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有用还是西医有用,西医不学中医,只等于半个医?

2010-01-04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西医不学中医,只等于半个医”!这是那年县卫生局在县医院举办“西医学习中医班”开学典礼时,县委分管文、教、卫的常委姜老头说的,他说这话也不是他的发明,而是一九五八年卫生战线的一句口号。并希望大家珍惜时间,用好这三个月脱产学习的机会,将中医好好学到手,做个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好医生

姜老头可是老卫生局长了,从北打到南的老革命,平时总是含着“千斤拔”或“牛大力”等草药树根所做的烟嘴吸烟,说是吸了可以补气养血、强筋壮骨、延年益寿什么的。大家都喜欢与他唠嗑唠嗑,大人小孩都叫他姜老头。别看是个大老粗,可为人实在,待人不错,在县卫生系统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儿

其实,开班前一个月院领导就跟我们打了招呼,姜老头点的将。由大师兄、天津下放来的W大夫和我一起任课。W大夫说她只能结合临床谈谈,我也说管管杂务后勤什么的还可以,要上台讲课确有困难。大师兄跟我说,你不上临床课,就先讲些基础理论嘛,刚毕业不久基础理论肯定没忘没丢。心里在想,师兄,这中医基础理论难道您就忘了?与中医临床医疗实践是脱节的不是?他是医院革委会领导,不好顶撞。只能按照《中医学基础理论》的内容先开了门“中医是怎样看病的?”所谓讲座课

W大夫可是个明白人,她私下笑着跟我说,你大师兄可好,他是“抓革命”,我俩可是“促生产”了。好在是下午或晚上上课,没影响日常医疗工作,我照样还是在病房管着病人,只是多了一份带学生的任务,得多花些时间和精力认真准备准备,好歹不能出丑。后来,从地区又请了一位当地著名的老中医S来,县里中医诊所年迈的黄老中医也过来帮忙。老、中、青三结合,总算是放下了心来,松了一口气

一天上午,我的邻居外科O医生笑着过来说,王兄,有位刚入院的病人发冷发热,想请S老先生过去看看。我将S老先生领到病房,根据病人的情况,寒热往来,之前有呕吐症状,S老先生四诊八纲地做了一番说了一通。所谓少阳症,寒热往来,有柴胡症;什么半表半里之间,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等等。我只顾着听S老先生的分析,也没认真查看病人。回到病房办公室,S老先生便开了个小柴胡汤加减,是由我抄的方。我刚走出办公室正准备上药房取药送煎药室,O医生笑着扯了扯我的白大褂,我回头一看,只见病人已被护士长推向手术室,心想O医生在玩什么花招?难道又让这小子给耍了不成!

记得刚到医院工作时,有一天,半夜给叫起来会诊,说是个肠梗阻的病号。大师兄那几天刚好也在家,大家看完病号之后,各人发表意见,大师兄最后说要学学天津南开医院中西医治疗急腹症的经验,先用中西结合的“保守疗法”看看。话没说完,主管O医生当即宣布按革委会主任的意见办,回去睡觉!想不到第二天一大早,O医生就用手术钳夹着病人已经坏死了的一小段肠子给大师兄看。并调侃道,领导,您请看看,“保守”呵,都保成这样子了,还保不保!

据护士长说,其实会诊之后吃完夜宵,O医生等两位外科医生和护士就上手术台做了,是绞扎性肠梗阻,有手术指征,即南开所说的“标准时相”,就不能再用“保守疗法”,他们只是想考考领导罢了

我打实习开始就知道外科医生是医院里最牛的人,不好惹。但O医生毕竟是个直性子热心肠直来直去的人,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令人十分佩服。他比我年轻,念的是卫校,可出道比我早。他知道我为人比较随和,没那么执着,大家又是隔壁邻居,相互学着点,我们处得还算可以

心里一直在揣测着,这一回又是咋事?

晚饭前见到O医生,一脸倦容。他苦笑着跟我说,是胃穿孔导致腹膜炎,一肚子的脓液。他骂了句粗话说,还什么寒热往来,半表半里,小柴胡汤证呢!喝下去的话,我们今晚就别想睡了。晚上睡觉之前他又到我房间来,十分气愤地说,姜老头还说什么“西医不学中医,只等于半个医”,我看“学了中医,就不是医”!

O医生的直言不讳使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我有些埋怨地说,你小子,事先也应该打个招呼讲清楚什么的。O医生笑了笑说,我讲清楚了还要你们这个全医干啥?

很明显,他是冲着姜老头那句话来的。我后来说,五八年那个时候什么口号不喊,还有亩产十几万斤的,连主席都信了,不相信的人后来都遭了殃。记得当年看报纸,还有“让高血压低头!”什么的口号,可高血压从来没低头过哦

O医生说,王兄,医学可是人命攸关的大事,总得讲点科学道理啊,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那个晚上我翻来复去一直都没睡好,这“半个医”与“不是医”,当时真不知谁对谁错了。就这事而言,O医生肯定是对的。喝了小柴胡汤,后果不堪设想;如不及时手术,病人可能连命都没了。这件事情也告诉我,对病人一定得查看清楚,可单纯的望闻问切,能看得清楚吗?似乎还缺点什么。这“切”不单是“切脉”,还得“切身”、“切腹”哦!中医到底能治些什么病,心中一定要有个数

医乃仁术,好自为之,反正今后得多悠着点。自己弄不清,看不明的,都得好好请教同事们,千万别自以为是。O医生虽说拿病人来考领导试中医,是有些不地道。可真金就不怕火炼啊!O医生也不是没他的道理

这事后来还是让姜老头和大师兄知道了,他们怒不可遏!

姜老头说,简直是对新生事物的挑战!待他慢慢气消过后,我说,姜常委、大师兄,算了吧。人家病人家属都写了表扬信,表扬了O医生认真负责救人一命呢!这事真要传出去,S老先生没面子,我也不好受。W大夫也说这事不好弄,就像得了“梅核气”,呑不下,吐不出,总感觉有东西咔在喉咙。姜老头过后只好作罢,O医生总算是逃过一劫!我后来认真地跟O医生说,往后可千万别再开这种玩笑了,弄不好,吃不了还得兜着走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快四十年了。时过境迁,也许后来的小孩子们还会爭论“半个医”和“不是医”的问题,但相信老人们都早已心知肚明,自有定见

回想起来,半个多世纪前的一九五八年,随着国家工农业生产大跃进的形势,科技战线也出现了大跃进,科技战线违背科学规律、瞎指挥、浮夸风、弄虚作假的问题不少,口号风盛行。不仅影响到我们后来,还一直影响到今天哦!几十年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是是非非,我们还见得少吗?!〔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