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医学害死人,华盛顿为例

华盛顿之死

2010-01-26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美国首任总统、有“国父”之称的乔治·华盛顿1799年12月14日去世,这位曾为美国独立和解放作出巨大贡献的伟人去世,令美国举国悲恸。但人们对华盛顿之死,仍心存疑虑

事隔200年之后的1999年12月14日,在其去世纪念日这一天美国民众在他的家乡蒙特佛农举行了盛大的祭奠活动时。美国媒体突然披露了一则消息,华盛顿之死竟然与当时诊断不确、医治不当有关,华盛顿总统竟然是被庸医活活整死的!

据资料记载,1799年12月12日,华盛顿打算看一看他心爱的农场。那一天,大风凛冽,大雪纷飞,他在外边一待就是5个小时,当他进屋吃晚餐时,头上沾满雪花,衣服已经湿透

第二天〔13日〕早晨,他起得依然很早,但已经出现了感冒的征兆,咽喉有些嘶哑,家人劝他不要出去了,可是他执意要到林场里转一圈,给决定砍伐的树标上记号。利尔是长期跟随华盛顿,就像总统的儿子一样悉心照顾他的管家。当他发现总统的病情后,劝他让医生诊断一下。然而华盛顿和往常一样,固执地认为这是一个小病,不必兴师动众,麻烦医生和家人,他认为是小病小灾,不治自消

细心的利尔还是发现,总统在极力掩饰由病痛带来的痛苦与不安。当天的晚上,华盛顿的嗓子已经非常嘶哑了,可是他还是满怀激情地为爱妻马莎大声朗读诗歌。晚餐后,马莎要去照顾孙子孙女们,华盛顿就和他那位从哈佛大学毕业的秘书托拜厄斯·利尔讨论国家的政治,此时的总统仍然不顾疼痛的咽喉,在讨论中表现出一位老人的和蔼可亲、耐心细致

第三天〔14日〕凌晨,他开始发烧,全身发颤,喘气粗重,呼吸很困难。家人这才决定赶快请医生来诊疗。在医生来到之前,华盛顿就命管家让人为他放血,因为他见过他的农奴们有病时,放血后就会自动好起来,所以他决定效仿一下。第一个到达的医生是詹姆斯·克雷克,他是华盛顿的好朋友。为了准确诊疗,还同时请了马里兰州最德高望重的古斯塔夫斯·布朗大夫,因担心布朗不能及时赶到,还请来年轻有为的医生伊莱沙·卡伦·迪克

医生们来到后,也做了一次放血治疗,然后,用糖蜜、醋剂和黄油等配制出混合黏液,让总统漱喉,此举不幸引发了他咽喉剧烈肿胀,差点窒息而死

后来又为华盛顿做了两次放血治疗,同时又让他用撒尔维亚千叶和醋混合泡成的茶水漱喉,当他向后仰头时,发生了严重的窒息,这一次差点连药液都吐不出来,憋得他脸色发紫。到了这时候,华盛顿的咽喉已经肿胀得十分厉害,但坚强的他仍强忍病痛,起床穿衣,在屋子里踱步,企图找一个好的姿势利于呼吸。当他走累了就坐在椅子上歇了两个小时,直到坚持不住了才回到床上躺着

再后来,当华盛顿能稍微咽点东西时,医生们就让他服酒石来控制呕吐,服甘汞来化解咽喉的脓液,然而这个时候,“总统发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医生为他进行了四次放血,这相当于他全部血液的三分之一。利尔后来写道:“在整个下午,他表现为疼痛不堪,浑身乏力”。当利尔让他换一个姿势时,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我真担心,我这样太拖累你了”

傍晚时分,华盛顿感到自己的生命已到终点,他就让妻子马莎拿来了两份遗书,看完以后,让她烧了其中的一个。然后,他让利尔整理他新写的有关军事方面的书信和文章,并让他安排存放这些书信和文章。下午5点时,他从床上起来重新坐到椅子上,使劲地喘气,不一会儿,他感到累了,就又回床上躺下,他的病情在迅速恶化

也许是对医生们失去了信心,也许是他真的被病魔折磨得累了,他要求医生让他安静一会儿。晚上10点多钟,这一切治疗手段都无济于事,华盛顿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了人世,享年67岁

今天看来,华盛顿的病情并不复杂,克雷格医生等人也并非有意治死华盛顿。长期以来,学者们认为,华盛顿是重感冒引发会厌感染,而导致气管阻塞,最后窒息而死。但放血治疗也是导致华盛顿死亡的原因之一。也可能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由鏈球菌侵入扁桃体而引起的扁桃体炎和扁桃体周围脓肿

可以说,200年前克雷格等医生确是误诊误治,也许可以说,200年前的医生还不了解会厌炎这种疾病,更不懂得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尽管现在距华盛顿去世已经很遥远,但最可信的医学研究表明,他因患有急性会厌炎而导致气管阻塞,最后窒息而死

会厌炎的典型症状是发作快、发高烧、咽喉疼痛肿胀、咽食困难、声音嘶哑甚至不能说话。由于患者的气管阻塞,呼吸困难,导致焦躁不安,据资料表明,华盛顿在生命最后的时日,就表现为这种病状。华盛顿所患病的症状,与此完全相同。应当说,在当时,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疾病,会厌和悬雍垂肿胀,是正常情况下的10倍以上,基本把患者的食道和气管全部堵塞,根本无法呼吸和进食。何况还多次放血,身体已极度虚弱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我国清代著名温病学家吴鞠通〔1758~1836〕在其所写的《温病条辨》一书“自序”中写道“猶子巧官病温,初起喉痺,外科吹以冰硼散,喉遂闭,又遍延诸时医治之,大抵不越双解散、人参敗毒散之外,其於温病治法,茫乎未之闻也,后至发发黄而死”。他紧接着又说“瑭以初学,未敢妄赞一词,然於是证,亦未得其要领”。说的是其侄子患温病喉痺,请了不少医生诊治,多用辛温发散药物,终因治不得法而夭亡,而自己也不得要领的事实

其实,直到1840年,人类才发现了炎症是细菌引发的疾病,但是这一发现直到1870年才为医学界普遍认可。有效的药物治疗则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的事了。近、现代医学的形成与发展充其量还不到一百多年的历史

从华盛顿之死,到吴鞠通侄子患温病喉痺而亡,告诉我们:事实上,无论是西方的传统医学,或是东方的传统医学;也无论是中国的传统医学,还是古希腊的传统医学;世界范围内各个民族、各个地域的传统医学。在严格的科学检验面前,其所谓药物疗法、放血疗法、顺势疗法等等传统治疗方法,今天看来,都完全站不住脚,在现代医学发展起来之后均已经纷纷退出国家医疗体系

这么多种传统医学都没能够经受住客观标准的检验,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理论体系是非科学的,它们不以科学的研究方法循序渐进地发展。各种传统医学治疗方法虽也曾经误打误撞“治好”过一些人的病,但由于其基本理论是非科学的,终究靠不住。不能始终停留在寻找成功个案,感觉有效就信其有效的阶段

在未来医学发展的历程上,传统医学如果能发挥一点作用、能保留一点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就已经很不错了。但其前提是必须接受现代科学实验客观标准的检验。如果按照某些极端的传统医学维护者的说法,不需要接受任何科学检验的话,那么,它就只能永远作为历史文化而不能走向科学

现代医学,是建立在解剖学、生物学以及化学、数学、物理等等现代科学技术学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医学,它已经是现代科学的一部分,它还将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因为它是最年青的科学。〔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