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生物学

物理规律是宇宙的语言

海云青飞:中国有很多的一神教信仰者,多数人的信仰还是极为原始,现在都2019年了,他们还是相信神创造了天地万物,我只能说,你们信的是2000年前的宗教好吗,你们是2000年前的人穿越到了现代

也有部分年轻的宗教信仰者意识到了一神教和现代社会明显不兼容的地方,他们改称科学的地盘科学管,科学以外的地方上帝管,或者干脆宣称上帝管科学,科学管宇宙

我不喜欢和宗教人士辩论问题,根本不在一个维度,完全无法交流。有时闲得无聊,我也会和人随意辩论一下宗教,有一次,我曾这样说:

你不能不承认,我们这个宇宙是严格按照科学的规律在运行,宇宙又是上帝创造的,那就可以认为科学规律本身就是上帝的语言,上帝没有必要使用人类的语言是不是,而且通过科学规律认识、了解上帝是直接的方法,其他方法是间接的方法,当然是直接的的方法好了

我上面的说法类似于自然神学,我和宗教人士交流只能这么说,如果完全按照我的观念去说,他们显然是听不下去的

为什么升物学的发展滞后于物理学

恩斯特·迈尔说到:

中世纪后期逻辑学,宇宙学及物理学出现了令人注目的复苏(Crombie,1952),其学术水平之高只是近几十年才得到重新评价。对比之下,升物学仍然处于蛰伏期。受到重视的只有与医学和人类升物学有关的问题而对其后几百年和现代升物学具有极大吸引力的生命现象的更深入研究则无人问津_)……关于机械科学复兴和中世纪以后升物学的复苏之间的时间滞后现象迄今仍然没有恰当的分析和解释

恩斯特·迈尔这个疑问也许只有整体观者能解答。彻底的整体观认为宇宙是个精密协动的整体,这句简短的话包含多个层次的含义:

  • 宇宙是个整体
  • 宇宙的各个部分通过空间的波动互相联系
  • 上条意味着宇宙各个部分的运动是十分精密的协动

整体观要求的联系起来看问题就包含在上面第二条里。

中世纪后期物质界的科学得到了令人注目的发展,升物学却相对滞后,这是为什么呢?很多的时候,整体观者根本不用苦苦思索就很快得到非整体观者想破脑袋也不知道的答案。人的行为特征和人的生理特点直接相关。人类的祖先直立行走以后,视角得到扩大,可以看得更高更远,与此同步脑容量增加,会考虑更长远的事情。视角扩大即画面增大,增大的画面几乎全是外部物质界的内容,而画面中人类自己身体部分和直立行走以前并没有相差太多,因为增大的画面主要是物质界,所以人类直立行走以后物质界科学的发展 总是 快于升物界的科学,要注意,我说的是 总是

如果你是个物理爱好者,你就会知道,现代的物理学已经发展到了对于普遍人来说不可思议的地步,相对论,量子力学,科学界只知道神奇现象的存在,却不能理解,以至于宗教也想要插一脚胡乱解释一番。物质界科学突飞猛进的同时,相比之下升物学连意识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升物学家绝望之下已经自觉回避研究意识了,更不用说没有人关注人类自身的进化

人为什么必须要睡觉,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人的画面内容的不均衡,人的画面以物质界的内容为,以向外为主(人看不见身体内部),睡觉时关闭外向的画面可以调节画面的平衡



3.2基督教的世界观

《生物学思想发展的历史》 恩斯特·迈尔著 涂长晟等译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基督教征服了西方以后,关于一个永恒的,基本上静止的世界的希腊观念就被一个完全新的观念代替。基督教神学是由上帝创造世界的概念支配的。根据圣经,世界是新近创造的,关于世界的全部知识都包含在圣经中。这种教条排除了提出“为什么”问题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或者说挖掉了任何进化思想的着根处。由上帝创造的世界,正如莱布尼茨后来所说的,是“一切可能存在的世界中最完美的”。人对自然的态度由上帝的旨意约束;上帝的旨意是“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大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世纪1:28)自然是从属于人,为人服务的;犹太教或基督教教条中的独一无二的上帝与泛神论者所感受的或佛教信仰所反映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目前对坏境的尊重,对近东的“一神论”宗教来说是异己的,格格不入的

什么是自然神学

就升物学而言,基督教在其发展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称为自然神学的世界观。在早期基督教作家的著作中,有时把自然比作一本书,即基督教圣经的天然对应物。这两本书的等效性表明,作为圣经中天启神学的补充,研究自然应当有自然神学

