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的副作用——云南白药的难言之隐

2013-01-26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芳 贾华杰

2013年1月17日,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罗秋林一纸诉状递至衡阳市蒸湘区人民法院,被告方是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38)以及其在当地的销售商家,其诉讼理由是云南白药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人格尊严权

云南白药于1902年由云南名医曲焕章创制,曲独家掌握其配方并秘密配制。1955年,曲家人将“云南白药”秘方献给了云南省政府,次年国务院保密委员会将该处方、工艺列为国家保密范围。1984年8月国家医药管理局将云南白药配方、工艺列入国家绝密

云南白药公司对外宣称,一直严格遵守各项有关云南白药保密的规定,从未向外提供过云南白药处方及工艺质量标准

因此,在国内消费者购买的云南白药说明书中,并没有标明成分及各自含量。罗秋林律师认为,“这将造成医生没办法准确知道该药成分,以及有可能造成的排斥反应。”

此外,罗秋林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己于2012年5月托人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海沃市阿登路3536号美国太子行(Prince of Peace Enterprises,Inc.)购买的云南白药散剂产品,发现说明书中对所含成分及各自含量都标明得很清楚。这就是罗秋林提起诉讼的第二个理由,侵犯国内消费者的人格尊严权

1月18日中午,云南白药答复本报记者说,针对云南白药在美国销售时公布成分的问题,公司曾于2010年时做出过相关说明,公司不准备再次回答同一问题。据了解,当时白药海外公司一位高管表示“这是选择尊重当地的法律与消费者习惯,我们没有违反保密的原则”

中毒事件

同样因为侵犯知情权起诉过云南白药的还有成都律师赵因,她现任职于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成都分所

赵因在成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009年6月2日,自己由于身体不适有出血现象,购买了云南白药服用

赵因向本报记者描述到,当晚按剂量第三次服用云南白药后不久,自己开始出现异常烦躁、口腔发麻的症状,之后突然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呼吸困难。做过临床医生多年的赵因采用了闭气、按压眼球等临时救治措施,但半小时后依然如故。后被家人送至华西医院急诊,急诊室在检测了血压和心率以后马上把她送进了第一抢救室。两个多小时后赵因的心跳和呼吸才恢复均匀

从事药品研究多年的赵因想到这是否与服用云南白药有关。她拿出云南白药说明书,没有发现药物处方成分,但是看见不良反应写着:……心慌、胸闷……立即意识到她的发病可能与云南白药有关

赵因具有执业医师、执业药师、执业律师证书,在医院从事临床工作多年,曾在美国进修并从事临床医生工作,回国后在成都恩威集团担任药物研究所所长,并任北京市中论文德律师事务所医药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成都市律师协会医疗交通专业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查阅相关文献后,她首先发现云南白药该药处方中居然含有传统中药“十八反十九畏”成分,即国务院颁布《医疗用毒性药品管理办法》中列举的毒性药材——草乌。草乌则含有毒性成分“乌头碱、中乌头碱、阿替新碱”,在使用时很容易发生毒性反应,轻者中毒性休克,重者死亡。乌头碱的中毒剂量为0.2mg,致死量仅是0.4mg

乌头药物在中药传统配伍禁忌“十八反十九畏”中表明,乌头反半夏、贝母、白敛、白芨,同时畏犀角。半夏、贝母均为常用的感冒咳嗽药物,也就是说如果患者不知道云南白药含有草乌,那么就有可能由于同时服用这些药物导致不良反应或者危险的发生

但云南白药均没有在其说明书中予以警示

本报记者注意到,2008年第一期《中国农技推广》杂志中,云南省玉溪市农技推广总站沈祥宏等四人撰文认为,野生滇南紫草乌是云南白药、三乌胶等名贵中成药的主要原料之一

同时赵因还发现有文献报道云南白药导致中毒性休克的病例。赵因查阅的文献,后被作为诉讼证据的包括2006年612期《时珍国医国药》杂志报道的“云南白药现代医学应用概述”中专门谈到云南白药由草乌等药材组成;《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2008年7月第15卷第4期关于急性草乌中毒兔血浆毒性成分及组织病理学改变的研究;《内科》2008年4月第3卷第2期关于乌头碱中毒108例的回顾性研究证明等等

此外,广东中医药大学吴清和在其主编的《中药药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中第四章中药毒理学论述中提及,云南白药对于心血管系统损害会发生心悸、胸闷、发绀、心律失常传导阻滞、血压异常、循环衰竭甚至死亡;对于泌尿系统损害会发生尿毒症、急性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对于生殖系统损害会发生月经不调、流产、死胎、男性性功能障碍等;同时还可以引起出血倾向

“保密配方”

2009年7月,赵因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对云南白药股份有限公司提起了侵权之讼,认为云南白药股份有限公司侵犯了患者和医务人员的知情权

在(2009)锦江民初字第1988号的判决书中,本报记者看到,被告云南白药称,对原告赵因的诉讼请求云南白药公司均不予以认可。理由首先是,云南白药处方工艺为国家机密,赵因要求云南白药公司在说明书中公布云南白药完整处方药味属于违法要求……云南白药公司一直严格遵守各项有关云南白药保密的规定,从未向外提供过云南白药处方、工艺质量标准。赵因要求云南白药公司在说明书中公布云南白药完整处方药味已属非法请求,是一种巧立名目,想变相泄露和使用“云南白药”的秘方及工艺方法的行为

判决书中可见,云南白药公司还表示,云南白药公司从未接到过“针对云南白药中毒导致死亡的诉讼”

法院判决认为,赵因提供的证据仅有学理上的参考意义,不能以此认定云南白药处方含有草乌药材,也不能以此证明服用云南白药会导致中毒。因此驳回原告赵因的诉讼请求

1月24日,赵因对本报记者表示,罗秋林律师在诉讼中提及的云南白药在美国明确标注的成分和含量,但这成分说明与“国内中药学界一直以来的研究情况并不相符”

未修改的说明书

除了赵因自身经历中毒事件,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还发生了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事后,法院判决书里面载明了云南白药含有草乌,患者出现乌头碱中毒症状

法院判决书载明,2003年10月,广东的杨光、叶萌之子杨钧因“呕血、黑便4小时”于当年10月12日至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10月15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分别在上午8时、中午12时、下午3时给杨钧云南白药1瓶(4克)+舒可捷2包加水冲服,全天3次合计云南白药12克(杨钧服下11克)。到10月16日凌晨,杨钧突发抽搐、躁动,下午出现高热(T39℃),查血色素67克/升。10月18日,杨钧体温高达39.5℃,持续昏迷,11月12日上午,杨钧经抢救无效死亡

本报记者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352号中看到,广东省医学会在给法院的回函中答复,依据中药专家提出的意见和有关资料,云南白药含有草乌等成分,过量使用云南白药所致的中毒症状与乌头碱类药物中毒症状相似,主要表现为头痛、头晕、四肢厥冷、烦躁不安、神志不清、抽搐、休克等各种呼吸、循环、神经精神症状。判决书中称,“而这些症状正是患者杨钧所出现的”

虽然这起事件原因在于医院给患者过量使用了云南白药,引起患者中毒,最后终审判决医院予以赔偿

赵因认为云南白药应该将草乌这种剧毒成分的含量和危害在药品说明书中标明。“因为乌头药物在中药配伍禁忌“十八反十九畏”中表明,乌头反半夏、贝母、白敛、白芨,同时畏犀角,半夏、贝母均为常用的感冒咳嗽药物,也就是说如果患者不知道云南白药含有草乌,那么就有可能由于同时服用这些药物导致不良反应或者危险的发生

同时因为没有处方,医生就无法判断这个药物可能引起哪些不良反应,在药物中毒的时候也无法进行针对性的抢救

赵因还提出,草乌作为植物药材其药材的内在物质含量必然受采收时节和产地的影响,比如《中药鉴定学》72页中关于草乌产地的内容中就说了云贵产草乌生物碱的含量为0.43%,而新疆产的草乌生物碱的含量却高达1.5%,其毒性成分相差达三倍以上

也就是说每批药材所含毒性物质乌头碱由于产地或者采收季节的不同是不一样的。如果厂家不对药物成品中的乌头碱进行含量控制就可能出现问题。例如如果你吃的是云贵产草乌生产的云南白药的剂量不中毒,但是服用新疆产草乌生产的云南白药或许不到一半的剂量就可能发生中毒

2013年1月18日,赵因对本报记者表示,事情发生三年多以来,云南白药依然对说明书没有任何修改

上市公司资料显示,云南白药主要业务由白药系列及普药、透皮产品、药妆产品三部分构成。这其中涉及其中涉及“说明书”问题的白药系列和普药的产品主要包括云南白药胶囊、散剂、气雾剂、酊剂、宫血宁胶囊等、天麻、三七等中药饮片,透皮产品包括云南白药创可贴、云南白药膏、急救箱

同样在18日下午,云南白药回复本报记者说,白药为国家保密配方,所以不能确定其含有或者不含有草乌成分

曾任职于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说,所谓国家保密配方并不能对抗消费者和医生的知情权,“难道造成伤害时,由国家出面赔偿不成?”

