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宝林相声讽刺“阴阳五行”

侯宝林论说“阴阳五行”

2010-03-10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记得,那年学院电教室与中医基础教研室合作,拍了个中医电教片,到湘雅参加“中南地区高等医科院校电化教学工作会议”的评奖活动。对我们Z主任的制作水平,大家没得说,我原以为评个“制作奖”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几位西医院校的学会理事都对那片子内容的科学性表示质疑,尤其是对人体阴阳五行的生尅乘侮关系

有人问“金生水,金怎么会生水呢?” 我随口说:“金是铁器,铁器做成锄头,在地上可以挖出泉眼来,当然能生水了。”又有人问:“火生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说“火烧木成灰,灰凝结不就成了土了吗?火山也是喷灰土的……”。总之,大家对中医能拿奖项似乎心有不服,评委会整整吵了三个晚上,没个结论

最后只好由与会领队们开会决定。Z主任是制作者之一,只好迴避换由我参加。我说中医本来就是这样的,是中国古代的一门自然哲学,要它怎么个科学法?何况国家教委、卫生部所颁布的教学大纲上都是这样写的,只要符合大纲要求,应该没有错吧!

广西医的T主任、右江医的P主任都是广西老乡,自然不会找麻烦,老乡帮老乡嘛,而且之前是由广西电教学会评选过,才送来参评的。担心的可是外省的院校,而且参加的中医院校在整个中南大区之中,仅仅我们一家。最后极力争取,免强才定了下来,总算拿了个奖项,回去也好有个交待

会议结束时,学会理事长、同济的M主任在闭幕式聚餐会上笑着问我,听过侯宝林的相声“阴阳五行”吗?其实我是听过的,当时的情况只好装糊涂说没听说过。心想,无外乎是要说“阴阳五行”的不是,说我是在诡辩。他还说,小W!不妨回去好好听听,我说好的,谢谢理事长的关照。的确得好好感谢人家,没他点头,确实拿不到这个奖项嘀

二军大的S主任和中山医的W主任在一旁则讪笑着说,这中医的理论确实得好好研究!并问道人体就这么简单吗?那大脑、神经、精囊、卵巢、子宫又都算什么?谁来生,谁来克? 那淋巴腺、甲状腺、乳腺、肾上腺、胸腺、扁桃腺、胰腺、前列腺都算什么?谁来克,谁来生?我只好笑而不答,不予理睬了

近日从网上又看到侯宝林的相声《阴阳五行》的文字稿,二十多年前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可如今“阴阳五行”还是遭到越来越多的人们质疑,相信的人照样在信着用着,不相信的却贬之一钱不值。不过,中医界已将其作为“非物质文明遗产”申报,仅是“遗产”而已,不知还有无现实意义,现在的“动漫”制作水平也较过去可先进得多了,简直是无以伦比。只是那语言文字依然如故,特将其下载,以供大家参考、学习、欣赏,蛮有意思的哦

甲:说相声的没有有学问的

乙:差不离都是从小儿做艺,过去那时侯没有念书的机会

甲:唉,即便是有有学问的也少,相声界比较学问最大的——还就得说是我啦

乙:啊?有这么说话的吗?您的口气太大啦!

甲:我说我有学问您不信?

乙:本来就不信嘛

甲:那我说说您听听:我仰面知天文,俯察知地理。过去有人说“天文地理人所测不透的。”

乙:那好哇!您说说天文吧

甲:行。我先别讲深的,恐怕您听不明白,咱先说最基本的吧

乙;好哇

甲:先叫您知道知道天上都有些什么

乙:对,说说吧

甲:其实不用我说您也能知道

乙:那我怎么能知道?

甲:有这么一句话您知道不知道?

乙:什么话?

甲:“人同天地。”

乙:什么叫“人同天地?”

甲:就是人跟天地一样。“天乃一大天,人乃一小天。”你看人身上有什么,天上准有什么;天上有什么,人身上准有什么

乙:〔不信地〕那我问问您

甲:您问吧

乙:天有无数的星斗,人身上有吗?

甲:人有无数的毛孔

乙:天有四时

甲:人有四肢

乙:天有五方:东、西、南、北、中

甲:人有五脏:心、肝、脾、肺、肾

乙:天有一道天河

甲:人有……一条大肠

乙:天有日月:太阳和月亮

甲:人有二目:两个眼睛

乙:天有月底

甲:月底是什么?

乙:光有太阳没有月亮

甲:人有……一只眼

乙:天有火烧云

甲:人有……烂眼边儿。火烧云不是红的吗,烂眼边儿也是红的

乙;天有下小雨儿

甲:人有……迎风流泪

乙:哎,人有时侯烂眼边儿又迎风流泪,天呢?

甲:这个……天有时侯火烧云,火烧云过去又下点儿小雨儿……有这么个天吗?

乙;那您问谁呀?

甲:别往下问啦,我问问您吧。天地何为阴?何为阳?

乙:这谁不知道:天为阳,地为阴

甲:有什么考察?

乙:啊……不知道。你说呢?

甲:天为阴,地为阳

乙:这有考察吗?

甲:有考察。天为阴:要下雨啦,叫什么天?

乙:阴天

甲:对呀,“阴”天。你怎么不说“阳”天?

乙:有那么说的吗!

甲:所以说天为阴

乙;地怎么为阳?

甲;春起了,什么气上升?

乙:阳气上升

甲:“阳”气上升。您怎么不说“阴”气上升!

