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筋急转弯:青蛙与癞蛤蟆有什么区别的答案

2010-01-07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年前,小学同学平安发来一幅题为:“一笑”的漫画。画面上是一位年轻女老师站在讲台上问坐在坐位上的小学生:“虎子,青蛙与癞蛤蟆有什么区别”?学生虎子站起来回答说:“青蛙是保守派,坐井观天;而癞蛤蟆是革新派,想吃天鹅肉”!

琢磨了老半天,始终未明其意,有什么区别。我发了个QQ过去:汝意何如?怎么是“一笑”,而不是唐伯虎的“三笑”!平安先是发来:哈哈哈!几个大字。后来又写道:你老兄看看到底像谁?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其实漫画的功能无外乎就是用夸张和幽默的艺术造型、配上寓意含蓄简练的语言文字,对新近发生的事实或当前人们关注的问题进行宣示,从而增添了信息传播的直观性和生动性。这我不是不知道,可按平安日常诙谐、调侃的性格肯定有所指。那“一笑”的题目又笑的是谁?让人浮想联翩产生出漫无边际的思绪来,兴许这才是漫画的真正功能!可惜我无法将这幅漫画搬上愽客,以飨读者

我与平安是老街坊了,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他大学学的是机械制造,毕业之后分在县农械厂工作。后来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调回夫人所在城市的市图书馆工作。一家老小,终能团聚,其乐融融。一直到退休,也未能荣归故里

图书馆工作的方便,让他读了不少书籍,资讯流量也较大。因为夫人学的是现代医学,所以他也十分关注医学的发展。由于我在中医学院工作,平时我们通信和电话联系也谈到医学教育的现状。他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始终认为所有的医学生都应当首先接受完整系统的现代医学教育,然后先搞上几年临床专科工作,再结合本专科临床工作的需要和自己的意愿去吸取民间传统医学中有用的东西。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否则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都不知道,蒙在鼓里,又何能“取”?何能“去”呢?还说由于医学教育的理论性和实践性都很强,学校就应当办在医院

前不久报上说,要派刚毕业的学生到社区工作,尤其是中医。他就坚决反对,说这简直是在开玩笑。社区可是第一道防线,让没经验的新人去,连诊断都不清楚,谈何治疗?不信的话,到时你不妨看看有多少领导干部及其家属会到社区医院看病!真是草菅人命,害人不浅!到社区去的医生应该是一些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全科医生,从现在开始国家就应当多培养些全科医生为社区服务

他一直信奉傅斯年先生 “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习惯;坚持陈寅恪先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原则;实践达尔文先生“怀疑上帝”和马大爷“怀疑一切”的思想;对当下的学术腐败、政治化、商业化深恶痛绝。反正,每件事他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似乎都与众不同

记得那年大学毕业,大家都为能挣到工资,从此靠自己养活自己不再靠父母而感到高兴。同时也为即将离开父母、兄弟姐妹和同学好友们各奔东西而感到惆怅时,我们曾为各自所学的专业而发生过爭论

他说,王兄,你那中医,鲁夫子说,只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我说,平安,你那“机械”两字也有贬无褒!他回答说道,那只是中国人的偏见,如果我们“机械”,可能现在还是“木牛流马”呢。你那中医才是教条、僵化,好几千年前的东西了!我也说,只不过是鲁夫子的父亲让何亷臣、陈莲舫那帮人给治没了,如果有中医能治好他父亲的病,夫子不喊“中医万岁!”才怪。平安说,即使中医治好了也是他自己好的。我说,平安,难怪你父母给你起了个平平安安的名,你保管没病。好一个“病是自己好的”,我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我俩一直还为此而拌着嘴。有一回,我讲到中医的整体观、天人合一、宏观、宇观,张颖清的生物全息论、全息胚等等。他笑着说,没有微观就没有宏观,没有微观的所谓的宏观就是假、大、空,我那机械少一颗小小螺丝钉都不行!还谈到数控机床、机器人什么的,说宏观是以微观为基础的。并转告嫂夫人让我多看些现代细胞生物学技术的书籍,多了解些人体微观世界的东西

元旦那天,他给我发来了新年贺卡。未了,还问到那漫画之意可明白否?

接着直言:不了解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发展,不清楚不明白世界医学发展的的方向与前沿,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老跟在人家屁股后头,鹦鹉学舌、学步邯郸,却凭空想象创造出所谓中国乃至世界的新医药学来,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西学东渐”快四百多年了,可仍有人主张以所谓“自然国学”为正统,“用夏变夷”,盲目排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如同当下有人认为人民币即将称霸世界一样。青蛙与癞蛤蟆有什么区别?我那小外甥女都说没有区别!王兄,你可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然后又是哈哈哈大笑了一番

这小子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又在吃中医的水豆腐了!现在才知道他发来这幅漫画的真实意思是“笑一”,我已没了四十年前那场爭论时的自信与激情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能一笑置之。让时间去作出判断,让未来去告诉历史吧!〔京且〕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