云南白药中的毒药

·方.舟.子·

在2013年,香港卫生署查出云南白药含有剧毒成分乌头碱,将其下架。国人才首次知道,被列为“国家保密配方”的云南白药原来含有剧毒成分。近日云南白药根据国家药监局《关于修订含毒性中药饮片中成药品种说明书的通知》的要求修改说明书,修改后的新版说明书上标注为:“本品含草乌(制),其余成分略。”也即正式承认了云南白药中的确含有毒性中药成分,而其他的成分则仍然“保密”

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的干燥块根,类似的还有川乌,是另一种毛茛科植物乌头栽培品的干燥块根,其子根则称为附子。草乌、川乌和附子都是很常见的中药,都含有乌头碱等剧毒成分。乌头碱毒性大到什么程度呢?物质的毒性大小毒理学上常用半致死量表示,也就是让一半的实验动物死亡的量,量越大则毒性越低。如果用小鼠做实验,口服乌头碱的半致死量是1毫克/千克体重,食盐是4000毫克/千克体重,可以说乌头碱的毒性是食盐的4000倍。对人而言,乌头碱的最低致死量是0.028毫克/千克体重,对一个体重60千克的人来说,口服1.6毫克乌头碱即可致死,而氰化钾的致死剂量是50~200毫克,所以乌头碱比氰化钾毒性大得多

号称治疗跌打损伤的中药几乎都会用到草乌、川乌或附子,这是因为乌头碱具有镇痛、麻醉作用。乌头碱能镇痛,是因为它能阻隔神经冲动的传导。神经冲动的传导与神经细胞膜的电位变化有关。在静止电位时,细胞膜外的钠离子浓度比膜内的高。当细胞受到刺激产生兴奋时,膜上的钠离子通道打开,钠离子从膜外大量地流入膜内,导致膜内正电荷迅速增加,电位急剧上升,这叫做“去极化”。然后钠离子通道关闭,阻止钠离子进入膜内,而钾离子通道打开,让膜内的钾离子流出到膜外,导致膜内电位急剧下降,这叫“复极化”。这个过程沿着膜传导,就产生了神经冲动。而乌头碱可与钠离子通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一直开着,一直处于“去极化”的兴奋状态,没法“复极化”,神经冲动就没法传导。在剂量很小时,只是局部的神经末端受影响,能缓解疼痛,进而出现麻痹、瘫痪。心脏的心电传导也会受到影响,出现传导阻滞、心律不齐。所以剂量到一定程度,中毒者将因为呼吸麻痹、心搏骤停而死亡

云南白药集团表示,“云南白药药品配方中所含草乌(制)通过独特的炮制、生产工艺,在加工过程中已使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得以消解或减弱,产品安全有效。”乌头碱水解后,其毒性的确会降低,有研究称能降低上百倍。但是乌头碱毒性本来就极强,即使其水解产物的毒性降低上百倍,毒性仍然不容小觑。草乌的药性依赖于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如果像云南白药集团声称的其毒性已消解,那么其药性也随之消解,又何必使用草乌呢?

云南白药集团声称云南白药“安全有效”,“未监测到严重不良反应”。实际上,因使用云南白药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临床报道并不少见,有的就与乌头碱中毒有关。例如,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发生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广东省医学会在给法院的回函中,明确指出患者出现的是乌头碱中毒症状。2006年出版的《中药毒性手册》就有云南白药可引起窦性心动过缓、I度房室传导阻滞的记载,依据的是1979年的报道。当时云南白药含川乌一事还未曝光,未说明这是乌头碱中毒引起

虽然云南白药的说明书说“刀枪跌打诸伤无论轻重出血者用温开水送服”,不过通常云南白药只是外用,口服的不多。与口服相比,外用当然风险降低了,但是乌头碱仍然能通过伤口进入体内,引起中毒。对乌头碱中毒并没有解药,只是根据症状进行支持性治疗。民间传说用甘草、绿豆汤能解乌头中毒,是没有科学根据的

乌头碱的治疗剂量和中毒剂量的界限模糊,而且草乌、川乌、附子中乌头碱的含量变化很大,炮制效果难以确定,这些都使得草乌、川乌、附子的使用充满了风险。据香港卫生署报道,香港每年都有十几、二十例乌头碱中毒案例,都是因为服用中药引起。如上所述,这些中药乃是通过暂时阻隔神经冲动传导来起到镇痛、麻醉作用的,属于治标不治本,并不能真正治疗疾病。古人在没有更好的药物可用时,为了缓解疼痛的折磨,明知乌头、附子有毒也不得不使用。我们现在有了更好、更安全的镇痛药,又何必冒死用乌头呢?

2014.4.9

(《新华每日电讯》2014.4.11)

云南白药是中国医学界的耻辱

作者:Goodhelper

一百年前云南一位中医为了谋生发财,半杜撰半认真地配制了一种叫“云南白药” 的粉面,声称对内外伤出血有神奇的疗效。由于当时中国根本没有现代科学的医学观,跟本不懂什么是对照研究,根本不懂得如何验证一种药物疗法的有效性,这种粉面也就像所有的中医中药一样被人们无知地接受,无知地使用起来

也许有人也曾怀疑过:“这东西管用吗?”,但是当时的中国没有人知道怎样证明“管用”怎样证明“不管用”。以后的一百年围绕着“云南白药”就充满了人云亦云浮夸编造的传说

就这样,这个天方夜潭般的有意无意的骗子便在战乱愚昧的中国轻易地忽悠了中国人五十年

更可悲可耻的是五十年代进入稳定的本应崇尚科学的时代以后,尽管中国有了那么多被中国人捧为“鼻祖”的海归的医学专家们,却没有人对这个“云南白药”提出重新验证其有效性的建议。这当中的原因很多。这些意欲攀龙附凤的海归们有限的见地和中国人逆反下的极端民族主义价值观是原因之一二

不仅如此,这个忽悠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竟然大有越忽悠越大的趋势。其配方竟然被中国政府颁布政令法律保密起来。滑天下之大稽!当今世界还能有哪一个政府对性命悠关的药物的配方进行保密呢?哪能让病人花钱冒着性命用你那只有你自己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呢?即使你想垄断某暴利,为何不公开配方申请专利保护呢?云南白药厂是典型的官商勾结的黑社会运作

无知无畏!

在忽悠中国轻松自如之后,云南白药想到了出口国外赚取外汇。然而它拿不出任何证明其有效性的具有说服力的科学实验数据,拿不出任何动物实验对照研究和人体群体对照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它没法通过其他国家严谨的药物审核。于是它便以食物补品类的商品向国外的华人社区推销。即使这样,按国外的法律它也必须在包装上注明其成份配方

于是就有了对中国人保密,对外国人公开的闹剧。这比“中国人和狗不得入内”要恶劣百倍,至少“中国人和狗不得入内” 不某中国人的财,不害中国人的命

迄今没有任何科学实验证明云南白药有任何医疗功效。否则,它早已进入国外的药物市场赚取百倍千倍的利润了

更可怕的是,迄今没有任何科学实验证明云南白药对人体无害!

方.舟.子谈云南白药含毒药

主持人:4月3日,京华时报发表一篇标题为《还敢用吗?云南白药内有断肠草》的文章,文章中指出:云南白药近期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最新规定修改了药品说明书,正式宣布其配方中含有草乌成分

草乌又名“断肠草”,其含有的生物碱对肾脏有一定毒性,超量使用会引起口唇和四肢麻痹、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严重者可危及生命。香港政府化验所去年2月发现,云南白药样本中含有未标示的毒性物质乌头类生物碱,此后香港卫生署、澳门卫生局发出停用回收通知。此次云南白药在修改后的新版说明书上标注:“本品含草乌(制),其余成分略。”

此消息在互联网上引起广泛讨论,但是多数网友认为:中医里本来会很多位毒药都可以入药的,何况云南白药是外用为主的外伤药。云南白药是最好的家用外伤药,断肠草是经过特殊工艺处理的,中药本来就有很多味药需要加上一两味毒药。4月4日下午2点,知名科普学者方.舟.子将做客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直播间向网友解密毒药“断肠草”究竟有何功效。敬请网友关注!

狐狐jL3Pv: 主持人你好,断肠草对身体有什么危害

方.舟.子: 所谓“断肠草”即草乌,含有毒药乌头碱,能损伤神经系统和心脏,主要症状为心律不齐,能导致死亡

从学生: 到大律师的路很长中药和西医不同,为什么要拿西医的理论解释中医,脑子进水啦!

方.舟.子: 只要是自然现象都在科学解释的范畴,认为科学解释不了中医药,那才是脑子进水。这种脑子进水的妄人往往是对科学一无所知的文傻

James: 用了一百多年了,也没听说谁用这个挂了,何必现在拿这个说事?

方.舟.子: 有因为服用云南白药导致乌头碱中毒死亡的临床报道。例如,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发生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你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不等于就没有发生过

漫步云端: 你懂中药炮制吗?什么不懂还装……十八反和十九畏看明白在发关于中药的事。白吃

方.舟.子: 别迷信什么十八反十九畏,其中的谬误多了,有的有毒的被说成无毒,有的无毒的被说成有毒。我们现在有基于科学的毒理学和药理学,不必迷信古人的妄想

夏天的雨: 我们的祖先素来就知道以毒攻毒的道理,现在网上总是抵毁中医,请问,西药就没有毒性吗?就没有副作用吗?国人该清醒了。封杀中医,就是为西医开道

方.舟.子: 有毒的东西碰巧能治某种病,只是例外,在通常情况下迷信以毒攻毒不仅治不了病还能导致中毒。西药当然有不良反应,但都是做过系统研究并清楚列出的,可以预防可以避免,不像中药没有做系统研究,对已知的毒性也是藏着掖着,一概说是“尚不明确”,吃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手浪用户1402457205: 那云南白药和其相关产品还能不能使用了?

