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德罗对中国的客观评价

2010-01-06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两百多年前,一位名叫德尼·狄德罗〔1713—1784〕的法国人,在其主持编纂的《科学、艺术和工艺百科全书》中,将《中国人的哲学》列为该书撰写的一条重要词条。他将中国哲学分为古代、中古、现代三个时期,着重介绍了古代时期先秦诸子四书五经中的哲学思想,中古时期的周、程、朱的哲学思想以及后来西欧传教士把西方文明带入中国而出现的所谓现代时期的哲学思想

狄德罗不愧是十八世纪法国愽学多才的伟大思想家和哲学家,他与西方那些蔑视中国文明的学者们不同,他高度赞扬了中国人的历史和文化。他认为,中国人富有聪明才智,中国人的哲学的缘起虽难以确定,但中国人的年表则不会是靠不住的,早在耶稣诞生前二千九百五十四年就有了历史和文化

他在该词条开篇的第一句就说:“举世公认,中国人历史悠久,智力发达,艺术上卓有成就,而且讲道理,善政治,酷爱哲学;因而,他们比亚洲其他各民族都优秀。依某些著作家的看法,他们甚至可以同欧洲那些最文明的国家爭辉”。他接着说:“远在世界历史的最初年代,中国人中间就就已经产生了智士贤人,他们那时候已经有了学府;在大地尚未遭到大洪水淹没的时代,就有达观哲人开宗明义,向他们讲述了高尚的道德哲学”

但狄德罗在词条的未尾部分也谈到了自己对中国思想文化以及与哲学有关方面的一些看法,他承认“中国人的历史很悠久,那么愈是悠久则愈应该向他们提出批评,因为他们的语言文字是不够完善的”;他认为“生活在那片国土上的人特别热衷于偶像崇拜,而这种崇拜是很粗俗的”;他还认为 “一言以蔽之,他们不具备正在今日欧洲大放异彩的那种创造发明天才”

狄德罗在分析中国人的这些缺陷时认为,并非表明中国人智慧低下,而是在于一种极为保守的东方精神。他说“试想如果中国人中间出现一批出类拔萃的人,那么他们的智慧是禁锢不了的;而只要禁锢不了,这种智慧就会冲破一切羁绊”

狄德罗还认为这种“东方精神比较安宁、怠惰,只囿于最切身的利益,它认定成俗后就不越雷池一步,对新生事物没有热望满怀的渴求;而这些特点,都表明东方精神不及西方精神。特别是中国,在这精神的统治下,她沿袭的惯例更为僵化,采用的国策更为整齐划一,制定的法律则更趋一成不变。然而科学与艺术的发展所需要的,是图变求新的精神,常胜不衰的探索志趣,以及无法自我满足那样的一种进取心理”

正是这种东、西方精神的不同,使狄德罗得出结论说:“我们比较符合这些要求,因此出现下面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虽然中国人历史悠久,可我们却远远走在了他们的前面”

狄德罗的看法虽然还有待商榷,甚至某些国人也许会很不服气,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为我们揭示了中国人的弊病。我们所缺乏的是“图变求新”、“探索志趣”、“进取心理”。这种弊病不得不说是漫长的封建社会及文化传统给我们所留下的沉重包袱

狄德罗的眼界决定了他的高度和境界,他的批评可能会使我们有刺心切骨之痛。这将有助于我们摆脱旧文化传统的束缚,发扬与时俱进敢于创新的精神

在中华民族即将崛起,并准备亮剑的时刻,让我们重温一名法国人德尼·狄德罗两百多年前所说的这些话语,将有着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京且〕

首页   相对论   教育   理性   中医   内经   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