医所谓的历史经验和经典理论。他们总是企图扫清认识经典的障碍,而容不得人家说半点不是,只会按照自己过了时的脑子去思考和行事,那就只会使自己永远无法进步跟上时代

其实,谁都知道中医经典理论与当下中医医院的临床实际严重脱节,只是大家心中明白,口中不好说是了。殊不知,中医医院首先得是医院,中医医师首先得是医师。历史发展的趋势已无法改变,时代的潮流将永不可阻挡

不是有人认为“尽管东汉以后,中医的著述汗牛充栋,尽管这浩如烟海的著述无一不自称是来自于经典,但是,从一定意义上说,它无法替代经典,甚至有时会成为我们认识经典内涵的障碍”吗?

其实,之所以“汗牛充栋”、“浩如烟海”不正是说明经典的没用,因而人们才希冀寻求和探索出更多更好的方法来“替代”。既不敢伤了老祖宗的面子,又害怕戴上“数典忘祖”的帽子,只好托词“自称是来自于经典”。是源是流,是流是源,一脉相承,仍是中国人的一贯说辞

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连这两千多年来仅有的一点点进步都不敢认可,以致于成了“认识经典内涵的障碍”。甚至还有人认为只要悟透悟清经典一句话,就可一辈子都吃不完,终身受用无穷!看来,这中医也就只剩下:懂得受用、懂得吃了!

真不知人们是否想过,历史的经典也有过时的时候!如同这GDP一样,当初,现代经济学之父凯因丝提出GDP理论时,后来不也是成了经济学评估的经典吗?一旦人们发现其有缺陷,有局限性,有所不能,不就是逐渐要把它改进了,慢慢就会否了。近年来,不断地有涌现绿色的、低碳的、什么的等等前缀词,其目的不就是旨在于去修正和寻求更新的、更先进的、更符合实际的、更科学的评估方式方法

所以《尚书·胤征》中说:“先于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这“经典”所话说的是:如果不能够把所掌握的知识跟现时社会“与时偕行”、“与时俱进”,隨社会的发展而发展,一一合扣,任何过度的“超越”与“落伍”在中国古代历史上都是要立刻被杀头的。可千万得悠着点,别掉了脑袋丢了性命还不知个所以哦!〔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