方.舟.子:

云南白药的疗效并没有得到临床试验的验证,却有毒性,用它干什么?有人使用云南白药止血觉得很有效,其实除非是血友病患者,否则血不用药物也是可以自己止住的,而血友病患者流血,也不可能用云南白药来止血

北方的郎: 砒霜在中医里就是药,用了很多年了

方.舟.子: 中医说砒霜是药所以你就吃啊?吃成砷中毒找谁去?

狐狐77#2v: 非常同意您之前对中医的观点,中医很多理论都是经不起科学的验证的

方.舟.子: 我对中医的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现在和之前是一样的。中医理论只是古人对身体和疾病的朴素看法,基本上都是错的。我们现在有科学理论,用不着抱残守缺

Tinysalt: 外用断肠草会不会有害呢

方.舟.子: 草乌外用可麻痹神经,其中的乌头碱也可通过伤口进入血液循环损害身体

Tinysalt: 断肠草在云南白药里有啥功效?

方.舟.子: 草乌中的乌头碱能够麻痹神经起到麻醉、镇痛作用,所以很多号称治疗跌打损伤的中药都含有草乌,让你觉得有效

随风荡漾: 央视早上报道:云南白药含草乌成份已去除了毒性,靠谱吗?

方.舟.子: 不靠谱。使用云南白药导致乌头碱中毒,是有案例的

99kuntis: 吃大米还有死人的呢,真无聊

方.舟.子: 吃大米还有死人的,所以你就放心地吃毒药?吃药吃死了也无所谓了?

狐狐2kXBo: 你继续胡驺吧,云南白药要不好欧美会花大力气想获得秘方?会出口那么多国家被广泛应用?先把地沟油毒胶囊的事搞明白再去怀疑中药的安全性吧。没事别乱咬,真是闲的!

方.舟.子: 别坐井观天意淫了。云南白药申请在美国上市销售,被美国FDA拒绝,因为不能证明其疗效。最后云南白药是作为保健品在美国上市,主要卖给华人的,而且在美国卖时按照法律要求是公开配方的

飞龙在天232: 实话说,我觉得这个科学的观点,方.舟.子是对的。中药学和中医学是经验医学。李时珍尝百草,为写百草纲目,不是经验是什么?现在是科学时代,不是迷信时代

方.舟.子: 李时珍写本草纲目可没有尝百草,而是抄古书,东抄西凑写成的。真去尝百草的话,早没命了

精灵: 鼠云南白药外用上面说明很清楚,伤口和破潰处不能用的,难道你没看说明吗?怎么可能会通过血液到人体里面,你懂吗?方厨子

方.舟.子: 云南白药不是号称要止血的嘛,还伤口破溃处不能用,那么止的是哪里流出来的血?

y__u: 任何药品都有其疗效和副作用嘛,这个还是没问题的,但是“中药”能不能算药就难说了

方.舟.子: 不是说有不良反应的药不能用,对有明确疗效的药物,权衡利弊当然要用。但是对于疗效不明确不良反应却很明确很严重的药物,就不能用

狐狐6qSor: 古代还认为地球是方的呢,肘子忘了科学发展的局限性了,整个就是跳粱小丑

方.舟.子: 中医药就是古代那些认为地球是方的人发明的。你才忘了科学是发展的,今人必定强于古人,死抱古代愚昧的东西,才是跳梁小丑

狐狐DjD*v: 中医的疗效,没有严格的双盲测试及安慰济对比测试,缺乏统计数据,中医的疗效案例都是个案,为什么很多中医人相信个例,而不愿意相信统计学呢?

方.舟.子: 原因很简单,如果采用大样本随机对照试验,没有哪个中药疗效经得起检验,所以才会说科学不能检验中药的鬼话

烽火戏诸侯: 如果云南白药没有效果的话,为什么会是国家保密配方,为什么国外人员花大力气想要得到配方

方.舟.子: 所谓国家保密配方是一个可笑的商业营销噱头,是中国式的笑话。所有的药物配方都是应该公开的。别再意淫国外花大力气想要得到配方了,几年前云南白药要申请在美国上市,早就把配方报告给美国药监,都是公开可查的,有哪个国外人员稀罕了?

松林语秋: 云南白药这么多年和人用了,是不是算通过大量的临床验证,确认有效呢?

方.舟.子: 验证药物疗效,是必须严格设计临床试验的,遵循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原则的,否则使用再长时间、用的人再多,也不能说明问题

一川春水浮白羽: 这个是真的,我有出口国外云南白气雾剂,配方中英文对照一清二楚

方.舟.子: 有意思的是,在国外销售的云南白药列出的配方没有列FDA禁用的草乌,是改了配方,还是隐瞒了?

黑加淩紫冰茶: 你没用过吧?云南白药用来止血?是散淤血那种,什么是淤血你不懂么

方.舟.子: 云南白药说明书列的第一条功效就是止血。难道你用的是山寨版的云南白药?

Free Spirit: 方老师,跟这些支持中医的蠢货讲道理累吗?看到他们骂街你会动怒不?你应该学学韩二,聊聊女人,这样大家才喜闻乐见嘛

方.舟.子: 道理不是讲给蠢货听的,是讲给旁观者听的

西门官人: 方先生,怎么解释可口可乐的配方不公开呢?美国式的笑话,商业营销噱头?

方.舟.子: 可口可乐的配方是公开的,每瓶可口可乐上面都写着。工艺是不公开的。而且我说的是药,你扯食品干什么。没有哪种上市西药的配方和工艺是不公开的

一川春水浮白羽: 隐瞒是国人一贯的做法,奇怪的是美国人咋没查出来呢?

方.舟.子: 云南白药在美国只是华人在用,美国药监也就未必重视,虽然美国药监禁过很多中药。但是最早是香港药监查出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并将它禁了,消息才传到了大陆引起重视。中国药监在这个问题上不仅失职,而且为虎作伥,草菅人命。今天的访谈就到这。再见

云南白药,对谁保密?

作者:胳膊壮http://henzhai.com/watch/2010/07/yunnan-baiyao.html

不论是云南白药的官方介绍,还是我手里的这盒云南白药创可贴,“成份”一栏都写着“国家保密方”。据查,保密的依据是《中药品种保护条例》(参见文尾的补充说明1和2)。然而根据网上的资料,至少在美国,云南白药的成分似乎并不是秘密

最早提及此事的是mdoctor的文章《云南白药的配方是保密的吗?》[1],提到在美国销售的云南白药的说明书里,成份和含量都标得清清楚楚:

Proprietary Blend       总成分 500mg Ajuga Forrestii Diels     散瘀草 85mg Dioscoreae Parviflora Ting   苦良姜 30mg Herba Geranli & Herba Erodii  老鹳草 36mg herba Inulae Cappae      白牛胆 25mg Radix Notoginseng       田 七 200mg Rhizoma Dioscoreae Nipponicae 穿山龙 57.5mg Rhizoma Dioscoreae       淮山药 66.5mg

另外,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网站上面,能找到2002年的一份文件[2],大意是美国的一家膳食及草药补充剂的经销商HERBMAX,按照美国的法规向FDA提交了一封通知信,想把云南白药酊(Yunnan Baiyao Ding)作为“膳食补充剂”(dietary supplement)在其产品标签上使用若干功效描述;但这个请求被FDA拒绝了,原因是HERBMAX想使用的功效描述不属于“饮食补充剂”的范围,更像是药品。该文件也列出了“云南白药酊”的全部成份(complete list of ingredients;中文翻译是胳膊壮加上的),如下所示:

Common Name Chinese Name Latin Binomial Part of PlantNotoginsen Tian Qi(田七) Panax pseudoginseng Wall RootBorneol Bing Pian(冰片) Dryobalanops aromarica Gaertn.f. CrystalBoea Clarkean San Yu Cao(散瘀草) Boea clarkeana Hemsl. Entire PlantInula Copp Bai Niu Dan(白牛胆) Inula coppa DC. RootComplanatum Chuan Shan Long(穿山龙) Lycopodium complanatum L. RhizomeChinese Yam Huai Shan Yao(淮山药) Dioscorea opposita Thunb. RhizomeGalanga Ku Liang Jiang(苦良姜) Alpinia officinarum Hance RhizomeCranebill Lao Guan Cao(老鹳草) Erodium stephanianum Wild Aerial partsAlcohol(酒精)

在美国亚马逊的云南白药页面[3]和一些销售中药的美国网站,也都标明了云南白药的成份,与上面列出的基本相同

那么,云南白药的成份究竟保密了吗?只有两种可能:

  • 第一,它只对中国消费者保密,对美国监管部门和消费者不保密
  • 第二,它的经销商在美国撒了谎,美国监管部门FDA收到的文件、美国销售的云南白药的说明书、以及美国网站列出的产品信息里,云南白药的成份统统都是编造的……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更大?

