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大师"李阳波

四、“气功治病”

阳波从中学时代就修炼武功,曾师从市里武林师傅徐静波、陈志鹏等人。后来却相信了“科学家”的预言,一头扎进了“中医现代化”、“人体科学”的研究之中,试图用气功、特异功能等手段,寻求一条中医发展的新路子。因而开始在家办班,培训气功、特异功能,并用发放“外气”的方式方法给人看病治病。

当年,阳波发放“外气”给人治病,在我印象之中难以忘却的有两例。

一是处长的儿子,我是后来才知道具体情况的。

处长儿子因高考落榜,患上精神抑郁症,一直在服用精神病院所给的抗抑郁西药。阳波与处长的关系较好,既是师生,又是酒友。有人建议其停药改用阳波的“气功治疗”,处长夫妇可是“病急乱投医”,似乎十分相信,不妨一试,因而给儿子停了西药接受阳波的气功外气治疗,开始几天据说不错,小孩还很听话的。后来,学校医古文教研室那位教师又约邀阳波一同到苏州参加什么“全国中医院校气功会议”。刚刚出发一天不到,小孩便从教学大楼的四楼上一跃而下,跳了下来。幸好搶救及时,附属医院的西医内科、神经内科、外科和骨伤科的主任们一起出动,才保下一命,却留下了终身残疾。

阳波回来听说,连夜赶到医院探视。我当时也在医院帮忙,只见他满头大汗垂头丧气,坐在二附院住院部那假山喷水池旁。一时怒不可遏,我斥其说道,你既然答应帮治,为什么又跑去开什么会?置病人于不顾,如同儿戏,为医者的基本素质都没了,以致酿成大错特错啊!

处长夫妇都是大家所敬重的中医教授老师,其心中自然不可名状痛苦不堪。如今,留下了终身遗憾,夫妻俩也为此感情日渐疏远淡漠而反目,儿虽未亡,但家已破!

二是学院原某领导,年事已高,心、脑功能都较差。

阳波带着六位后来的弟子前去,加上他自己,围着老人发功治疗,说是“七星伴月”功。发功治疗之前先用“知热感度测定法”测定了一次,十二经脉左右数字差值很大。集体发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外气,之后再做了一次“知热感度测定法”测定,结果,阳波说,十二经脉左右数字差值已趋于平衡平稳。

阳波事后曾跟我说,之所以为这位老领导治病,一是,他发现学院图书馆那本《焦氏易林》只有这位老先生曾借阅过;二是,老先生曾推荐过其为自治区“青年自学成才楷模”。

后来据领导夫人骆老师说,效果还不错!第二天检查心电图、脑电图都比原来要好些,可一个星期不到老人家还是驾鹤西去了。

还有另外一例,那是学院科研处从北京请来的一位“气功大师”,给教务处计算机室主任治病,据说该主任是因为炼功中途尿急把持不往突然收功,因而“走火入魔”,炼得整天摇头晃脑,后来经气功治疗治治就治到了二附院去了,最后也是没了性命,经确诊却是“肺Ca”!

五陈李交恶

2010-03-21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列位看官,这一回所要说的是我的老师“陈老师”与我的学生“李师傅”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恩恩怨怨的公案

“陈老师”可是学校科研处从事针灸经络研究的教师,虽没上过我们的课,但仍以师事之。“李师傅”是我在“中医夜大”所教的学生,自治区自学成才的楷模,我学生们的师傅

记得那年“李师傅”已在学院先后作了三次演讲,名声噪起,不少优秀学生由于学习上的困惑,因而拜倒在“李师傅”门下。“李师傅”还在家中开讲《易经》,培训和表演了“特异现象”。可“陈老师”却还在执泥于寻找“经络”的客观存在上。而“李师傅”却认为:“‘经络’应该是一个‘经验感知’‘特异感知’和‘超常感知’的事实,也许我们经过世世代代的努力,都难以最终解决”。我倒是非常赞许“李师傅”的真知卓见!

其实,“经络”是否客观存在,根本勿需做什么实验检验,只需简单的常识和逻辑推理足矣!殊不知,那外科医生下刀时,可从没考虑过会割断经气循环通畅的“经络”;截肢残人至少也切断了六条“首尾相贯,如环无端”气血通畅的“经络”,可并没影响到与其相关的脏腑功能哦,居然啥事没有,照样活得好好。国家每年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研究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简直就如同那“皇帝的新衣”一般。可见,寻找“经络”客观存在的人们是在瞎忙乎、瞎折腾

一次,“陈老师”到北京开会,到北大看了有关部门组织的“气功”、“特异功能”表演,回来之后在学校大礼堂作了一次“气功”学术报告,并将所看到的“耳朵识字”、“特异致动”、“药片穿瓶”、国家某领导人中山装囊中的玉器被人移动到别人口袋里等等“特异现象”作了一番介绍,在师生中引起轰动。一时间“陈老师”也成了校园内的知名人物。我始终认为这是古今中外“灵学”范畴的故事内容,有点玄乎,不甚了了!还与学生“李师傅”作过认真讨论,爭辩过“眼见为实不为实?”和“玉可破法不可破?”等等问题

