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波知热感应测定法看病

烧香看病

2010-05-22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在与阳波认识之前,其实,学校里其它专业的老师都与之有所交往,尤其是前期开课的《中基》、《医古文》、《中药学》等课程的老师。两年之后他们那班同学毕业了,阳波说他有些科目没参加考试,要补考之后才能拿到毕业证书,他还说其实拿不拿证书也无所谓的。有一次,听几位老师在议论他,有人说“李师傅”就是那个叫“李八卦”的,在家里“烧香看病”什么的,搞封建迷信活动那一套!

我有点不太相信,真想过去看看,之前,我曾去过多次,可从没见过哦。他家就住在望仙坡脚下的沙井街,我中学同学桂阳家隔壁,锦忠家后面。有一天,我过去,刚好遇上中学时高一年级的老大哥鉴清从北京回来,他当时正在北京矿冶学院攻读计算机研究生什么的。原来鉴清妻姐存慧是阳波读夜大的同窗好友,阳波正在向鉴清展示他的一大捆材料,他一边招呼我就坐,一边对我说是用“河图洛书数”将《黄帝内经·素问·运气七篇》中的每一句话都编了码,说完迅速将其收起。鉴清老大哥说,这些材料完全可以输入计算机,将来用起来可就方便多了!这次虽没能看上“烧香看病”,却让我对阳波所学习和研究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增长了对计算机运用方面的不少知识

有一次,终于让我碰上了“烧香看病”的情境。阳波点了点头没有支声,只见他手拿着点燃的线香,专心致志地将燃着的线香轮流着靠近病人手足十二井穴灼烤,直到病人叫烫,才換下一个穴位,以测定患者各井穴对热的敏感程度,口中念着数,每灼烤一个穴位之后记下一个数字。然后看着记下来的数据,对比左右两边对称并穴数据的差异,判断哪一条经络及其相关脏腑的虚实,是否有病,为病人处方用药。我心中已明白了个大慨,这“烧香看病”与所谓封建迷信差得远呢!

待病人走后,我跟阳波说,你这莫不是日人赤羽幸兵卫的“知热感度测定法”?中医《针灸学讲义》后所附的十种方法之一。他看了看我,神情非常诧愕,然后大声说道,王老师只有你说得对,算是有见识!然后是国骂“三字经”,他们都说我“烧香看病”,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真想不到堂堂个中医高等学府的人,居然如此孤陋寡闻、少见多怪!我说,别看都是中医学院的老师,可同样是隔行如隔山的,何况“知热感度测定法”是现代的东西,估计是没留意或者压根儿就没看到吧,夫子说“人不知而不愠”哦!

他一直认为中医是构筑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上的一种讲究悟性的科学,所谓“医者易也!”中医的理论渊源无非是源于《易经》、《老子》等传统文化典籍,可是现在中医院校的先生们,有几个能把《易经》、《老子》等典籍与《黄帝内经》和《伤寒论》等中医经典理论之间的关系说出个一二三来?绝大多数中医,不过学了点中医的皮毛,半瓶子不够,一瓶子不满,为了谋生,不得逛荡而已。我这才知道其对所谓“学院派”中医的不满,同时也深为其见解感到震撼!

从阳波当时看病处方的过程,以及后来他跟我所介绍的情况,可见他是在赤羽幸兵卫“知热感度测定法”思路的基础上,进行了发展改造创新。“知热感度测定法”是一种经络诊断方法,即用点燃的线香在十二经的井穴上灼烤,测定患者各并穴对热的敏感程度,然后进行对比分析,以判断经络的虚实,指导针灸临床诊断和治疗。可阳波却在此基础上发展并制定了自己的一整套十二井穴知热感度诊断、处方、用药、治病的标准系统

我跟阳波说,这个方法我过去也尝试过,不过用的是电流表,测定的是每个穴位的电阻值,病人一手拿一支测试笔,另一只手由另一支测试笔进行相应穴位点测试,然后将测试所得数据记录下来进行分析。但后来发现每个人的十二井穴周围的皮肤厚薄度、湿润度、敏感度都有所不同,乃至每个穴位之间都有很大的差异,而且气温、气压、湿度、病人瞬间的情绪变化也都有影响,十二井穴的知热感度测定,尤其是各对应并穴的测定无法同步进行,很难寻找岀个统一客观标准来,因而放弃了。阳波说不对,病人的感觉是他个人的主观标准,我的数数是我个人的主观,两个人的主观加起就是集体的主观,“集体的主观就是客观”!我至今一直仍不能理解阳波这话的意思

更为要紧的是我根本就质疑“经络”的客观存在,我后来曾跟阳波说过,这“经络说”犹如当年的“燃素说”一样,1777年法国人拉瓦锡发现“氧气”之后“燃素说”就给抛弃了,为“氧化说”所代替;同样的,当人们发现“神经”之后,“经络说”当然也应当给予抛弃,为“神经说”所替代。只不过中国人浓厚的民族情结,不愿放弃“经络说”罢了

阳波明显地不同意我的看法,好象他也不同意去寻找“经络”的客观存在。但他认为“经络”是古圣先贤们通过“六通境界”所谓“开天目”的“天眼通”所看到,并记录下来的,是慧眼识珠啊!

我当时确实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似乎更相信他是在试图用科学的方式方法进行探讨,乃至数学工具的引入,不能不说是对中医研究的一大进步,何况已经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诊断治疗体系。要给他时间,让时间来证明一切,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阳波对《黄帝内经》,尤其是对《素问·运气七篇》的深入学习研究,可能是其后之所以提出“宇宙生物观”、“阴阳术数构系”等“时相医学”理论的基础

直到后来解放军盖国才的《穴位压痛辨病诊断法》,《穴位诊断法》,《中国穴位诊断学》以及山东大学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等等理论出来。盖国才还曾因研制成功“盖氏穴位肿瘤诊断机”,荣获得全军科技二等奖,第二、 四届国际发明展览会荣誉奖和中国中医药文化博览会银奖。张颖清甚至还有成为“诺贝尔奖新星”的可能。但我始终不敢遽信

其实,这两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究其原因,是脱离了科学严谨的生物学、人体解剖学等等与现代科学相关学科的基础,完全建立在子虚乌有的“经络学”之上,而忽视了人体“神经系统”的存在。更分不清楚科学上的相关性与因果性的逻辑差异,相关性虽然是因果性的前提,但是不等于就是因果关系。要证明两个相关的事件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还必须找到作用机理,解释出“因”是如何导致“果”来的,并能经得起世人以后反复实验验证,并为大家所公认。〔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