顺便提一句,不要因为云南白药可以在美国销售,就认为它是经过美国FDA批准的“药品”(Drug)。在上述FDA可查的相关文件中,可以看到云南白药的美国经销商HERBMAX是把它作为“膳食补充剂”(dietary supplement)销售的。另外,在该文件以及相关的FDA文件[4]中,还可以看到,云南白药公司生产的舒列安胶囊(Shu Lie An Capsule)和六味地黄丸(Liuwei Dihuang Wan)在美国也都是以“膳食补充剂”的名义进行销售的

在美国的这些销售网站,比如亚马逊的页面上,也明确称云南白药是一种“草药补充剂”(Herbal Supplement,是膳食补充剂的一种),并指出:“该产品描述未经FDA的评估;该产品不能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任何疾病(These statements have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在亚马逊的云南白药销售页面里,7个用户给出的评价全是五星,证明云南白药确实有效果,可惜其中5个用户都是给宠物狗使用的

补充说明:

1.为什么“云南白药”可以对“成份”保密?

根据《中药品种保护条例》第13条的规定[5],

“第十三条 中药一级保护品种的处方组成、工艺制法,在保护期限内由获得《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的生产企业和有关的药品生产经营主管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及有关单位和个人负责保密,不得公开。”

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的“中药保护品种”数据库里[6],可以查询到“云南白药”和“云南白药胶囊”目前都是“一级保护品种”。因此,这两种药品在“成份”一栏标注“国家保密方”,倒也符合《中成药非处方药说明书规范细则》的如下规定[7],

“除《中药品种保护条例》第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必须列出全部处方组成和辅料,处方所含成份及药味排序应与药品标准一致”

有意思的是,在该数据库中,除了“云南白药”和“云南白药胶囊”,目前可以查到的“一级”中药保护品种只有“片仔癀”(网上所称的六神丸目前只是“二级”保护品种,安宫牛黄丸、华佗再造丸等均已不属中药保护品种)。而同为一级保护品种的片仔癀,也已经把成份列了出来[8]:牛黄、麝香、三七、蛇胆。不知为何,只有云南白药总拿“国家保密方”大肆宣传

2.“云南白药创可贴”的成份也能保密吗?

同样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的“中药”数据查询,“云南白药创可贴”是一种有单独批号的贴剂型中药(国药准字Z20073016),是与“云南白药”(国药准字Z53020798)或“云南白药胶囊”不同的药品。可以查到这种创可贴根本不是中药保护品种,按照上面《中成药非处方药说明书规范细则》的规定,它有何资格在成份一栏也标注“国家保密方”?这究竟是打擦边球,还是赤裸裸的违规,有待澄清

参考:

  • [1] 云南白药的配方是保密的吗?http://xys5.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0/zhongyi2272.txt
  • [2] 美国FDA文件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dailys/02/Sep02/091102/97s-0163-let0634-vol18.pdf
  • [3] Yunnan Baiyao Capsuleshttp://www.amazon.com/Yunnan-Baiyao-Supplement-Capsules-Shipping/dp/B000GD9JG2
  • [4] 美国FDA文件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dailys/03/Aug03/082603/97s-0162-let10687-vol81.pdf
  • [5] 中药品种保护条例 http://www.sda.gov.cn/WS01/CL0366/25226_1.html
  • [6]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的“中药保护品种”数据库http://app1.sfda.gov.cn/datasearch/face3/base.jsp?tableId=22&tableName=TABLE22&title=%E4%B8%AD%E8%8D%AF%E4%BF%9D%E6%8A%A4%E5%93%81%E7%A7%8D&bcId=118881267165156580654546854198
  • [7] 中成药非处方药说明书规范细则 http://www.sda.gov.cn/WS01/CL0172/10612_2.html
  • [8] 片仔癀 http://www.zzpzh.com/shop/pro_detail.asp?id=19515
  • [9]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的“中药”数据查询http://app1.sfda.gov.cn/datasearch/face3/base.jsp?tableId=22&tableName=TABLE22&title=%E4%B8%AD%E8%8D%AF%E4%BF%9D%E6%8A%A4%E5%93%81%E7%A7%8D&bcId=118881267165156580654546854198

云南白药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作者:苦丁山

云南白药的成分对消费者保密,这个做法居然是有国家文件支持的,这事很有中国特色。欧洲不知道,在美国,按食品药物管理法(Pure Food and Drug Act),一切药物和食品添加剂(也就是我们说的“保健品”),都必须明确列出成分的名称和剂量。只有研究资料(药物在实验过程中有哪些数据,说明什么结果)是可以保密的

当然这不是说美国不保护药物开发者的利益。但是美国齤保护药物开发者的措施是通过专利保护,而不是什么成分保密。实际上,美国的专利保护法对于药物开发公司是特别优待的。这倒不是因为药厂给了专利局多少红包,而是因为西药的开发过程耗资巨大。动物实验阶段就能耗资上千万。人体实验阶段更是谨慎又谨慎。人命关天,而这种国家一旦有跟人体健康有关的失误,经济赔偿和名誉损失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所以没人敢掉以轻心。在美国,一种新药的开发,平均耗资8亿美元,时间通常超过10年。这种局面下,一个新药开发出来,确实必须有很优惠的专利保护才能让他们赎回成本保持运作

为什么其他国家的药物要求标明成分?也就是因为事关人身健康。吃对了药能治病。吃错了药,轻则伤身,重则要命。这样要紧的事物,怎么可以把成分作为“机密”隐瞒?

一个药物的成分如果保密,那就是说吃药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把什么吞进肚子里了。如果这个国家里,药物的研发过程跟上述过程一样的严谨而且透明,那还能让人多少放心一些。如果一个药物的疗效和毒性从来没给过严谨的科学检验报告,其详细成分还“保密”,那么敢吃这种药的人,可以说凭借的完全就是信仰了。就好象基督徒对上帝的信赖,虽然上帝的存在无从验证,但他就是信了,于是就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给上帝打理了

云南白药的这个保密行为,或许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1955年那场国有化的暴风里,曲焕章的妻子缪兰英向有关部门“献出”了曲焕章多年保密的云南白药药方。可能是因为这药一直成分保密,接收了“曲焕章大药房”的我朝官府也就沿用了这个保密的做法

那时候是50年代,咱们的农民军刚刚打下江山,还不太熟悉现代管理方法,那么当时的干部们按这种江湖郎中风格行事,也还情有可原。如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已经出台20年了,“有关部门”还在支持这种药物成分保密的做法,这是保护什么呢?保护中药的国际地位?可是且不说中药在西方仅仅是华人圈子里和个别对“另类医学”有些好奇心的当地人里面略有市场,就算真的有国际市场,云南白药自己也对美国公开了成分。既然成分可以对国际公开,显然要保护的不是这药的国际地位。看来保护对象是在国内

那么,是为了保护国内患者利益吗?这个很难索解。为什么隐瞒药物成分能保护患者?难道云南白药是安慰剂?说穿了成分效果就不灵了?这好像说不通

可是,如果不是保护患者利益,那么是保护谁?

好像只能认为这个保密法是为了保护药厂和药商了

当然,税收对官府运作是很重要的。所以能创造高营销额的企业,确实会得到官府的青睐。那么官府为了保护药厂的高营业额而支持他们的成分保密做法,也算是有官方的理由。不过,如果是为了这个理由,不知道官府方面有没有考虑这个做法会牺牲掉什么?药物成分不公开,就意味着如果里面有毒性药物,患者也是不知情,于是就是盲目的吃下对自己身体有害的东西。而且因为医生也不知道患者吃进去的是什么,如果出现中毒,想解毒都无法知道应该用什么解毒药物。这样的潜在风险,可能是致命的

难道中国百姓的健康甚至性命在官方眼里不如药厂的商业利益和他们带来的税收?

云南白药向美国“泄露”白药成分这种珍贵国家机密的原因,是因为云南白药2002年试图打进美国市场。不过在美国卖药或是“保健品”都要得到食品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而且在美国是不能卖药不标明成分的。于是一直对中国人保密的云南白药成分就这么对美国人公开了

但是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没有批准云南白药在美国的销售请求。拒绝的理由是因为该“药”自称是“食品添加剂”(dieatary supplement),可是对产品作用的描述却使消费者以为它有治疗作用。这种名不符实的做法在美国属于违法行为,不会得到批准

为什么云南白药是以“食品添加剂”的名义申请在美国销售?因为,如果以“药物”名义销售,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就会要数据证明你这个药确实有效,而且没有恶性毒副作用。作为“传统民间药物”的云南白药当然拿不出这种数据,就只好以“食品添加剂”的名义来申请

下面这个链接里是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拒绝云南白药酊(云南白药以酊剂形式申请在美国销售)上市的文件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dailys/02/Sep02/091102/97s-0163-let0634-vol18.pdf

该文件有云南白药提交的成分表,原文是英文,摘引并附中文翻译如下:

Notoginseng(田七),Borneol (冰片),Boea Clarkean(散瘀草) ,Inula Copp (白牛胆),Complanatum(穿山龙),Chinese Yam (淮山药) ,Galanga(苦良姜),Cranebill(老鹳草),Alcohol(酒精)

这个单子其实没有给出所有成分。据新华网2013年2月7日报道,云南白药自己也承认了云南白药里面还有一种在交给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单子里没有写上的药:乌头碱,一种毒性强烈的药物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02/07/c_124332869.htm

为什么不能对国人透露的成分可以对美国人透露,这个不难理解。人家法律规定卖药就必须说明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然不让卖。面对美元的诱惑,云南白药就坦然的把“国家机密”提供给了美国人

那么为什么透露的成分却又是个不完全的单子?为什么别的能说,这个乌头碱却隐瞒不说?

