砒霜在中医里可以入药,有误!

砒霜治白血病中医?

·方.舟.子·

北京一家中医院院长,是一名全国政协委员,最近在政协会议上发言,说中药越有毒越是好药,有毒中药治了许多西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他还举了张仲景用砒霜为患者治病的例子,认为现在各种管理限制越来越多,使得三分之一的中医毒性药没有了。他质问道:一旦发生了中药中毒的事,公安法院来管,有你医疗主管部门什么事?

张仲景是东汉的医生,他写过一本中医经典著作叫《伤寒论》,里面并没有用到砒霜。中药最早的著作,是东汉时期编撰的《神农本草经》,里面没有收录砒霜。《本草纲目》引用宋人陈承的话说,古人不用砒霜做药。到宋代才用它做药,所以是不可能有张仲景用砒霜为患者治病的例子的。不知是这个中医乱说呢,还是记者报道有误

中医到宋代以后开始用砒霜入药,主要是用来治疟疾,也用来做催吐药,此外还用来治什么妇人血气冲心痛、堕胎。但是在现在,谁还会用砒霜治疟疾、催吐、堕胎呢?这个中医院院长把砒霜吹上天,说中药越毒越好用,他敢在他的医院用砒霜治疟疾、催吐、堕胎吗?

中医喜欢举砒霜治疗白血病的例子。实际上在中医所有著作中,都没有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记载。现代也并没有人用砒霜治疗白血病。有一类白血病用砷剂治疗有很好的效果,因为砒霜的主要化学成分也是砷,就被以讹传讹说成是砒霜治疗白血病。实际上治疗白血病的砷剂都是注射液,都是用化学原料亚砷酸配制而成的,不是用砒霜配制的。中医自古以来也不用注射液。最早用砷剂治疗白血病的是1865年国外的医生,用的是亚砷酸注射液(Fowler氏液),跟中医没有任何关系

有的人可能会说,中医不是有以毒攻毒的说法吗?虽然有的毒药能够用来治病,但是不等于什么毒药都能治病,也不等于什么病都可以用毒药来治。一种毒药能不能治病,一种病能不能用毒药来治,都是要靠实验来证明的

虽然药物难免有毒性,但是毒性并不是我们想要的。不管是什么药物,是中药还是西药,都是毒性越低越好。如果一种药虽然治病很有效果,但是毒性太强,也是不能用的。很多药物被淘汰,就是因为有更安全的药物可以取代它们了。比如砒霜,即使只是吃一点点不至于被毒死,也会造成肝脏、肾脏的损伤,还能诱发癌症。那么如果像中医说的那样,用砒霜来治疟疾、催吐、堕胎,就算有效果,即使人没被毒死,肝脏、肾脏却坏掉了,或者得了癌症,值得吗?以前国外医生用砷剂治病很普遍,后来基本上不用了,就是因为砷的毒性太强了。治疗白血病还在用砷剂,是因为没有找到更安全有效的药,为了救命只好用了

所以在一种新药上市之前,药监部门都要求做实验弄清楚它有什么样的毒性、不良反应,是不是足够安全,值不值得使用,再决定要不要批准上市。这个中医院院长说医疗主管部门别管药的毒性,发生中药中毒了再让公安法院来管,这是把患者当成小白鼠,完全是在草菅人命

2016.3.10

女子因所吃中药砷含量超标死亡 儿子起诉药监局

2011年04月01日北京晚报

本报讯(通讯员 李慧杰) 因为母亲吃的中药里含有砷含量超标的石膏,导致母亲中毒身亡。儿子张某为此起诉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密云分局,要求确认药监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密云法院近日开庭审理了这起行政诉讼案

原告张某认为,被告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密云分局没有履行监管职责,未审核药品推销员万某的资质,致使万某将砷含量超标的石膏卖给某中医诊所,导致其母王某于2009年5月购买了含有该石膏的中药,中毒死亡。同时,张某认为被告未按照《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的规定及时上报第一起死亡事件。请求法院确认被告未履行职责的行为违法

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密云分局的代理人在庭审中出示了大量的证据及法律依据,用以证明该局履行了对其辖区内的医疗经营机构的日常监管职责,并在处理某中医诊所中药中毒事件中履行了相关职责

在合议庭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进行了激烈的陈述和辩论,对各方出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认证,鉴于案情复杂,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村妇服中药丢性命,老中医求清白服药暴亡,中学生侥幸留命

