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发展可以分为几个时期

西方世界史分成三个时代

《生物学思想发展的历史》 恩斯特·迈尔著 涂长晟等译 https://www.tuenhai.com 整理

历史编纂学中的传统方式是划分时代(时期)。例如西方世界史就被分成三个时代:古代,中世纪,和现代。中世纪和现代的分界线通常定在公元1500年左右,更精确地说是在1447年与1517年之间。

人们常说在这个时期中赋予新的西方世界以其特有风格的决定性事件发生了(或者说决定性动向开始出现了):发明了活字印刷术(1447年),文艺复兴(一般认为开始于1453年康士坦丁堡陷落时),发现新大陆(1492年),以及宗教改革(1517年)。即使可以怀疑在中世纪与现代之间提出明确界限的合理性,然而上述事态却标志着急剧的变化。另外,在1447年以前的两百年中毕竟也发生过许多重要的事件

科学史能划分明确的时期吗

科学史家也同样试图在科学历史上划定明确的时期。哥白尼和Vesalius的主要著作都在1543年出版一事一直被人重视,更重要的是从伽利略(1564—1642)到牛顿(1642一1727)的那个时期的事态发展被称为“科学革命”。(Hall,1954)。在这个时期中物理科学和哲学(培根和笛卡尔)也都有意义重大的进展,然而在升物学中却并没有轰动世界的变化发生。就一个爱挑剔的人来看,维萨纽斯的《人体结构》除了插图在艺术上的卓越性而外很难说是一部革命性的专著。它的重要性根本无法和哥伯尼的革命性著作《天体运行论》相比(Radl,1913:99—107)

16世纪是一个令人困惑而又矛盾的时期,一个气质、风格迅速变化的时期。它既经历了人道主义的鼎盛年代(以荷兰的Erasmus的著作为代表),路德的宗教改革(1517),也见到了激烈的反宗教改革运动(耶苏教派的建立)和科学革命的兴起。区别于经院哲学流派的、真正的亚里斯多德的重新发现对升物学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表现在切查皮诺与哈维的著作中)。虽然和机械科学的繁荣无法相比,但16世纪末和17世纪初生理学和博物学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进展

一切迹象表明当时物理科学和升物科学的事态发展毫不一致。在升物学中也无从划定明确的意识形态的或观念上的分期,正如John Greene(1967)在评论Foucault的《语言与事物》一文中很有见地的指出的那样。Jacob的《生命的逻辑》(1970)一书也因袭了Foucault的传统,但他并没有采纳Foucault的分期。Holmes(1977)后来又对Jacob的分期提出了质疑

所有的上述学者都没有认真地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同的学者在升物学历史的分期问题上作出的结论竟然如此不一致。是不是因为这些时期完全是想像的从而不同的学者可以按不同的方式作出武断的划分?这种认识看来并不正确。某些历史学家所确认的时期的确是真实的。我认为这个问题有另一种答案,也就是说这些时期并不是普遍一律的。不同的国家有不尽相同的时期,不同的科学和升物学的不同学科更是不同,特别是在功能升物学与进化升物学之间。这两类升物学的变化之间很少相关性

升物科学缺乏像物理科学那样的统一性,其中每门学科各有自己的发轫与兴旺年代纪。直到17世纪左右,我们现在称之为升物科学的只包括两个联系非常疏松的领域,博物学与医学。后来在十七、十八世纪博物学才明确地分为动物学与植物学,虽然从事这方面工作的许多研究人员,包括林奈与拉马克,常在这两门学科间自由流动。与此同时,医学中的解剖学,生理学,外科与内科日益分离,逐渐形成单独学科。20世纪蔚为主导的遗传学,升物化学,生态学和进化升物学在1800年以前还根本不存在。这些学科的兴起和暂时挫折的历史将是本书随后各章的主要论题

分类学家,遗传学家或生理学家对升物学史会有各自的分期,正像德国人,法国人或英国人对待历史分期的态度不同那样。历史不够整齐划一显然是令人惋惜的,然而这才是历史。遗憾的是,这使得历史学家的任务更为困难,因为他必须同时研究五、六种不同的当时的“研究传统”。由于学术分期的问题很容易引起争论,对它们的认识也只是新近的事,因而对升物学各个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分析

升物学的每一门学科,例如胚胎学,细胞学,生理学或神经病学等都有其各自的停滞期和迅速发展期

人们有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升物科学历史上有没有这样一个时期,就像物理科学在科学革命时期那样经历了激剧的转变方向的变化?

答案是没有

升物学的每门学科确实都有各自新开端的年代:

  • 胚胎学,1828
  • 细胞学,1839
  • 进化升物学,1859
  • 遗传学,1900

虽然每门学科有各自的周期,然而并没有范围广泛的普遍革命。即使《物种起源》在1859年出版,但实际上对实验性升物学并没有影响。以种群思想代替本质论在进化升物学中是如此重要,但几乎在一百年以后才触及到功能升物学。 DNA结构的阐明(1953)对细胞升物学和分子升物学产生了强大影响,而对大部分机体升物学则并无关系

升物科学中最类似于一次革命的年代大致在1830—1860年,这是升物学史上最震撼人心的时代(Jacob,1973:178)

就在这一段时期内,由于冯贝尔(K·E·von Baer)的著作使胚胎学发生了飞跃;由于布朗发现了细胞核以及施旺,许来登及魏尔和的著作为细胞学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在Helmholtz,duBois-Rey-mond,Ludwig,Bernard领导下新生理学开始成型;Wohler,Liebig等为有机化学奠定了基础;由于Muller,Leuckart,Siebold,Sars的研究工作使无脊椎动物学的基础得到更新;最重要的则是达尔文与华莱士提出了关于进化的新学说。上述的各种事态发展并不是一项联合行动的一部分,事实上多数是独立开展的。这些发展主要是由于科学的职业化,显微镜的改进以及化学的迅速进展。然而其中有一些却是某一天才的出现的直接结果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