最直接的解释应该就是:云南白药自己也知道乌头碱有毒,如果如实交代,就根本不可能进入美国市场,于是在呈交给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成分清单里就刻意隐瞒了

本来,任何没有经过现代科学检验的民间药物,从逻辑上都必须先假设可能具有人体毒性,必须经过重新检验,确认没有恶性毒副作用,才能准许用于人体。这是一般原则。但是对于云南白药,这已经不是基于逻辑的谨慎推理。在上述的新华网这个报道之前,已经有至少两起云南白药导致的医疗事故见诸报端: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01/29/c_124292320.htm

根据这篇新华网报道,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发生云南白药导致中毒死亡的案例,法院认定事故是云南白药里面的乌头碱导致死亡,并裁定医院赔偿。奇怪的是,云南白药已经导致死亡了,法院却只裁定涉案医院赔偿,肇事药物的生产厂家不仅毫发无损,甚至在2009年的另一起因为云南白药导致中毒反应的诉讼里,还能以云南白药成分为国家机密为由,拒绝说明此药是不是含有毒性成分,借此得以免责

这样的“国家机密”,到底在保护谁的利益,又在牺牲谁的健康?

在今年2月7日的新华网的报道里,云南白药厂辩解说他们的“独特”处理方法能让乌头碱的毒性“大大降低”。“大大降低”是什么意思?毒害减少百分之几?处理以后真的能保证患者健康了吗?如果这个处理真的能去毒,能让云南白药成为安全可靠的药物,那为什么云南白药向美国药物管理局提供的成分表里却要隐瞒乌头碱?

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我是听着这个说法长大的。几十年过去了,咱们的“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这个救星大氅究竟在救护谁在保护谁?依照目前的做法,商家利益和国家税收肯定能得到保护。但是老百姓的健康呢?老百姓该找谁做救星?

2013-02-07

说说媒体对云南白药“泄密”事件的报道

作者:胳膊壮

新语丝的影响力,连同微博、尤其是twitter的传播力量果然强大,已经让传统媒体开始关注云南白药的成份标注内外有别、或者说“泄密”事件了。但《每日经济新闻》首先发出的报道[1]可能有一个不准确的地方,即根据在国家药监局“中药保护品种”数据库[2]的查询,保济丸只是二级中药保护品种,而不是该文所说的一级;不知是该数据库没有更新,还是记者采访的人记错了。当然,这只是小问题,如果记者能够利用报社的资源,找人在国外买一瓶云南白药,核实一下mdoctor文中列出的各成份的具体含量数据,就更给力了。这里补充说明一下,包含了云南白药各成份具体含量的说明书可以在一个海外中药网店的销售页面上找到[3],与mdoctor在文中所说的完全一致;至于该数据是不是真的,就只有厂商知道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另一篇报道《云药“保密门”乃虚惊 公开主要成分不影响保密性》[4],不知这个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首先,根据mdoctor给出的说明书,云南白药各成份的含量在美国也标得清清楚楚。如果该数据属实,保密的就只剩工艺制法了,而消费者并不会强迫云南白药的厂商连工艺都公开。更重要的是,成份、含量甚至工艺的公开,是否属于违法泄密,是否会导致仿制药品,这只是云南白药的厂商出于自身利益要关心的问题。我想对大多数消费者而言,这件事的关键是自己的知情权受到了损害:我吃进肚子里的中药,为什么我不能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说极端点儿,万一这“保密”的成份里含有神奇的“人中白”和“人中黄”,我却蒙在鼓里,岂不成了冤大头?而且,为什么这些成份信息能向美国消费者公开,而对数量最多的中国消费者,却只说是“国家保密方”,甚至以此作为噱头卖高价?另外,在牙膏、创可贴这些产品上滥用“国家保密方”的招牌,是否属于违规?

同样糊涂的报道还有中青报的这篇《知道云南白药成分又有啥用》[5],该文只为厂家的利益着急,称“就算‘国家保密配方’有些故弄玄虚的意味,也至少保障了药企的利益,增强了中国的软实力。这样的‘自私’,对企业、民族品牌或是国家竞争力来说无可厚非”……。该文对于消费者,如果不是在说相声,则脸皮实在有点儿厚,称“这绝不是歧视自己中国人,搞内外有别——人家美国人知道的云南白药成分,你现在不是也知道了?就算记者不报道,你上网一查不就行了”……说实话,药企的利益和中国的软实力,关我一名消费者X事;我只想像美国消费者一样,有一点儿可怜的知情权,知道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做的。难道只许厂家“自私”地忙着赚钱,不许消费者“自私”地有点儿知情权?我也不明白,被外国人作为宠物狗用药的东西,如何增加了“中国的软实力”和“国家竞争力”?再扯远点儿,据说当年曲焕章的家人是把云南白药的秘方献给政府,而不是献给某个厂商或个别人。如果真是这样,据说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云南白药的厂家多少还算个政府旗下的国企,它利用秘方搞垄断、随便定价,赚了大钱,按说利益也应该跟人民分享一点儿;眼下,厂商非但没有利益共享,却打着“保密方”的招牌,利用民众对传统文化的感情和信任,把牙膏之类的东西卖出不合理的高价,这似乎与人民的利益不太一致吧。《中国青年报》能发出这样的评论文章,与当年“冰点”为普通百姓代言的境界相比,实在差得有点儿远

我一向敬重的21世纪经济报道也发了篇《保密之争:云南白药遭遇网络水军?》[6]。这篇文章总体客观翔实,进行了负责任的调查和采访,只是也可能有一个不准确的地方,即不知根据哪里的消息来源,称华佗再造丸也是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在国家药监局的“中药保护品种”数据库[2]里,查不到华佗再造丸的信息;在药监局网站上,也只能找到2001年的一份公告《<国家中药保护品种> 公告延长保护期第3号》[7],从中可知华佗再造丸的保护级别是2级,保护期限是7年,也就是说到2008年就终止了。在华佗再造丸的官方网站上[8],也没提它是几级中药保护品种,只说“1985年10月21日,国家科委和国家医药管理局把它列为保密处方,工艺也保密”

至于说云南白药“遭遇网络水军”,出处是云南白药官网论坛的一个帖子[9] (该网站兼容性不佳,不支持firefox浏览器,只能用微软IE浏览),称“白药又遇到网络水军了,这又是一次精心策划的事件”。姑且不论持这种想法的人,思想是否还停留在曲焕章家人向ZF献秘方的20世纪50年代,还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传播规律,以及网民和“P民”汇聚的合力,好吧,就算发表评论的诸多网民、微博上的消息传播者和评论者都是所谓的水军、五毛党,他们也有权利知道抹在身上、吃进肚子的云南白药是什么原料做的,这总可以吧?

参考:

  • [1] 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绝密 美国公开云南白药“保密配方”形同虚设?》http://company.nbd.com.cn/newshtml/20101215/20101215011347481.html
  • [2] 国家药监局网站“中药保护品种”数据库http://app1.sfda.gov.cn/datasearch/face3/base.jsp?tableId=22&tableName=TABLE22&title=%E4%B8%AD%E8%8D%AF%E4%BF%9D%E6%8A%A4%E5%93%81%E7%A7%8D&bcId=118881267165156580654546854198
  • [3] 某中药网店的云南白药销售页面http://www.chinesenaturalherbs.com/herb_pages/yunnanpaiyao.asp
  • [4] 证券时报《云药“保密门”乃虚惊公开主要成分不影响保密性》http://finance.jrj.com.cn/biz/2010/12/1521488788324.shtml
  • [5] 中国青年报《知道云南白药成分又有啥用》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12/17/content_3464631.htm
  • [6] 21世纪经济报道《保密之争:云南白药遭遇网络水军?》http://www.21cbh.com/HTML/2010-12-16/3NMDAwMDIxMDk3Ng_2.html
  •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公告(第3号)》http://www.sfda.gov.cn/WS01/CL0252/10860.html
  • [8] 广州奇星药业 - 华佗再造丸的产品详情 http://www.qixing.com.cn/cn/productinfo.aspx?id=2
  • [9] 云南白药官网论坛《为什么网络水军总是针对“云南白药”》http://www.yunnanbaiyao.com.cn/bbs_topic.do?postID=9323&replyNum=last

说说云南白药厂商对“泄密”事件的表态

作者:胳膊壮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云南白药集团高层否认云南白药配方海外泄密》[1],云南白药的厂商声称,“公司的保密工作是全方位、多层次开展的,没有一个环节出现过泄密”。这就让人奇怪了:如果没有“泄密”(确切说,是按国外监管部门的规定提供产品的成份和含量信息),那么在国外销售的该厂商出品的云南白药上,标注的成份和含量信息(参见[2]-[5])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这些信息是真实的,云南白药厂商“没有泄密”的说法不攻自破。如果这些信息是虚假的,就有欺骗国外监管部门的嫌疑,那就更有意思了

需要承认的是,就像这篇报道所说,“云南白药国家保密涵盖药味组成、处方配比、生产工艺技术等各个方面”,因此其他人即使知道了云南白药的成份(即药味组成)和含量(即处方配比),但不知道生产工艺,可能也仿造不出云南白药。可是,如果云南白药的厂商或海外销售商没有欺骗国外的监管部门,如果他们在国外提供了真实的成份和含量信息,难道只把秘密的一部分——成份和含量——“泄漏”出去,就不叫“泄密”?