乙;没有那么说的!

甲:所以说地为阳。天地分阴阳,阴阳生五行嘛

乙:五行是什么?

甲:就是:金、木、水、火、土。天地万物都离不开阴、阳、金、木、水、火、土

乙:天地万物都离不开这七样?

甲:对了,离开这七样它不成形

乙:〔更不信地〕那我问问您

甲:您问吧

乙:桌子有阴阳吗?

甲:有哇。桌子面为阳,底为阴

乙:怎么呢?

甲:太阳出来晒面晒不着底

乙:金、木、水、火、土呢?

甲:先说金。谁做的桌子?

乙:木匠

甲:拿什么工具?

乙:锛、凿、斧、锯

甲:那锯条是什么的?

乙:钢的

甲:“钢”字怎么写?  乙:“金”字边儿……

甲:这不有金了吗?

乙:金字边儿就算哪!木呢?

甲:桌子是木头的

乙:水呢?

甲:桌子的木头当初是树哇,得浇水

乙:火呢?

甲:你把桌子劈了烧火

乙:啊?好好的桌子烧火!

甲:在上古时代人们钻木取火

乙:土呢?

甲:树在土里生长

乙:噢!我再问问您,戴的毡帽有阴阳吗?

甲:有哇。帽子面儿为阳,里儿为阴

乙:怎么呢?

甲:太阳出来晒面儿晒不着里儿

乙:金呢?

甲:毡帽沿儿很齐,是拿什么剪的?

乙:拿剪子

甲:那剪子是什么的?

乙:铁的

甲:“铁”字怎么写?

乙:“金”字边儿……

甲:这不是金吗?

乙:木呢?

甲:得拿木棍擀毡

乙:水呢?

甲:清水毡最好

乙:火呢?

甲:戴帽为什么?

乙:为暖火〔和〕

甲:暖“火”

乙:暖“火”也算哪?土呢?

甲:多新的毡帽你一拍它也有土

乙:我再说一个:鲜货中的苹果有阴阳吗?

甲:有哇。苹果有半面红半面青,红的那面为阳,青的那面为阴

乙:怎么呢?

甲:红的那面是太阳给晒红了的,青的那面没晒着

乙:红的是太阳给晒的?

甲:对喽

乙:金呢?

甲:苹果在哪儿长着?

乙:在苹果树上

甲:它怎么下来的

乙:那小刀拉下来的

甲:那小刀是什么的?

乙:铁的……“铁”字是“金”字边儿,有金啦。这一动铁器就得有“金”字边儿。木呢?

甲:苹果树不是木头的吗?

乙:水呢?

甲:苹果你一咬它就出水

乙:火呢?

甲:要是煮苹果吃得用火

乙:我没听说过煮苹果,有煮梨的

甲:啊,煮梨得用火呀?

乙:你不是找苹果的“火”吗?

甲:是啊……你口干舌燥吃个苹果为什么?

乙:为败火

甲:啊!败“火”

乙:噢!败“火”也算哪!

甲:有火就得了嘛

乙:土呢?

甲:苹果树底下不是土吗?

乙:是啊!还有红果儿又叫山楂,这有阴阳吗?苹果半面青半面红,红是晒红的,这红果儿全是红的,哪为阴,哪为阳啊?难道说太阳出来围着红果儿转圈儿晒?

甲:是啊……红果儿全是红的,要是掰开看里边什么色啊?

乙:里边是白的

甲:对了!红果儿外边为阳,里边为阴

乙:外边没辙又跑里边去啦!金呢?

甲:红果儿在哪儿长着?

乙;红果儿在树上

甲:它怎么下来的?

乙:拿……〔留神地〕拿竹竿儿棒下来的!

甲:“铁”字怎么写?

乙:啊,哪有“铁”字?拿竹竿儿棒下来的

甲:“铁”竹竿儿啊

乙:有“铁”竹竿儿吗?我不动铁器啦,你找吧。金在哪儿呢?

甲:街上有卖大串儿红果儿的?

乙:有哇。一串儿一串儿的,都拿线穿着

甲:对了,你说那线很软的,怎么穿过去?

乙:拿……拿竹签儿带过去的

甲:竹签儿头里得有尖啊?

乙:是啊

甲:那尖是拿什么修的

乙:拿……玻璃碴刮的

甲:街上有卖糖葫芦儿的?

乙;有哇

甲:糖葫芦儿的红果儿外边儿有糖

乙:糖葫芦儿嘛!

甲:你说那糖是拿什么锅熬的!

乙:拿……“沙”锅熬的!

甲:那“锅”字怎么写!

乙;“金字边……儿”

甲:这不金吗?

乙:又找着啦!

……


侯宝林先生虽说是在说相声,但其中亦有一定的道理,寓教于乐也。说,到处都有,人人都会说。有娱乐性之戏说;有导喻性之劝说;争论性之辩说;说明性之解说;责备性之数说;陈情性之诉说;灌输性之论说。但说之在理,使听者动心,受者诚服,并非易事。前人有云:“说不可不善,辞不可不修”,“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实在是经验的总结

哈哈!不就是个“五行”循环论证,五行是什么?五行是神转不回嘛。侯先生可是用艺术的形式来调侃、挑战中医基础理论哦。先生似乎未得“阴阳五行家”邹衍、董仲舒的真传,更象是颇具“名家”邓析、惠施、公孙龙和“纵横家”鬼谷子的遗风了!〔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