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生物学的发展

古代人类的升物学观念

海云青飞:史前人类都是博物学者,这很容易理解。史前食物不丰富,人们需要需很长时间采集食物,并且采集食物的种类非常多。为了生存,他们必须主动了解自然环境,仔细观察数百种的可能可以食用的植物和动物,给这些食物命名,记忆这些这些食物生长特点,食用方法,口味,并且互相传授经验。相比于现代人说,史前人类都是博物学家

史前人类者是天然的整体观者,这对于现代的学者可能难以理解

恩斯特·迈尔说:

世界上所有的原始人几乎全都相信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活”的,甚至岩石、山脉,天空都有神灵。神的威力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本身也是活跃的并具有创造力。犹太教以前的各种宗教都或多或少是泛灵论(animism),它们对待神的态度和犹太教的一神论完全不同。古代人对世界的解释是信仰泛灵论的直接结果。

为什么史前人类会认为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活”的?这就和整体观有关了

成为整体观者有二个前提:直立,没有私有财产。直立扩大了空间视角,增加了脑容量;没有私有财产则从心理角度扩大了空间,使人可以承载更多的事物

史前人类以部族的形式生活,成员之间互相非常了解,收获的食物公平分配,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情,他们甚至没有 你的,我的 这样的概念,对于拥有很多私有财产并且也不够直立的现代人来说是很难想象他们的生活状态的

史前人类的一个部族就是一个整体,每个成员都为整体的利益而奋斗,一个部族就像是一个整体的巨人,这使得他们天然地习惯于具有整体观,他们不但默认把部族作为一个整体,他们也默认把自然环境当作他们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自然是他们的身体的扩展。这不是说他们认为自然界到处是现代宗教信仰者所信奉的神,而是他们认为自然界和他们的生存息息相关。我们研究史前时代,不能把现代的概念带到古代,而是自己进入史前体悟他们的世界

史前的整体观坠落以后,就是荷马和海希奥德的伟大希腊史诗生动描绘的早期希腊的“多神论”,即使这样多神论还是比近代的“一神论”宗教要好得多。恩斯特·迈尔所说:

如看来这种多神论有利于哲学和早期科学的发展。因为对希腊人来说,没有一个唯一的全能的上帝和“天启的”圣经就使得他们可以考虑自然的原由而不致亵渎神灵。同时也没有像巴比伦,埃及、以色列那样的强大的僧侣阶层,这个阶层垄断了关于自然和超自然现象的思考。因此在希腊没有什么东西阻止不同的思想家对这些现象作出不同的结论或解释

升物的出现是物理宇宙的大升级,这个大升级才刚刚开始,存在的问题很多,我们这样升物存在的意义是去探索各种各样的可能,人形神宗教的存在就会压制人对宇宙的主动探索,使人类存在的合法性降低。人形神宗教的存在也不是一无是处,它至少有一个用处,就是提示我们宇宙或许是个整体。如果人类能够主动向整体观靠拢,那么宗教就真的是什么用处也没有了



3.1古代

《生物学思想发展的历史》 恩斯特·迈尔著 涂长晟等译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一切原始人都是热心的博物学者,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的生存有赖于对自然的了解。他们必须认清潜在的敌人和生计的来源,他们关心的是生和死,疾病和生育,“精神”以及人和其它升物的区别。世界上所有的原始人几乎全都相信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活”的,甚至岩石、山脉,天空都有神灵。神的威力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本身也是活跃的并具有创造力。犹太教以前的各种宗教都或多或少是泛灵论(animism),它们对待神的态度和犹太教的一神论完全不同。古代人对世界的解释是信仰泛灵论的直接结果。(Sarton,1927—1948;Thorndike 1958—1960)

有理由相信在这原始状态之后早期的科学也有了一定的发展,然而除了一些医药传说而外,由于缺乏资料我们对希腊文化以前的其它文化中有关升物学方面的知识一点也不知道。也没有证据表明古代曾有人试图将所收集到的事实作出解释说明

荷马和海希奥德的伟大希腊史诗生动地描绘了早期希腊的“多神论”,它和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一神论”呈鲜明的对比。看来这种多神论有利于哲学和早期科学的发展。因为对希腊人来说,没有一个唯一的全能的上帝和“天启的”圣经就使得他们可以考虑自然的原由而不致亵渎神灵。同时也没有像巴比伦,埃及、以色列那样的强大的僧侣阶层,这个阶层垄断了关于自然和超自然现象的思考。因此在希腊没有什么东西阻止不同的思想家对这些现象作出不同的结论或解释