另外,在该报道中云南白药的厂商还声称,“云南白药的药品价格全部是由国家物价管理职能部门在审批管理,企业是没法自主定价的”。的确,根据2009年的一篇媒体报道《旗舰产品涨价145%云南白药福祸未明》[6],云南白药的药品价格如果“超过了最高零售价,需经由政府审批同意……还需经当地物价部门备案”

暂且不谈物价监管部门经常站在厂商一边、还是站在消费者一边,请注意,这里由政府部门对价格进行审批的只是“药品”,并不包括牙膏这种日常消费品。而根据2010年的媒体报道《云南白药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50%至70%》[7]里所指,云南白药厂商的“业绩大幅增长……白药放量增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应该是云南白药的牙膏销售的非常不错……白药膏、创可贴和牙膏收入同比增长预计超过50%”。也就是说,牙膏这种不用政府物价部门审批、可以由企业自主定价的日常消费品,在云南白药厂商的利润增长中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那么请问,如果不是借着消费者对云南白药各种“神奇功效”的相信,借着“国家保密方”的招牌,甚至借着垄断的地位,一只100克左右的国产牙膏(这里不是歧视国产,而是不考虑那些国外原产的昂贵进口牙膏)凭什么卖到20多元的高价[8]?对于一只同样重量(100克左右)的牙膏,市面上最普通的只要2、3块钱,外资品牌的国产高端牙膏也顶多十几块钱,而一盒云南白药胶囊也就十几块钱[9],难道这一只牙膏里最值钱的云南白药的含量能跟一盒药接近?因此,这20多元的价格难道不是暴利?

总之,抛开中国消费者的知情权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不谈,光说所谓“泄密”这件事,云南白药厂商的表态就根本站不住脚。它所谓“企业没法自主定价”的说法,更是在掩盖云南白药牙膏这类产品是由企业定价并赚取暴利的事实

参考:

  • [1] 新华网 - 《云南白药集团高层否认云南白药配方海外泄密》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0-12/18/c_12893048.htm
  • [2] 美国亚马逊网站(Amazon.com) - 云南白药的销售页面标注了成份和含量数据http://www.amazon.com/Yunnan-Baiyao-Capsules-0-25g-Capsule/dp/B002VSSCWC
  • [3] ActiveHerb.com - 云南白药的销售页面 http://www.activeherb.com/baiyao/ [4] MonsterMarketPlace.com - 云南白药的销售页面http://www.monstermarketplace.com/professional-strength-supplements/yunnan-baiyao-capsule-16-caps-yunnan-baiyao
  • [5] ChineseNaturalHerbs.com - 云南白药的销售页面http://www.chinesenaturalherbs.com/herb_pages/yunnanpaiyao.asp
  • [6] 21世纪经济报道 - 《旗舰产品涨价145% 云南白药福祸未明》http://finance.ifeng.com/zq/ssgs/20090226/402424.shtml
  • [7] 21世纪经济报道 - 《云南白药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50%至70%》http://www.21cbh.com/HTML/2010-6-30/3MMDAwMDE4NDM3Mg.html
  • [8] 2010年12月18日,云南白药淘宝旗舰店 - 云南白药牙膏的销售页面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8495013780
  • [9] 2010年12月18日,新浪商城 - 云南白药胶囊的销售页面 http://mall.sina.com.cn/Product_2416747.htm

云南白药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保密配方?

作者:完美

要知道云南白药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保密配方,需要看它是怎么成了国家保密配方的,我不完全的了解是:1950年代中期,中国处于合作化、公有化潮流中,许多资产拥有者捐出资产,云南白药秘方是这个时候被曲焕章的传承人、他妻子缪兰瑛捐献给国家的,不知道她的行为是不是那个时期潮流的产物,在捐献前,这个药还不叫云南白药

秘方为国家所有了,就成了国家秘密,但是这个只说明了国家对它拥有财产权,而没有说明它的权威性。一般的国家机密是关于国家安全、战略方面的东西。技术上的东西,只有影响到国家安全的,比如武器制造方面的技术,才是国家秘密,否则只能是技术所有者的秘密(企业秘密),不具有国家权威属性,只有财产属性。云南白药秘方是技术秘密,虽然在特殊时代背景下归国家所有了,实际上等同于企业秘密,特别是在现代,云南白药不再是军队不可或缺、无可替代的物资,不再是国家赚取宝贵外汇的产品的时候

如果你搜索"云南白药"、"国家保密配方",你会发现配方现在归昆明的安全部门保管,有说是卫生部机密的,有说是国家秘密;关于曲焕章,有说他是彝族的,有说他是汉族的,而且他的人生故事也是爱国爱民、曲折坎坷的。所以云南白药、它的秘方、它的发明者,都是处于一层迷雾里。下面这个网页里,http://www.ynda.yn.gov.cn/ReadNews.asp?NewsID=467,可以看到云南白药发明、发展的时代特征,比如"草科医士执照"等等,如果和寻正的那个美国草药系列文章对照一下,会非常有意思

另外,如果你搜索"云南白药"、"国家保密配方",你会发现云南白药牙膏广告打擦边球的报道。我觉得作为一种产品,把它多层次开发,是没有错的,不过我隐约地担心云南白药这样做会出问题,因为药物不是普通商品,不能这样多层次开发;作为企业,宣传"国家保密配方",宣传企业、药物、创始人的历史故事,说明会卖概念、卖故事,赚钱很努力。不过作为消费者,你冲着"国家保密配方"几个字去相信云南白药,冲着"云南白药"几个字去买云南白药牙膏,那你就傻了,特别是在人们讨论中医去向、医药安全、有效的标准的时代,特别是在牙膏、洗发水外国人草本了、中国人中草药了的时代

如果我关于云南白药的历史、国家秘密方面的知识方面有不当的地方,我对这些不是非常有把握,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PS:谢谢大家对我前几篇文章的批评、对里面提到的问题的回答,我有时间会做回复、写些作为普通人的我关于医疗发面的看法,不过有可能要等到猴年马月,哈哈

难以兼顾的云南白药

作者:狗尾巴草

云南白药集团现在处于两难境地。因为按照现有法律法规【1】【2】,云南白药属于国家绝密级秘密,而且按照批准的二十年保护期限,现在仍未解密。如今,被曝光在国外登出了配方。如此配方属实,则属于泄露国家绝密级秘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这是违法犯罪行为;如果配方不实,对美国人来说,最轻也构成了商业欺诈,极可能被集体诉讼。云南白药集团已经选择他们没有泄密【3】,现在到了FDA和美国消费者做出选择的时刻了

【1】《卫生部关于<卫生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的说明》http://www.gxws.gov.cn/2005/5-20/14445973074.htm【2】《中药品种保护条例》http://www.sda.gov.cn/WS01/CL0366/25226.html【3】http://news.sina.com.cn/c/2010-12-18/074621664592.shtml

云南白药的配方是保密的吗?

作者:mdoctor

在国内做了几年腹部外科,经常使用云南白药。比如碰到上消化道出血、术后出血之类,便可能让病人口服云南白药,同时肯定还会用其他止血药。虽说并没感觉到它如传说中如何的神奇,但大家都在用,反正只要能止住血就行了

当时觉得好奇的是,在云南白药的说明书里,有关药物“成分”部分写着“略(保密方)”。大家只知道三七(田七)是其主要成分。维基百科如是介绍:

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制法从不外传,1955年缪兰英将配方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后一直以该国国家卫生部绝密为其保存。此后一些书籍和杂志上出现过关于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制法,但生产者声称“均不正确”

来美国后,在中国店买了一瓶云南白药,生产商是“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代理商为“美国太子行”,应该“如假包换”。让我吃惊的是,在说明书里,“ 成分与含量说明”一栏中,以中英文对照的方式清楚标明了其组成成分和含量。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在国内销售时,其配方需要“保密”,可一旦出口到国外,便入乡随俗(跟所有食品、药品一样),老实交代其成分与含量了。可别告诉我说,这个配方也不正确啊

附:云南白药散剂成分与含量说明(Supplement Facts)Serving Size/次含量:0.5g/0.5克Servings Per Container/每盒服用次数:48------------------------              Amount Per Serving               次食量中之含量Proprietary Blend       总成分 500mgAjuga Forrestii Diels     散瘀草 85mgDioscoreae Parviflora Ting   苦良姜 30mgHerba Geranli & Herba Erodii  老鹳草 36mgherba Inulae Cappae      白牛胆 25mgRadix Notoginseng       田 七 200mgRhizoma Dioscoreae Nipponicae 穿山龙 57.5mgRhizoma Dioscoreae       淮山药 66.5mg------------------------

