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中医内证实验,是骗子编造的

内证实验

2010-03-08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内证实验”可是近年来中医界为反诘现代医学认为中医无科学实验而提出来的。认为,“在传统文化里,存在很细微、很精深的内证实验,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正是因为这个内证实验和理性思考的结合,才产生了传统文化,才构建了中医理论”。并将现代医学的科学实验称之为所谓“外证实验”,只是弄几个大白兔、小白鼠或其他动物的小玩意儿。似乎“内证实验”较之“外证实验”更高出一筹

其实,中医所谓“内证实验”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的“心学”、佛家的“禅宗”和道家的“内丹术”,儒、释、道三家合流的大杂烩,是一种所谓心灵的体验、感应。所谓“六通境界”、“六根互用”等等“练气化神,入神出化”的的境界,此时即进入了修炼气功的特异功能态。于是乎,出现所谓超视觉、透视、遥视、意识传感、意识致动及其他等等超感觉的功力

如李时珍所说“内景隧道,唯返观者能察照之”的“内景返观”就是典型的“内证实验”,具有这种所谓“内证实验”能力的人就能看到人体的“经络”、“穴位”、五脏六腑等等,而现在的科学实验是看不到的。并能通过这种“理性思考”和“精微实验”会产生出所谓系统的“中医理论”来,与现代医学的科学实验方法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仔细琢磨,这“内证实验”不就是古今中外所谓“灵学”的翻版;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由“耳朵识字”、“气功”、“特异功能”所引发的所谓“中医现代化”、“人体科学”研究的再现。一个亘古而神秘的“幽灵”还在中华大地上排迴游荡!如果连“传统文化”都是这样产生的,那今人确实不如古人了!

1628年在英国医生、生理学家、解剖学家和胚胎学家哈维〔William Harvey 1578~1657〕用科学实验证明动物体内存在血液循环之前,可以说传统医学惯用的方法是从古代自然哲学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古代医学理论出发,通过类比、猜测、思辨,来研究临床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和整理所得到的经验,中医也不例外

哈维突破了这种惯例,他用实验来取得知识的方法,逐渐为越来越多的医学家们所采用。但这一过程的进展十分缓慢,并遇到不少阻力。医学所服务的对象是人,对医学来说,最可靠、最有用的资料理应来自对人的直接研究。但在那个时代人的身体既不能伤害,人的权利也不容侵犯,对人体进行的科学实验,很难为人们所接受。所以,起初的医学实验,只是以各种化学物质及物理因素在动物、微生物、人的离体组织及各种分泌物、乃至人的尸体上进行研究。而在人体上,实验的方法仅在比较狭小的范围内很谨慎地应用

随后,实验室中取得的许多资料慢慢开始应用于人体,因此实验医学对整个医学才起到重大的推动作用。人的离体的组织器官甚至人的尸体毕竟不等于活着的人体,所以医学的发展固然需要依靠实验室研究,但若不能在临床工作中直接对人体观察到的现象进行科学的分析,其发展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少数优秀的临床医学家于是开始尝试在病人身上用科学实验的方法,取得第一手资料

到了1865年,法国生理学家贝尔纳〔Claude Bernard 1813~1878〕发表了《实验医学导论》,从方法论的高度分析和阐明实验的方法及其对医学的重要性,并提出医学中的知识都应当经过实验的证实。这一著作的问世,标志着用实验取得知识的方法,已得到医学界的广泛承认。后来在实验室中研究人的生命与疾病本质以及治疗规律的学科群,如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微生物学、生物化学等学科及其科学实验方法,迅速地发展起来。可以说这些学科的科学实验才是对人类真正的科学实验的开始。再后来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科学实验方式方法,更趋于完善

上个世纪60年代,临床药理学中的药效动力学首先明确提出药物临床疗效的判断必须作为科学实验对待,强调了随机、双盲、大样本统计的科学实验,这种方法后来已为世界各国所采纳

70年代问世的临床流行学更把科学实验的思想全面地应用到临床工作各个环节,除疗效观察外还有病因、诊断、预后、临床决策等等的研究中去,使原来只被少数优秀临床医学家掌握的人体科学实验方法系统化,变成广大临床医生通过学习都可以掌握的科学

90年代所兴起的循证医学,是人类社会和科学发展的需要和必然。它的产生与随机对照试验的问世、统计学方法的发展和临床流行病学的产生与应用密切相关。其核心思想是临床医生对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应基于当前可得的最佳研究证据,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和专业知识技能,并遵重患者的选择和意愿做出临床诊治决策,从而保证患者获得当前最好的治疗效果

上个世纪未的人类基因组、蛋白组学和干细胞的研究将把医学科学推向一个崭新的局面。科学理论的进步推动着实验技术的发展,实验技术的不断更新又推动着科学理论的不断提高。人类对自身及整个自然界的认识将永无止境

而中医所谓“内证实验”只是心灵的体验。是所谓“感觉”加“类比”的认知方法;是“直觉”的顿悟;是主官的冥想;是所谓“内向思维”。即是只有古圣先贤们才能做到的,通过体验、直觉、自我调控和内省来达到对自身的认知,所谓“心明便是天理”。而不是凡夫俗子们对人类实体构成及其功能实质进行科学实验的研究。这种连提出“内证实验”者本人都认为,具备“内证能力”的人“也许一个也没有”的学术,能让天下人信奉?!

其指向不明,力所难及,无法把握,缺乏科学的理性。一定要将其套上“科学”、“实验”等等现代的名称,并与之发生瓜葛,不能不说存有几分攀附心理和自我的心虚不踏实

企图将中医“内证实验”与现代“科学实验”等同,或证明其较之高出一筹,并用人文知识来论证中医“内证实验”的诡秘性、超科学性,完全是对科学和科学实验的嘲弄与无知!〔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