就希腊的升物学来说,我们可以列出三种主要的传统:

  • 第一种是博物学传统

    这个传统以对当地动物和植物的了解为基础并可远溯到前人类阶段。这类知识由口头语言从一代传给下一代,并且可以充分肯定由亚里斯多德的动物志以及Theophrastus关于植物的著作所提供的仅仅是这类知识的极小一部分。关于野生动物的知识在各种文化中都由饲养家畜的经验作了极有价值的补充。家畜家禽的个体行为、生、老、病、死以及其它一些升物学现象比野生动物要容易观察得多;而且由于动物的生命现象和人类相似,这就促进了比较研究。这对于以后的解剖学和医学研究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 第二种希腊传统是哲学

    导源于爱奥尼亚哲学家Thales,Anaximander,Anaximenes及其信徒的希腊哲学对自然现象采取了完全新的观点,他们将自然现象和自然的原因和来源联系起来,而不是将之委于灵魂、上帝以及其它的起自然物。他们在探索一种能说明很多不同现象的统一概念时往往提出某种终极原因或要素(其它一切事物皆由之产生、如水、空气、土地以及其它无可命名的东西都被称为要素)。这些爱奥尼亚哲学家显然汲取了巴比伦人和其它近东文明地区的知识和成就并采用了他们对自然现象,特别是对非生命现象的解释。爱奥尼亚人对升物起源的推想并没有产生长远的影响,比较重要的倒是他们对人体生理的一些看法。爱奥尼亚学派的真正重要意义在于象征了科学的兴起,也就是说他们探索了自然现象的自然原因

    哲学思想的中心,随后于公元前六、五世纪转移到希腊在西西里岛和南部意大利的殖民地,其间最著名的人物是毕达哥拉斯,Xenophanes,Parmenides,Empedocles。毕达哥拉斯以其对数和量的重视创立了一种强有力的传统,它不仅影响了物理科学,也影响了升物学。Empedocles较其先行者似乎更关注升物现象,然而他的著作并没有保存下来。目前我们只知道他提出了四种要素:火、空气、水、土地。按照他的意见,整个物质世界是由这四种要素按不同组合构成,由于组合不同,从而形成了各种形式的均质性和异质性。关于四种要素的信念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而关于均质性和异质性的问题在十九世纪又被动物学家冯贝尔(K. E. von Baer)及哲学家斯宾塞提起

    在随后的年代中兴起了两个著名的哲学学派:一个是赫拉克利特(Heracleitus)学派,强调变化(“世间万物不断变化”);另一个是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学派(他本人是原子论的创导者),强调原子的恒定不变性,而原子又是一切物体的最小组成单位。看来德谟克利特写过许多关于升物方面的著作(虽然流传甚少),亚里斯多德的某些思想被认为是由他那里汲取来的。德谟克利特首次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由于原子的结构,自然现象,特别是升物界的现象,究竟是纯粹机遇还是完全按必然发生的?这个问题一经提出就在哲学家之间引起了分歧,而且从此以后机遇或必然一直成为哲学家争论的主题之一(就在前几年Monod(1970)还用它作为他写的一本著作的书名)。两千多年以后达尔文指出并不是只有机遇与必然这两种选择自由,自然选择的两步过程就避免了德谟克利特的两难困境

    这些早期的希腊哲学家早就认识到一些日常的生理现象如运动,营养,感觉,生殖等等都需要加以解释。使现代的学生感到奇怪的是希腊哲学家们竟然认为只要专心一意的思考就能够对上述现象分别作出解释。应当承认,在他们生活的时代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法。随后情况慢慢发生了转变,特别是在中世纪后期和文艺复兴时期实验科学开始从哲学中解放出来的时候

    单纯通过哲学思考提供科学解释的传统延续了很久,它对十八、十九世纪的科学研究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不利影响,引起了Helmholtz尖锐地批评哲学家的专横霸道。这些哲学家对他的实验发现拒不接受仅仅是因为这些发现和他们的演绎推理不符。本质论哲学家排斥达尔文学说所采取的也是这种态度。然而古希腊演绎推理的哲学方法有利于提出一些过去从没有人提出过的问题,并使这些问题的提法更准确更系统化,因而为纯粹的科学研究方法扫清了道路,进而最终代替了哲学化(哲学推理)