云南白药也是民间刀伤(创)药

作者:老愚人

云南白药,我一直认为是一种云南特产的植物药或矿物质,是白药的单一药或以白药为主的配方。因为贵重少有,多年并未得见,但在一个特殊的条件下,我服用了这种药。1976年唐山地震,医院有接收伤员的任务,医药部门调配了一批云南白药,适在这时我因公受外伤,闭合性足跟骨骨折,本可以不做任何处理,休息三、四周就可以。出于医生的好意给了我一份云南白药,医生是西医他并不知道云南白药的药效如何,也是听了宣传,认为有奇效。我也这样认为,云南白药有止痛、止血的作用,因为我是闭合伤,伤后几天才用上,这些效果都无法检验。我就静等它的奇效,或有动感或有响声,这是中医对接骨丹(药)的一种普遍描述。但我终也未等到

以后,我的脚好了,行动如常,但我怎么也想不出云南白药起到过什么帮助

由于国外的因素,云南白药,这个国家保密的”秘方密药”暴露了其真实身份,如是单一的植物或矿物质,还存有万一的希望,因其地域的关系,可能存在某种有效的特殊物质,现在知道它是一种配方药,就可以说这完全是一种骗人的把戏,是一种江湖手段

其在美国公开的配方是:

田七,冰片,散瘀草,白牛胆,穿山龙,淮山药,苦良姜,老鹳草,酒精。可能因乌头碱有毒性,配方中未列入。按中药一般命名习惯,应叫田七冰片散,而叫白药,这就是弄的一种手段

过去在乡间流传一种叫”刀伤(创)药”,在人们家中常备有此药,有的人家也配制了送人。流传很广,种类很多,都自称秘方,究其实是大同小异,其主药大都是三七、冰片、川山龙之类。云南白药既不是云南特产的单一药品,他的配方也离不开三七等,与众多民间流传的刀伤药大同小异。这种药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配方只是糊弄人的一种手段

汉代张仲景的”金匮肾气丸”,是治肾阳不足的祖方,原方为: 熟地黄,山茰肉,淮山药,丹皮,茯苓,泽泻,熟附子,肉桂,在药界也称八味地黄丸。到了宋代的钱乙(1032--1113)减去熟附子,肉桂,又成了专治小儿病的名方,后人也把六味地黄丸治成年人的肾阴不足。中医处方讲君、臣、佐、使,在君药(主药) 未变,佐药依旧的情况下,只是减去两位不重要的药,本是治肾阳虚的药变成了治肾阴虚的药。这种变化毫无道理可讲,只是一笔糊塗帐

有位中医专家在<百家讲坛>讲”六味地黄丸”的作用,如同派兵布阵,各自占领阵地:

说六味地黄丸是三补三泻,熟地,药性温,可以滋阴养血,益精填髓,滋养肾阴,带兵八钱入肾经;山茰肉带兵四钱,色赤入心,酸入肝,照顾心 、肝、肾三经;山药带兵四钱,補肺、脾、肾三经;三味药,可以补足肾、心、肝、脾、肺,作为战略物资存放。可是心经有火,脾经有水,肾经也有水,这不适宜存放那些战略物资。先是肝经,肝经这儿有问题,有肝火,派牡丹皮,能入肝经血分,清肝火。再看脾经有水湿,派茯苓去泻水湿。肾经也有问题了,也有水湿,派泽泻去,多少水泽都可以泻掉

中医讲整体治疗,那么对这个病,补、泻并用,算是什么整体治疗?是该补? 还是该泻?大概他自己也糊塗了。经络是通路,把药投到心、肝、肾经,说的是地域,他说的经是什么呢?又与中医的经络说相牴牾

云南白药是处方药,那就和上述地黄丸同样混乱不堪

云南白药止血肯定不如活性炭

作者:中医掘墓人

“云南白药牙膏,国家保密配方……”

每天收音机、电视不停地播放云南白药牙膏的广告,不停地吹嘘云南白药是国家保密配方。本来不屑搭理,但是长年累月下来不胜其烦,忍不住要探探这国宝级中药的老底

说云南白药是国家保密配方,估计是真的,既然川剧的变脸技巧是国家二级机密,再弄个国家机密级别的中药配方也就不稀奇了

通过浏览百度百科和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页,对云南白药的发明、发展、发扬光大有了大概了解

大概就是说一个叫曲焕章云南民间医生于1902年研制成功一种神奇配方,对各种跌打损伤、红肿疮毒、妇科血症、咽喉肿痛和慢性胃病有特殊疗效,并且在抗日战争中为云南兵团提供了有效的医疗护理,解放后秘方持有人把秘方无偿捐献给国家,最终在全中国发扬光大。据说在共和国几次自卫反击战期间还是重要战略物质呢

古人用中药止血、治疗跌打损伤实属无奈,因为没得选择啊。古代没有无菌纱布(压根就没有无菌操作的概念)、没有抗生素、没有酒精棉球、没有创可贴、没有止血钳……,遭遇外伤总得处理一下才安心,用些金疮散什么的肯定能得些心理安慰。遭遇外伤的经过外敷内服中药治疗,轻伤的十有八九痊愈了,重伤的就很可能感染死亡。其实效果和不做任何处理也差不多

抗生素发明伊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救人无数,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但是云南兵在抗日战争期间靠着小瓷瓶里的中药粉末吃一点、抹一点就能治疗枪炮伤?很让人怀疑。按照医学常识,战场受伤十有八九得通过手术处理,取出弹头、弹片,然后清创、包扎,还得需要输血,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预防感染。中医再怎么厚着脸皮吹嘘也不敢说云南白药可以代替输血、抗生素吧

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页说云南白药的药理作用有四点:止血、活血化瘀、抗炎、愈伤,描述得很不规范、很不可靠,简直是漏洞百出。但凡是正规西药对药理作用的描述都是从分子水平阐述的,都是以一篇或者几篇高水平医学文献为基础的。云南白药估计没有一篇正规的、能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的实验性文章证明其科学性,不过在在国内中文期刊上发表的垃圾文章倒是层出不穷,只能骗骗外行而已

吹嘘云南白药既能止血又能抑制静脉血栓的形成,很多人以为很神奇,并再次为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而自豪,其实是讲不通的。因为外伤止血本身就包含伤处微静脉形成血栓的过程

中医本来就有用血余粉(头发烧成的碳)、锅底灰、香灰止血的,其实如果不能在无菌操作的前提下包扎,用这些东西止血已经足够了,不再需要什么金疮散、云南白药之类。血余粉、锅底灰、香灰之所以能止血靠的是其中的活性炭成分,活性炭因为有特别大的比表面积而有超强的吸附能力,能用最少的空间提供最多的凝血场合,对付一般的外伤出血绰绰有余了,当然对大动脉出血肯定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云南白药的具体配方,但是发明一种和云南白药功效一致的外伤神药很简单,有兴趣、有眼光、有谋略的商家不妨按照我的免费配方生产,保证不死人,保证功效和正宗云南白药差不离。既然是治疗跌打损伤、活血化瘀,主药当然少不了田七、红花,然后再加一些土鳖虫、穿山甲、麝香、当归、人参、独活、甘草什么的,凑足20几味药,也不用具体计较各加几两几钱,混合在一起,经过水煮、去渣、浓缩,再加些淀粉、蜂蜜之类的辅料,就可以包装、出场了。再请几个明星做广告轮番轰炸,就可以在家等着数钱了

国家保密配方的云南白药就这样被我解码了,嘿嘿!李时珍、曲焕章之流如果地下有知,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不管怎样,我敢和任何中医泰斗、粉丝、虾兵蟹将大声说:云南白药外伤止血效果绝对不如活性炭!

该是说说云南白药的时候了

作者:lw56102

今天看了新语丝上面关于某大学生服用云南白药中毒的文章,感觉是时候仔细探讨一下云南白药的问题了。至于该文章所举的事实,因为没有看过完整的双方的观点,所以对该事件不会发表看法

云南白药应该是临床上应用时间比较长的药物之一,但就像很多中国临床上应用的药物一样,用的时间长,哪怕是用了上千年,也未必说明就应该用,用的对。在经验医学还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医学界,我们除了感叹很多医生的不爱学习以外,很难过于指责临床医生,因为不管是从文化还是政治上,他们从小就被教育这些著名的所谓药物是神奇的。我最早进入临床的时候,消化科已经在广泛使用云南白药治疗消化道出血,治疗的适应症之广是任何治疗消化道出血药物都无法可比的,包括消化性溃疡性出血,肝硬化静脉曲张出血,肿瘤性出血等等,虽然作为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经典药物的抑酸剂应用也比较广泛,但云南白药还可以用于下消化道出血,比如肿瘤、缺血性肠病以及炎症性肠病等等。但从我的个人感觉来说,云南白药的效果其实一点也不神奇,常规抑酸、止血治疗无效的上消化道出血,云南白药毫无用处,而对于常规治疗有效的出血,也搞不清楚云南白药究竟能够发挥多少作用。总体感觉,云南白药只是为了给不懂医学的病人和家属制造一种治疗充分的印象。因此,自从自己独立参与临床工作之后,我就从来没有用过云南白药,而我所治疗的上消化道出血病人有效率显然没有下降

国际上关于上消化道出血的循证医学共识是充分的抑酸治疗,因为在正常胃酸情况下,凝血机制无法发挥作用,新形成的凝血块在胃酸作用下也会溶解。对于抑酸药物无法奏效的上消化道出血,要尽早充分进行侵入性治疗,包括内镜下治疗和手术等。其他的所谓止血药物,包括凝血酶制剂、纤溶酶抑制剂、维生素K等,都没有证据表明有确切疗效。至于云南白药,大概也只有中国的医生在用

