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对糖尿病的认识和治疗

作者:Brook

糖尿病,古已有之,在《内经·奇病论》里记为:“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益,转为消渴,治之以兰,除陈气也。”

多为肥美者发病,症状为消渴,都符合糖尿病。治之以兰,以排除积郁之陈气,就完全是想象了。不信,你就用此法治,看有没有效

Diabetes 一词,首先为古罗马Claudius Galenus (131—201) 即盖伦所命名,意为两腿分开站着,像虹吸管一样排尿。英人William Cullen (1709—1790) 又加了个形容词Mellitus 甜味的意思,就成了Diabetes Mellitus

记载糖尿病人的尿甜,中国是隋唐之际的甄立言,记在《古今录验方》里,比Willianm Cullen早了600多年。很值得国粹骄傲一下。在奥运会上,中国的奖牌日见增多,那是朝气蓬勃,原来拿奖牌多的,是日见衰落之故

如何诊断?除了消渴以外,完整独特的国粹,自有妙法。《南史·庾易传》:“庾易病,医者告其子庾黔娄曰:欲知瘥别,但尝粪甜苦。易泄利,黔娄取尝之,味转甜滑。”

公元695年(唐长寿元年),郭霸亲尝魏元忠之粪,说:“甘,则可忧;苦,便无伤。”的确如此

也不是所有得医生都统一了认识。宋朝诸瑞章《卫生宝鉴》:“夫消渴者,……愚医不识医理,呼为劳疾或下冷。”说明此法没有列为常规,愚医不知道

这个诊断方法,简单而独特,让它湮没无闻,太可惜啦!不知有哪位国粹,愿意建立这样一个诊断门诊,亲自用此国粹方法来诊断糖尿病,能这样做的,不但是真国粹,且会震惊全世界!

治疗方面,王焘《外台秘要》强调:“特忌房室,热而并甘脯,一切热肉,粳米饭,李子等。”“食毕即步行,稍畅而坐。”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先行120步,多者千步,病不得生。”

这些饮食、体育疗法,很合理

药物疗法,有些神方,可以治愈。孙思邈《千金方》:“专服栝楼及豉汁得其力,……(频繁的小便)渐渐便止。”

诸瑞章《卫生宝鉴》中有一方,“三日便见口中津润,小便顿减,……八九服,有病除矣。忌酒色热面鱼咸一百日,永除根本。”书中有药方可查

苏轼《东坡文集》:“眉山揭颖臣者,病消渴,疾目甚,自度必死。……乃取麝香当头子以酒濡湿,作十余丸,以棘拘子煎汤吞之,遂愈。”

李东垣(公元12世纪人)用生津甘露饮(19位药为君臣佐使)为末,制成粒状,食后每服2钱,旬日良愈。有药方

孙文垣《赤水玄珠》:用13味药为君臣佐使,蜜丸,早晚盐汤送4、5钱,不终剂而愈。有药方可查

以上各家,都说用药能治愈,说明了当时对治愈概念的认识

现代神医,无论“苦瓜含片”还是“消糖净”,口称是无任何毒副作用的纯中药制剂,都含有价格低廉的“优降糖”,利润千倍以上,且潜伏不当使用,引发低血糖的危险。不知为什么不发掘以上可治愈糖尿病的、不难查到的药方。如果这些药方能治愈糖尿病,是任何磺脲类、双胍类、胰岛素极其增敏剂所比不上的,得不得什么奖,倒不是最要紧的,对人类的贡献,无可估量。不赶紧挖掘,还等什么?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