  • 第三种古代传统是希波克拉底学派的升物医学传统,它和上述的博物学传统及哲学传统并存

    升物医学传统发掘了大量的解剖学和生理学知识与学说。这些知识进而由亚历山大的Herophilus,Erasistratus以及盖伦(Galen)及其学派进一步发展,形成了文艺复兴时期解剖学和生理学再度兴起的基础,特别是在意大利学派中。对人体解剖和人体生理的研究是亚里斯多德以后直到18世纪升物学的注意焦点。然而就科学作为一个整体而言,哲学的发展在西方思想的整个领域内远比解剖学和生理学的具体发现更为重要

柏拉图

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这两位希腊哲学家对随后科学发展的影响较之任何其它的人都更重大。柏拉图(约公元前427-347)对几何学特别感兴趣,这对他的思想有巨大影响。他观察到一个三角形不论它的三个角是怎样组成的总是一个三角形,不连续地不同于四边形或其它多边形,这构成了他的本质论思想的基础。本质论是与升物学很不相容的一种哲学。升物学经过了两千多年才在达尔文的影响下摆脱了本质论的羁绊。由于柏拉图的思想着根于几何学,所以他很少运用博物学的观察方法一点也不奇怪。他在他的著作《蒂迈欧篇》(Timaeus)中公然宣称通过感官观察不能得到真正的知识,只能求得眼睛视觉的享受。他特别重视灵魂和设计(造物主,demiurge),这样,就通过新柏拉图主义者和基督教教旨发生了联系,后者直到17世纪一直统治着西方人的思想。柏拉图在哲学史上无疑是重要的,然而我必须说对于升物学他却是一场灾乱。他的不合宜的概念对升物学产生的不利影响达几个世纪之久。现代升物学思想的崛起部分地是由于从柏拉图思想桎梏中解放出来的结果

就亚里斯多德而论,情况就大有不同

亚里斯多德

在达尔文之前没有一个人比亚里斯多德(公元前384-322)对我们了解升物界作出的贡献更多。他的升物学知识很广博,知识来源也很广泛。他在少年时期曾当过医师的学徒,后来又在勒斯波斯岛居住过三年,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海洋升物。升物学史的各个方面几乎都得从亚里斯多德开始。他是将升物学分门别类的第一个人,并为之写出了专门著作(如动物分类,动物繁殖等等),他首先发现了比较法的启发意义并理所当然地被尊称为比较法的创始人。他也是详细叙述很多种动物生活史的第一个人。他写出了关于生殖升物学和生活史的第一本书。他特别注意升物多样性现象以及动植物之间的区别的意义。虽然他没有提出正式的分类(法),但是他按一定的标准对动物进行了分类,而且他对无脊椎动物的分类比两千年后林奈的分类更合理。在生理学上他大都采用了传统观点因而并不出色。和他的前辈比较起来,他是一个坚定的经验主义者。他的推论总是植根于他过去的观察。他在《动物繁殖》(Degeneratione animalium 760b28)一文中曾明确表示从感官所得到的信息(知识)是首位的,超过理智思考所能提供的信息。在这一方面他和经院哲学家中的亚里斯多德派完全不同,后者认为单凭推论就能推论出一切问题

亚里斯多德的显著特点是追究原因,他并不满足于仅仅提出“怎样”的问题,而且还提出“为什么”的问题,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为什么有机体从一个受精卵发育成完整的成体?为什么升物界中目的导向的活动和行为如此之多?他清楚地了解仅仅构成躯体的原材料并不具备发展成复杂有机体的能力。必然有某种额外的东西存在,他称之为eidos。和柏拉图所下的定义完全不同,亚里斯多德的eidos是程序目的性原则,在他的思想中这词所表示的意思和现代升物学家的遗传程序所表达的完全一样。和柏拉图相反,柏拉图认定有一种外在的力量用来解释自然界的秩序,特别是它的趋向于复杂化和达到目标的倾向,而亚里斯多德则认为自然物按本身的性质而行动,所有的自然现象都是作用过程或过程的表现。由于任何过程都有目的,所以他认为对目的的研究是研究自然的主要组成部分。因此对亚里斯多德来说,一切结构和升物性活动都有其升物学意义,或者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有其适应意义。亚里斯多德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解释这些意义。亚里斯多德的“为什么”问题在升物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为什么?”是进化升物学家在其研究中所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

关于世界的起源和性质有四种设想:

  • (1)持续时间短的静止世界(犹太-基督教创造的世界)
  • (2)持续时间无限的静止世界(亚里斯多德的世界观)
  • (3)循环变化的世界,鼎盛时期与衰败时期交相更替
  • (4)逐渐进化的世界(拉马克,达尔文的观点)