那么云南白药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疗效究竟如何呢?既然只有咱们中国人在用,那么证据只能从中文当中找。但遗憾的是,这种被宣称疗效神奇的可以用来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药物,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临床试验证据却少得可怜。使用“云南白药”和“消化道出血”在中文的CHKD数据库中检索,仅仅得到6篇文献,一篇是综述,一篇是会议论文汇编,后者因为可信度太差,可以忽略不计。剩余4篇是临床研究,分别题为:《云南白药在重症颅脑外伤并消化道出血中的应用及护理》,《云南白药联合雷尼替丁治疗新生儿消化道出血疗效观察》,《云南白药鼻饲治疗新生儿消化道出血45例》,《云南白药治疗新生儿消化道出血的临床观察》。按照临床研究随机对照的基本原则,第一篇和第四篇完全没有对照,没有任何说服力。第二篇使用了对照,但对照是这样的,对照组使用所谓的常规治疗,而治疗组则在常规治疗基础上联合云南白药和雷尼替丁,这样即便有效也无法说明是云南白药有效还是雷尼替丁有效,而雷尼替丁治疗上消化道出血还是有一定证据的,云南白药无效的可能性更大些。第三篇从设计上来说是这几篇里最严格的,有随机有对照,有病情可比性分析。但仔细看一下治疗组和对照组的情况:“新生儿消化道出血85例,随机分为治疗组45例,其中男25例,女20例,早产儿11例。发病时间在生后24h~7d。治疗组中新生儿窒息24例,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 9例,颅内出血5例,重症肺炎5例,化脓性脑膜炎2例。对照组40例,男22例,女18例,早产儿9例。发病时间在生后24 h~7 d。其中新生儿窒息22例,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8例,颅内出血4 例,重症肺炎4例,化脓性脑膜炎2 例。”说实话本人看了半天真的看不出这个设计有什么问题,按照这个设计和结果,至少说明,云南白药相比普通的胃内灌注碳酸氢钠是有效的,但是再仔细观察各组的构成,发现各个组的病例组成似乎太完美了。我把各个组内不同情况,包括性别、病因的个数与各组的例数相除,发现男性占各组的比例分别为:治疗组 0.56,对照组0.55;新生儿比例分别为0.24和0.23;新生儿窒息分别为0.53和0.55;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分别为0.2和0.2;其他各组成类似,分别为0.11和0.1,0.11和0.1,0.04和0.05。对于一些常年从事临床研究的人来说,山西汾阳医院的贾艳红副主任医师实在是太幸运了,这样的对照组和治疗组组成大概只能出自上帝之手了

以上是有关云南白药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疗效研究,当然这样的分析并不能妨碍云南白药的市场地位,因为云南白药主要是用来治疗跌打损伤,即便真的不能治疗上消化道出血,还有其他领域可以有所作为,不是还有人认为云南白药对于癌症也有一定疗效吗?当然这已经超出了我的专业和精力范围,有兴趣的其他专业网友不妨花费点精力。最起码,上消化道出血治疗上不用云南白药,我是有充分理由的,即便病人和家属主动提出要用,我也是能够拒绝的理直气壮的。倒是那些给病人常规用云南白药的医生,早就应该小心了

说完了云南白药的疗效,再简单说说云南白药的副作用。云南白药大概很多人,包括医生和病人都认为是无毒副作用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它是中药。尽管这个理由早就不应该算一个理由,因为中药的毒副作用就算在中国都早已不是新闻了,包括这个云南白药。中文数据库里的药物副作用报道比较少,原因我在以前的博文里有过交待,尽管如此,云南白药的副作用甚至毒性还是有不少报道,包括过敏、剥脱性皮炎、消化道出血(奇怪的是云南白药居然还说能治疗消化道出血)、心律失常等等。遗憾的是,目前为止,我们对云南白药毒性的发病机理还是一无所知,不知道机理就无法预防。从我个人观点来看,云南白药的毒副作用恐怕无法用特异质反应来解释,首先特异质反应的一个特点是与剂量无关,而目前发现的多数严重不良反应则大多存在过量。值得注意的是,云南白药的推荐剂量与中毒剂量非常接近,推荐剂量大约为每天2g,而很多病人用到4-6g就会出现致命性的毒性反应,与很多药物动物实验需要观察到上百倍的超大剂量有天壤之别。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所谓2g的普通剂量也会对人体有毒性作用,只是有赖于人体强大的自我解毒功能还不至于有明显症状罢了

对于这样一个临床应用价值不大,毒副作用有异常危险的药物,应该立即停止销售,召集相关专家对其进行充分研究。但考虑到上市公司的利益,和所谓国家保护品种的光环,云南白药还会继续风光下去,甚至已经渗透到牙膏和创可贴等家用产品。作为普通消费者,至少还有拒绝和怀疑的权利。作为医生,希望看到这里能够在今后开出止血套餐的时候谨慎再谨慎

云南白药的秘密

·方.舟.子·

2月5日香港卫生署、澳门卫生局发文禁售五种云南白药制剂,因为里面被发现含有未标示的乌头类生物碱。对许多云南白药消费者来说,这是他们首次听说云南白药中含有境外禁用的有毒中草药乌头。事实上,云南白药的使用者几乎都不知道其成分,因为它在几十年前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中药制剂,其配方属于国家机密,云南白药也一直以“国家保密配方”作为营销的噱头

但是对于懂英文的人来说,云南白药的成分却不是什么秘密。2002年,云南白药想要打入美国市场,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申请把云南白药酊作为膳食补充剂(也就是国内所谓“保健品”)上市。为什么不申请作为药物上市呢?因为要作为药物在美国上市必须有临床试验能够证明其疗效和不良反应,云南白药并没有这方面的数据,证明不了,所以只能申请作为保健品上市。不管是药品还是保健品,美国都不允许有什么国家保密配方,都必须详细列出所有的成分。云南白药在美国的代理商在提交FDA的申请文件中,就列出了云南白药酊的“全部成分”,里面共有八种药材。但是云南白药要作为保健品上市,却声称有未经证实的疗效,这是违反美国法律的,所以它的上市申请被驳回。这些往来文书都是公开可查的,在FDA网站搜一下就能知道报给FDA的云南白药酊的成分。云南白药即使能在美国上市,也只是在华人中有市场。在美国东方店买到的云南白药,里面的说明书用中英两种文字详细列着云南白药的成分及其含量,与上报FDA的云南白药酊相比,只是少了冰片,其他都相同。所以云南白药的成分只是对国内消费者保密,对美国消费者则是公开的,不知道这是否构成泄密?

但是云南白药在美国公开的“全部成分”中,却没有乌头。乌头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著名的有毒中药,含有乌头的药物在美国是不可能作为保健品销售的。不知销往美国的云南白药是专门做了一个不含乌头的版本呢,还是虽然含有乌头,但是为了能够在美国销售,就不在成分中注明?或者在美国公开的所谓云南白药“全部成分”是胡编的,并非云南白药的真实成分?如果那样的话,那就构成了商业欺诈。所以云南白药在美国申请销售而公布成分,要么泄密,要么欺诈

那么云南白药究竟含不含乌头呢?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发生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广东省医学会在给法院的回函中,依据中药专家提出的意见和有关资料,认为云南白药含有草乌成分,患者出现的是乌头碱中毒症状。这一证据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写入判决书中。现在云南白药厂已承认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但是辩解说他们的“独特”处理方法能让乌头碱的毒性“大大降低”。当然,这一空口无凭的辩解不会让人信服,所以香港卫生署、澳门卫生局仍然把它禁售

把药物的成分列为国家机密是非常荒唐的。一般来说,只有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技术,例如武器制造技术,才是国家机密。且不说云南白药的疗效并没有得到临床试验的验证(有人使用云南白药止血觉得很有效,其实除非是血友病患者,否则血不用药物也是可以自己止住的,而血友病患者流血,也不可能用云南白药来止血),即使它的确有效,它的疗效也没有重大到会影响国家安全的地步。在大医院急救室,根本就没有人会去使用云南白药来止血。比云南白药疗效更明确、更好的药物,成分、配方都是公开的。事实上,所有上市的西药,不管它多么神奇,其配方全都是公开、可以被仿制的。药物在研发过程中其成分可以作为商业机密不公开,但是要申请上市,配方就必须要公开。如果允许药物不公开成分就上市,其质量如何由第三方来监控,疗效如何得到保证,不良反应如何能够知悉?服用成分不明的药物,是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所有上市的药物的配方都必须公开,这是对消费者的健康负责,也有利于别人在原配方的基础上进行改进、研发新药物,促进医学的进步。而作为补偿,新药的研发者获得十几、二十年的专利保护

中成药搞“国家保密配方”,是与现代医学原则格格不入的历史遗留问题。当年和云南白药一起列为“国家保密配方”的中成药,有的已不再是保护品种,有的在说明书上公开了药物成分,例如“片仔癀”在其说明书上就注明了药材成分。云南白药成了仅有的不在国内公开成分的药物,享有不让消费者知情的特权。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是到了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2013.2.27.

(《新华每日电讯2013年3月22日)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