后来才知道,也就是这次报告会使“陈老师”与“李师傅”成了好朋友,“陈老师”居然也拜倒在“李师傅”门下,同食同住了七七四十九天,希冀得到“李师傅”之真传

快半年之后,“李师傅”有些事到我家来。想不到他还在对我不信“特异现象”,认为不科学,而深感遗憾和不太高兴。同时他又在我面前大发雷霆,斥骂陈的不是。仔细听来,原来陈也带了个部队医院来的女进修生,进修的是针灸、针麻什么的

陈对李说通过自己的“气功科学”能诱发出其“特异能力”来,并将这位女生领到李处,要李作“特异能力”的鉴定。李可不服气了,明明陈是自己的学生徒弟,怎么变成了他诱发的,应当说是我的“功力场”所影响啊!有违《弟子规》,所以李很不高兴。跟我说,那女生来了之后,他与其他弟子们围着女战士发功,发的可是“意淫”功,致使女生瘫倒在地,不能自拔。从此陈、李交恶,不再往来

我不在现场,只听“李师傅”一面之辞,没什么可说,何况我并不遽信此道。从那以后既没问过陈,也没再问过李

事后,总觉得事情有些奚巧。引发了对所谓“房中术”的理论的了解和研究。从所搜集的资料看,“房中术”起源于春秋战国时的方士。据班固的《汉书·艺文志》记载,有《容成阴道》、《黄帝三王养阳方》、《务成子阴道》等八种。今天多数人认为,所谓“房中术”无非是教人做爱,让上层贵族忘情纵欲,所谓“采阴补阳”,是“御女之术”也

如《养生方》说:“食脯一寸胜一人,十寸胜十人。”所谓“胜十人”,指的是一夜之中或者是不间断地与十位女人连续交合,并非指在不同的时间分别与十位女人行房事。《养性延命录》就引了彭祖之言说:但能御十二女子而复不泄者,令人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不泄者,年万岁

事实好象又并非淫乱之事。从班固所给出的定义并不是床笫间的淫乐,而似乎是有着更高目的“节欲长生”。东汉时期张道陵始将其引为“内丹术”的修炼方法之一,实则为气功之一种。有“先命后性”、“先性后命”、“性命双修”不同派系。所谓“黄赤之道”、“男女双修”、“男女合气”之术多为糟粕。魏晋南北朝时称之为“阴丹”,讲究握固不泄、还精补脑。其中部分是讲摄精固气、节欲保身、房中禁忌和正当交合方法和性卫生知识。古代医家多有论述,但其理论上最后终究落在“精、气、神”的修炼。北魏寇谦之改革旧天师道之后,力斥此术

可从没见有单方面发放外气而“意淫”的事儿,唐代那八仙之一的吕洞宾道士的事儿,也只是民间的笑侃而已

反正是精是华、是糟是粕,各有说法,知道则已,不必多论。还是回到那所谓气功、特异功能的事上来吧

1988年5月,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等人亲自观看了气功大师张宝胜的“药片穿瓶”及“透视信封内文字”的能力,药片穿瓶的实验没有成功;“透视力”实验则当场拆穿张宝胜作弊。事过7年,即在1995年,此事以《张宝胜败走麦城记》为题在报纸杂志上披露了出来。 此后,张宝胜逐渐销声匿迹。据说,张宝胜后来因涉嫌诈骗,和扰乱社会治安等罪,被批准逮捕。昔日名噪一时的所谓气功大师们,一个个原形败露,成了历史的笑柄

《中国科学报》1989年2月28日就报道了美国国家科学院“人类行为能力增强委员会”的考察研究。这个调查特异功能的委员会由13位教授组成,都是美国最出色的心理学家、神经学家、行为科学家和运动生理学家。经过两年的考察研究,其研究报告指出,所谓特异功能现象在科学上找不到任何佐证,实属自欺欺人之说。据报道所说,许多“特异现象”的支持者认为,科学的方法不是验证特异现象存在的唯一的或最合适的方法。不幸的是那些用来显示特异现象存在的替代方法正象心理学家早已发现的那样,是为人们增强自我欺骗和易受暗示影响倾向在创造条件

如今,“李师傅”早已作古十多年了,“陈老师”据说还在国外操持针灸旧业,是“牆内开花牆外香”。孰是孰非,已无法论说个清楚,我始终认为学术问题关键是讲道理,拿证据,没必要弄个脸红耳赤,伤了师徒之间的情义。何况不事交流,终究是中医停滞不前的弊端所在

其实,对“气功”的所谓“外气”以及“特异功能”等等一系列“特异现象”也没有必要每个人都表态。大家都可保留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未来和时间会告诉历史,并说明一切。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总是要把这些东西与“科学”攀附,发生纠葛,人家说你不科学就不满意、不高兴!〔京且〕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