亚里斯多德坚信世界基本完美无缺从而排除了进化的观点

亚里斯多德的先进思想只是近几十年才得到充分肯定。他在过去几个世纪中之所以声名狼籍有几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托马斯主义者奉他为他们的权威哲学家,后来当经院哲学声誉扫地时,亚里斯多德也就自然地跟着倒了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十六,十七世纪科学革命时期中几乎全部着重点都放在物理科学上。由于亚里斯多德发展了著名的升物学哲学,同时不幸地认为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可以同样看待,人们便将他的升物学思想引用于物理学和宇宙学。这样一来就产生了可悲的后果,正如十六、十七、十八世纪中培根,笛卡尔以及许多其它学者一再指责的那样。考虑到亚里斯多德的大部分研究是如此出色,如此富有创造性,这些学者对他的百般非难与嘲讽真是难以令人理解

随着升物科学从物理科学中解放出来的程度,现代对亚里斯多德的重要性的重新评价也随之增长。只是当现在对升物有机体的双重性充分认识了之后才领悟到生长发育和功能的设计蓝图——遗传程序就相当于亚里斯多德所假定的造型因素(formative-principle)。几百年来哲学界和物理学界一直对亚里斯多德这样的一些博物学家的意见充耳不闻,这些博物学家认为为了从娃卵形成青蛙,从鸡蛋变成鸡,就必需要有比物理学定律更多的一些东西(Mayr,1976)。这并不需要任何精灵妖魔,所需要的只是承认复杂的升物系统是具有三十多亿年历史的遗传程序的产物。没有什么东西比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遵从同一法则的荒诞说法更能引起消耗无谓精力的争论。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这种见识已经波及到大多数哲学家,不过在升物学家中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一点

希腊的三种升物学传统在亚里斯多德之后仍然继续流行。博物学,特别是植物的描述和分类在Theophrastus和Dioscorides的著作中达到了新的高度,而Pliny(公元23-79)则对动物学感兴趣,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编纂者。升物医学传统到盖论(Galen,公元131~200)时达到高峰,他的影响一直持续到19世纪

亚里斯多德以后的哲学界中,在伊壁鸠鲁学派和斯多噶学派之间产生了分化。伊壁鸠鲁(公元前342—271)及其学派以德谟克利特的观点为依据,认为万物都由不变的原子构成,原子不停地旋转并随机地相互碰撞。伊壁鸠鲁对升物和非升物世界作出了深思熟虑的唯物主义解释,认为一切事物都经由自然原因发生。就地看来生命是由于无生命物质运动的结果。生命如何表现则取决于构型合适的原子如何装配,他的这种解释是非常现代化的。Lucretius(公元前99-55)是他的追随者之一,也是一位同样毫不妥协的原子论唯物主义者。他们两人都反对亚里斯多德的目的论思想。Lucretius提出了一种理由充分的论点来反对设计概念。此外他还发表过一些论点,这些论点在十八、十九世纪又一再被提及。然而他在批评某些原子论者时又极力为亚里斯多德辩护,这些原子论者认为通过水与火的偶然相互作用可以产生狮子和橡树。在这个方面,盖伦同意他的意见

伊壁鸠鲁学派的论点主要是针对斯多噶学派的,后者支持泛神论(多神论)并深信世界是为了人类的利益而被设计创造出来的。按照他们的意见,哲学的目的是认识和了解世界的秩序,后来自然神学就导源于斯多噶学派。斯多噶学派不承认机遇是世界的因素之一;认为任何事物都是有目的,决定论的。他们是严格的人类中心论者,十分强调有智慧的人类和由本能驱使的动物之间的区别(Pohlenz,1948)

Lucretius和盖伦以后一直到文艺复兴,升物学中并没有出现真正有意义的事态。就我所知阿拉伯人对升物学没有作出重要贡献,即使有两位著名的,对升物学极感兴趣的阿拉伯学者Avicenna(980—1037)和Aberrhos(Ibn Rosh,1120-1198)也是如此。不过,通过阿拉伯人的翻译才使得西方世界重新认识亚里斯多德,这可能是阿拉伯人对升物学史所作出的最伟大贡献,其它的贡献则是更间接的。希腊人是伟大的思想家,但并不重视实验。(Regenbogen,1931)。与之相反,阿拉伯人是伟大的实验家,甚至可以说他们奠定了以后兴起的实验科学的基础。然而通向这最后目标的路程极为曲折,炼金术就是最重要的中间站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