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荒谬的血见黑则止

2010-04-16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早年曾在十万山区某县医院工作,邻居O医师是个年轻的西医外科大夫。他经常跟我唠叨,说最恼火的是给外伤病人清创缝合时,病人之前用过什么中草药之类的止血药。尤其是那炭类颗粒状黑色的所谓止血药更难清理,搞得有时清创比缝合更困难更费时。其实压迫一下或扎个止血带就行了,何苦敷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可能会弄出个什么感染、破伤风的来

一次,他笑着问我中医经典理论是否有“血见黒而止”一说,我说有哦!不过经典的说法源自“阴阳五行”理论的“水克火”,“血见黒而止”只是它的通俗普及版本,应是“于无字之处读有字”。他问怎么个说法?我说,中医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以五色相配分别为白、青、黒、红、黄,水属黒,火属红,血为红色故属火,由是从“水克火”引申出“黒克红”的“色克”来,故“血见黒而止”!道理就这么简单。所以有锅底灰,还有血余炭、地楡炭等等焙成炭类黒色的中药都可用于止血。r

炭类药止血虽源于中医经典的“阴阳五行”理论。但明确提出并在临床大量使用炭类药治疗出血的却是元代名医葛可久〔1134~1229年〕。据传其博览群书,学识渊博,精通儒、道、医、律,以医济世,著有《十药神书》行世。《十药神书》中仅一字之差,称之为“血见黑则止”,又称“红黑则止”,意为“水克火”引申出“黒克红”,故“红黑则止”。所以药物炒炭变黑后有止血之效,并列出以炭类药为主之止血名方“十灰散”,被后世奉为治疗出血之圭臬,医家莫不从之。r

我调侃说道,其实,O大夫你那压迫止血、止血带止血不都是压下去,不见了阳光被“黒”了吗,不就止血了!r

O医师斥说我纯粹是在诡辩。笑着说道,还是学中医简单容易哦。不用担什么风险,也没西医那么难,冲冲洗洗,脓脓血血、缝缝补补,辛辛苦苦不说,还经常受气挨骂啊,早知当年我学中医就好了。他冲我狡黠地笑了笑,接着又问说,腹腔里面不是漆黒一片吗!怎么内脏还会出血呢?我无以复对,有点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好照直说中药老师就是这么教的,我们也是这么学的,末了一笑置之。r

事后,我跟他讲了我们毕业之前在某县医院实习时到山上釆草药的事。翻过两座大山,一路上山,中医老师和县医院的草药医师指着山边的一草一木说,这也可止血,那也可止血,还可活血补血,行血消肿,消炎止痛什么的。突然,后面传来,某女生走累了,走在山边的水沟旁,一不小心一脚踏空顿坐沟边,让那沟旁兀突起的尖石头插伤了会阴部,大流血不止,痛哭流涕。一时大家忙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几位老师也慌了手脚,可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要用刚才所说的那路边的草药止血!大家只好轮翻背着她下山往县医院方向跑,女同学们在旁扶着一面叫她紧挾着双腿,既有“压迫止血”之意,又有“血见黒而止”之想,同时派人先跑步回医院通知院方派出救护车

翻过了两座大山,赶了十多里路才下到山下,坐上县医院闻讯赶来的救护车回到医院。该女生整条裤子都浸透了血,背的同学们身上也留下血渍,送进手术室时已淹淹一息了。同学M君、C君都十分气愤地说,这也止血,那也止血,真正要止血时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后来据陪同进手术室的女同学说,是大、小阴唇横断撕裂挫伤,里里外外缝了四十多针

O医师听了说道,真危险!这中医中药止血的事,小伤小病尚可,人本身就有凝血止血机制,不必用什么药也可以。真要是个大动脉破损的大出血,别说中医的“血见黒而止”,就是西医外科止血手术治疗有时也很困难,尤其是失血过多,会导致失血性休克,甚至危及生命。我说,按中医经典理论则是火反侮水了,水不能克火,火多了反克水。老师们解释为红反克黒了,所以大出血不止。O医师讪笑着说,反正,说嘴的事没法比得上你们这帮家伙,“墨索里尼总是有理”!你们那女同学若不进手术室,可能早已乌乎哀哉了!

三十多年之后,回到省城一家大中医院工作,几位同事在议论某中医教授“草药白什么叶止血”的科研课题,我说,应改成“黒什么叶”更具中医特色。有人插话说,其实,这样更具中医特色,白生黒,黒多了更能克红。是哦,金生水,水多了不是更能克火吗?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当年曾背过那女生下山的另一位同学后来的同事也会意地笑了笑说,吃进肚子里不就黒了吗!几乎跟O医师所说一模一样,又是个另类版的“血见黒而止”。r

可如今现代医学的止血药早已进入第四、五代了,什么直接作用于血管的安特诺新、脑垂体后叶素;改善和促进凝血因子活性的维生素K1、止血敏;抗纤溶的6-氨基己酸、抗血纤溶芳酸〔氨甲苯酸〕;象消化道溃疡出血还可用H2受体阻滞剂或质子泵制剂等等,还有外科的急诊手术止血,失血过多还可输血,什么高分子、低分子、代血浆,应有尽有

真不知这“水克火”、“黒克红”、“血见黒而止”、“血见黒则止”、“红黑则止”的经典理论,如今还管不管用?或者早就成了“火反克水”、“红反克黑”了!〔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