8月17日和 18日,河北省行唐县北龙岗村卫生院,一个43岁的村妇和一个行医30多年的老中医相继喝下同一处方的中药后暴死,而后,这一“中药杀人”事件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有人言明,中药是害人的罪魁祸首,并直指传统医学已经过时,要对“中药杀人”进行讨伐,并要将以草根、树皮、花叶为主的中药赶出医学。“中药杀人”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中药真的会因为“中药杀人”事件走上末路?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亲赴河北省石家庄行唐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卫生院现场 “杀人中药”已被查封

9月14日中午,记者赶到河北省石家庄行唐县位于北龙岗村的龙岗卫生院,刚进门就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他称,“中药杀人”事件后,行唐县卫生局就派他来这里值守,他本人是县卫生局监督所的职工

他将记者领进了院长办公室,介绍屋里的一位女同志是龙岗卫生院的妇产科大夫,可以向她了解情况,而这位女大夫知道记者身份后,一连说“我什么也不知道!”,并立刻起身急往屋外走

这时,从另一个屋子走出一个穿黑西装的男子,当记者向他询问情况时,他就半蹲着开始抽烟,说自己不是大夫,就是闲着来玩的。随后,记者依次进了卫生院的中医诊室、注射间、妇产科等房间。“中药杀人”事件发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记者却看到,几乎所有的诊室都是空荡荡的,屈指可数的试管上沾满了厚厚的尘土,锈死的托架,屋角密集的蜘蛛网,地上堆满垃圾……记者看遍了整个卫生院,发现惟独药房被贴了封条,透过玻璃,能看到屋子靠右的墙边摆着整排的中药柜子,中间敞开的多层木条架子上放着各种瓶装的西药、针剂

值班的年轻人告诉记者,8月17日女病人离奇死亡,紧接着第二天老中医又试药而亡后,县卫生局、药监所、公安局第二天就将药房查封了,死者的脏器也送去检验了。就在那天,在场的卫生院院长的爱人也尝了一下中药的味道,现在人好像还在石家庄住院治疗。记者表示想找到卫生院院长,但他表示,已经不知去向。而记者在老中医严京明家采访时,他的老伴朱瑞霞在看了记者所拍的龙岗村卫生院的照片时,指认,那位穿黑西装的男子正是卫生院院长马立增,那位女大夫名叫赵新荣,是赵新荣陪着她和老伴在县医院治疗的

村口调查 村妇、老中医离奇死亡有多个版本

同一处方的中药是如何杀人的?在连夺两命后,仅尝一口的人为何也在劫难逃?走出卫生院,记者来到北龙岗村的村口,寻找居住在此的乡邻进行调查。采访中,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表示,大家议论最多的就是卫生所离奇死人的事情。对于导致死亡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数个不同的版本。有一位大叔称,是因为大夫开的中药里有毒,此话立即遭到了旁边一位大娘的反驳,她说:“严大夫水平高着呢,在卫生所这几年从没误诊过。他人也很和善,绝不会开这样害人害己的中药方。”另有村民将记者拉到一边神秘地说;“两个人都有心脏病,吃了药后,是相克死亡”。而一位紧挨着卫生所住的村民则给记者讲了一个细节,当时,老中医严京明喝了药后十分难受,便跑到离他家不远的树下,撇去浮土,将一些黄土取回,想要拿回卫生院兑水喝,以此来解毒

死亡老中医儿子讲述 县中医院大夫明确表示处方没有问题

众说纷纭的说法使老中医的死和“杀人中药”事件更加扑朔迷离,记者又赶到离北龙岗村10多里外的南桥村老中医严京明家采访。在死者严京明的家,他60岁的老伴朱瑞霞一提起老伴就声泪俱下,“老头冤啊,这个家的顶梁柱没了!”,她哭得几乎昏厥,采访数次被打断

家里,严京明的儿子抑制住悲痛,告诉记者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并表示,作为一个军人,他能对自己所说的所有话负责

“8 月17日中午,死者郝书芹的丈夫马永军到卫生院要再开几副前一次吃过的中药巩固妻子的病情。我爸开好方子后,就让马永军去药房抓药。下午,马永军急忙跑到卫生院说,他妻子喝了药之后上吐下泻。我爸爸就赶紧到郝书芹家,和马永军一起把郝书芹送到了县中医院,当时,在县中医院看病时,有大夫看了我爸开的处方,明确表示处方没有问题

晚上11点,我爸爸回家后,他把这事跟我妈说了,并表示想不通郝书芹的病情怎么会这样。8月18日一早7点多钟,来了一电话,说是郝书芹17日当夜死了,我爸立即就去了龙岗卫生院。”