基督教的自然神学并不是一种新概念。世界的和谐协调以及生命界外观上的完全适应早在基督教兴起之前就使得很多观察自然的人惊讶不已。希腊和希伯来之前两千多年,在埃及古帝国(孟菲斯)中就有人提出自然现象是由超凡智者所设计的。比较明确的神学言论可在希腊历史学家Herodotus及Xenophon的著作中找到。柏拉图把世界看作是由一个聪明、善良、有理性而又非凡的技师创造的。地球是被设计出来适于升物生存的环境这一思想波斯多噶学派进一步发展和丰富。盖伦也大力支持世界是由造物主设计的概念。但是在自然神学的发展上没有人比圣托马斯阿奎那(Saint ThomasAquinas)更重要。通过他的著作影响,神学的世界观便成为西方思想界的主导思想。在他的著作(《神学总论》, Summa theologiae)中他根据世界的秩序和协调(这就要求必须有一位智慧神指引一切自然事物达到各自的目的)论证了上帝的存在

什么是经院哲学

尽管有自然神学的说教,然而经院哲学时代对自然科学的发展仍然是不利的。经院哲学家是理性主义者(唯理论者),他们经由逻辑而不是通过观察或实验判断真理(因而他们的议论罗嗦冗长)。宣传和探索真理是神职人员的特权。总的来说,研究自然事物和经验方法在当时都遭到歧视。经院哲学的主导哲学思想是托马斯主义,阿奎那认为它主要来自亚里斯多德。奇怪的是这种哲学被称为唯实论(realism)很容易引起误解。对一位现代升物学家来说,唯实论的最鲜明特点是它无条件地支持本质论。唯名论(nominalism)是经院哲学仅有的另一个有影响的学派,它强调只有个体真正存在,个体按名称包罗在一起成为门类。在中世纪时唯名论对升物学并没有影响,现在也仍然不清楚它对经验论和种群思想最后兴起是否有过贡献,影响程度如何也不明了


圣经具有绝对权威这种基督教教会的概念在中世纪莫名其妙地被延伸到其它著作上去,特别是亚里斯多德的著作和阿拉伯学者(如Avicenna)的著作。当马有几个牙齿这个问题引起争论时,人们不是在马口里而是在亚里斯多德的著作中找答案。中世纪基督教的内向性毫不重视自然界。这种情况到了十二、十三世纪开始有了某些转变。Hildegard(1098—1179)和AlbertusMagnus(1193-1280)曾就博物学写过一些著作,但是和Frederick(1194-1250)的名著猎鹰驯练术(De arte venandi)不能相比,这本书在对鸟类的形态学和升物学研究方面对当时要超前几个世纪。(Stresemann,1975)。Frederick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他将亚里斯多德的部分著作译成拉丁文,还是萨勒诺(意大利)医学院(建立于1150年)的监护人,这个学院首次进行了人体解剖

升物学复苏时间滞后的疑问

从萨勒诺开始,欧洲的一些地方先后建立了大学,特别是在意大利(波洛尼亚,帕多瓦),法国(巴黎,蒙玻利埃),英国(牛津,剑桥)。这些学校的背景各不相同,有些是由医学院、法学院或其它学院发展起来的,例如索本(Sorbonne)神学院(建立于1200年左右)后来就发展成巴黎大学。在这些大学中有不少很快就成为经院哲学的中心,它们的存在对西方学术思想究竟是祸是福一直有争论。在某些领域(例如解剖学)中它们最终成为了进步学者的据点。就整个升物学来说,直到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大学才蔚为升物学研究中心

中世纪后期逻辑学,宇宙学及物理学出现了令人注目的复苏(Crombie,1952),其学术水平之高只是近几十年才得到重新评价。对比之下,升物学仍然处于蛰伏期。受到重视的只有与医学和人类升物学有关的问题而对其后几百年和现代升物学具有极大吸引力的生命现象的更深入研究则无人问津。有人认为这种漠不关心的情况或多或少地与那个时期对上帝创造世界的神话不得有丝毫怀疑的极端虔诚忠顺有关。然而这不禁又令人想起为什么这一禁忌戒律没有波及到物理学和宇宙学。是不是由于数学的权威性及其对神学的中立性自发地导向物理学和宇宙学,而就升物学而论则缺乏这种可以逐渐扩大作用的开端?虽然自然神学最后提供了这种突破,但直到17世纪才见成效。是不是由于发现了异域国家,这些国家虽然同在相同的天体照耀覆盖之下并与欧洲同样地遵从物理定律,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动物和植物区系?是不是由于研究生命现象需要提出比研究自由落体更深奥微妙的问题?关于机械科学复兴和中世纪以后升物学的复苏之间的时间滞后现象迄今仍然没有恰当的分析和解释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