严京明的儿子告诉记者,他是从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那里知道18日的情形的,“因为死了人,18日上午一早,县卫生局、药监所、公安局就到卫生院进行了调查,并查封了处方和药房。我爸当时据理力争,说他开的那副药方吃了绝对不会死人的,有病的吃了能治病,没病的吃了也不会出现致死的情况。当时,在场拿药的司药也表示,她是根据处方抓的药,绝对没错。为了证明自己的方子没错,我爸爸让药房的司药,也就是院长的老婆,根据那天开的同一张方子,抓了药,熬好后就喝了。”

死亡老中医爱人讲述 老头摸黑拿药都不会错

朱瑞霞哽咽着说,“那天老伴喝了药后,也出现了呕吐症状。有人打电话到家里说是让马上赶到卫生院,我老伴在等120,在去县医院的一路上和抢救中,他的意识始终很清醒,就是一直对我说,心里躁得很,没想到下午3点就死了。”

朱瑞霞拿出厚厚的一叠证书告诉记者,今年虚岁58岁的老伴行医30多年,从未出过纰漏。记者看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医生的执业证书》和河北省卫生厅颁发的资格证书上,标有严京明具备合法的医师资格。朱瑞霞拉着记者的手来到家里的另一间屋子,指着靠墙放、有着64个方格的中药柜子说,“老头黑夜里不开灯,也能准确的打开中药柜子取药,绝对不会搞错!现在方子没问题,就只有一种情况了,药被拿错了”

采访中,严京明的儿子告诉了记者一个细节,龙岗卫生院是承包性质,自负盈亏,药房的钥匙也只有院长和司药有,而卫生院的司药就是院长的老婆严文玉,平时,有人拿药都由严文玉负责收钱发药。他父亲是那里的聘用大夫,收入的来源就是根据处方单的多少来拿提成,所以,他不负责抓药,8月18日在场的警察也证实,给郝书芹和他父亲抓药的都是严文玉

死亡患者丈夫讲述 尸检报告表明是急性中毒

“我媳妇太无辜了,死的不值啊!”采访完朱瑞霞后,记者又赶到贾木村的郝书芹家。郝书芹的丈夫马永军神色黯然,他告诉记者,至今,他和17岁的儿子和14岁的女儿还无法接受妻子暴亡的事实

马永军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郝书芹双下肢和面部突然莫名浮肿,虽经多方用药治疗,始终不见效。大约在7月初,他们找到龙岗卫生院的老中医严京明,开了几副中药。没想到,几副中药下肚病情日渐好转。8月17日快中午时,他刚好路过龙岗卫生院,想着再巩固一下疗效,就找了严京明,花了70多元,又开了同一处方的5副中药

马永军说,午饭后,大约3点左右,他午睡醒来给爱人熬了一副中药,郝书芹边喝,还边说药的味道怎么变了,妻子一口气将半碗药喝下去了。几分钟后,郝书芹在院子里开始喊叫,并说很难受,将药吐了,叫他端碗水漱漱口。没想到,刚刚漱了一下,就又吐了出来,很快,发展到上吐下泻,双腿无法站立,他连忙叫孩子将郝书芹抬进屋内

郝书芹身体反应剧烈,但当时头脑始终清醒着,她告诉丈夫,是中药出了毛病,让他赶紧到龙岗卫生院找严大夫过来治疗。等他将严大夫找来,郝书芹的病情更重了。严大夫诊疗过程中,始终不承认中药有问题,而是认为郝书芹肯定得了其他疾病。由于郝书芹上吐下泻不止,严大夫开始在郝书芹四肢关节周围针灸。折腾了一段时间,病情不见减轻,大家才赶快找机动三轮把郝书芹送往县中医院。县中医院无法确定病情,经过商量,决定转院,希望郝书芹能支撑到省会大医院。不料,车子刚走了几公里,郝书芹就停止了呼吸

马永军手里拿到了河北省人民医院尸检室出具的郝书芹病理报告,记者看到,尸检时间为2006年8月18日晚21时,报告分析中写着“砷及其化合物造成急性中毒性多脏器损伤、坏死,并由此导致的心、肺、肾等多脏器衰竭死亡”

“杀人中药”是砒霜?

郝书芹的尸检报告分析中写着“砷及其化合物造成急性中毒性多脏器损伤、坏死,并由此导致的心、肺、肾等多脏器衰竭死亡”。砷进入了记者的调查视野,相关的资料显示,三氧化二砷是砒霜的化学名字。砒霜的毒性很强,进入人体后能破坏某些细胞呼吸酶,使组织细胞不能获得氧气而死亡,还能强烈刺激胃肠黏膜,使之溃烂、出血,并且还会破坏血管,发生出血,破坏肝脏,引起中毒性肝炎。口服砒霜中毒后,数分钟到数小时发病,其症状像急性胃肠炎,先是咽喉发干、辣热、上腹部不适、恶心、呕吐,严重时可吐出血性液体,时间不长就发生腹痛、腹泻,并且有口渴、抽搐等症状,甚至会出现休克,急性肾功能衰竭,直至死亡

“杀人中药”是砒霜?砒霜又是如何放进了患者的中药?严京明的老伴朱瑞霞所怀疑的“药被拿错了”是否是空穴来风?采访中,严京明的儿子向记者透露,他从有关部门的内部了解到,8月17日中午卫生院新进了药,院长的老婆,也就是司药严文玉把新购进的一袋外用砒霜粉剂,全部倒进了另一味中药“滑石”的斗里。当天和第二天,郝书芹、严京明相继喝下了含有砒霜的中药,也就引起了此后的“中药杀人”风波。严京明的儿子告诉记者,据他所知,严文玉只是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并没有药剂师资格

记者在采访马永军时,他也证实,是严文玉误把砒霜当滑石错抓了药,导致郝书芹死亡。并表示,在各方协调下,他家已经收到了卫生院的13万元的赔偿款,而严京明家还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相关事件

中学生逃过砒霜“鬼门关”

“杀人中药”事件中,人们只知道村妇和老中医暴死,但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还有人侥幸逃过一劫。记者在行唐县采访到了8月17日同样喝了老中医严京明所开中药的中学生小青(化名)。他目前正在家中休养

在小青所在中学,与他同宿舍的两位同学告诉记者,8月17日晚,小青在喝了中药后,在两分钟左右,就呕吐起来,漱口、呕吐、漱口,折腾了整整一夜

在小青的家里,小青向记者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因为胃不太好,父母就到严京明那里开了调养胃的中药,在此之前,效果也还行。8月17日傍晚,妈妈给他送了几袋熬好的中药来,当时,妈妈还提醒他先喝那袋有些破损的药,而就是这句不经意的提醒把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他回忆,喝的时候,感觉味道不对,但中药就是苦,他也没多想就把170毫升左右的药都喝了,不到两分钟,他开始狂吐,并感觉浑身疼。起先,他也没想到中药,还以为是晚上吃的面包、酸奶和火腿肠有问题。8月18日一早回家后,父母就立即把他送到了县医院。在8月20日凌晨3点,他家接到县公安局的电话,称中药有问题,让他赶快治疗。从8月20日开始,他就在石家庄和平医院按砷中毒开始了排毒治疗。9月3日到9月14日,他又到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科进行治疗,记者看到,朝阳医院出具的病历上写着 “急性三氧化二砷中毒”

小青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都头疼得厉害,晚上睡眠不好。这两天,右半边身子还老发麻。医生后来告诉他们, 0.2克砒霜就会使人死亡,小青的那副中药里“滑石”的含量是12克,煎药半副是6克,而袋子封口不严,孩子妈半路撒了点药,加上小青胃里的食物垫底,又吐了四五个小时,才捡回命来,现在想来头皮都发麻,没有这么多巧合,孩子早没了

相关采访

行唐县卫生局拒绝记者采访

“中药杀人”事件是错抓砒霜造成的,行唐县卫生局的刘进京副局长表示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实情不便透露,让记者直接去问公安局。在记者追问马永军所获得的赔偿款性质时,刘进京打断了记者的话,并将记者赶出办公室,重重地关上了门。而后,行唐县药监局的工作人员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随后,记者采访了行唐县公安局的新闻发言人王录军主任,他告诉记者,有关郝书芹与严京明死亡的案子现在还在侦察中,由于案情比较复杂,对这个案子,他们还不能下什么结论

专家分析

中药不应被误抓

记者终于揭开了“中药杀人”事件真相,记者采访了北京中医医院门诊办公室王国玮主任。他告诉记者,每个人的个体都有差异,无论中药还是西药,人们对药物的适应性也都不同,比如这次肇事的砒霜,外用在风湿和皮肤病上疗效就很不错,但内服就是致人死地的毒药

作为大夫,王国玮表示,他会尽量避免使用有毒或毒副作用强的中药,虽然那可能会疗效更快些。因为人的生命是不能用来实验的,还是谨慎处理为好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的朱晓新副所长表示,对于粉状的滑石和砒霜更要小心鉴别。一旦误服了砒霜,应该马上洗胃、催吐并导泻,以尽快排出毒物。中医常用的苦草绿豆汤,对砒霜中毒也有一定的解毒功效,洗完胃后,可以给病人喝。由于人在空腹和吃饱时的吸收程度不同,所以导致的结果也不同。相对而言,高中生本来胃里的食物没有消化多少,加之他又持续的呕吐,以及个体差异的耐受性不同,这就是他侥幸生还的原因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