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河东河西论批评

2010-04-15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由于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的爆发,季羡林先生先前所提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论说大行其道。不少人认为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西方文明已经走下坡路。中国的崛起象征着东方文化将取而代之,东方文明将成为世界发展的主导。甚至有人据此而认为上个世纪未以来的科学技术是人类科学技术发展中的东西方“交会期”,什么未来的科学将是“东方科学”,是中国人的“自然国学”。西方不亮东方亮,就连现代医学也将由传统中医来领航了!

众所周知,虽然人类有着共同的祖先,但是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几乎无时无刻无处不感受到东西方人种思维方式的不同及所造成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字、文学艺术、生活习俗、民族心理、行为方式等种种明显的差异,以及由此而形成了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特色

但就现代社会的民主与科学诸多方面而言,各民族有着趋同性、普适性、普世性。否则世界就不会有如同人们现在所说的“全球化”、“地球村”的出现。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一个地方有个什么动作,其他地方很快就会知道,就会学习了

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界的,人类社会的进步,靠的是科学技术知识的发展,“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知识就是力量”

最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了105岁的学者周有光老先生的《朝闻道集》一书,封面上具名:“周有光先生在一百零五岁之前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封底还有三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壮心在,老骥千里。忧天下,仁人奋起”。书中共辑录了周老的39篇文章,是这位105岁的经济学家、语言文字学家近年来对世事所观所感所写的各类杂文,其中包括作者百岁之后所写的23篇新作。全书共分五部分:华夏思古、读史纪实、文化演进、语文探新、笔尖畅想。涵盖了经济学、语言学、人类学等领域的真知卓见。总体上偏重于对世界历史与文化的思考,特别将中国文化放在世界历史的长河中进行纵横比较,阐明了东西文化的优劣长短

他认为:

“社会的发展规律最简单就是这三样东西:经济从农业化、工业化到信息化;政治是神权政治到君权政治再到民权政治;文化从神学思想到玄学思想再到科学思想”。他还就文化的发展而说道:“神学的特点是依靠‘天命’,玄学重视‘推理’,科学重视‘实证’。举个例子,神学阶段说太阳不会动;后来看到太阳东升西落,得出结论太阳围绕地球转动,这是玄学,没有实证,但在当时是大大的进步;科学阶段就真正提出了地球围绕太阳转。我们还在唱‘东方红,太阳升’,这是太阳颂歌,是原始自然崇拜,还是最原始的思想啊。”

他的文章气势磅礴,洋洋洒洒,敢讲真话,妙趣横生,往往使人读得怦然心动

周老在书中《四种传统文化略述》及《附录:从“河西河东”到“双文化论”》等文中表示了他不同意季羡林先生的“河东河西论”,也不赞同将文化简单分为“东”“西”两种。他说:

“改革开放之后季羡林先生提出‘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说世界文化的接力棒要传到中国来了,许多人很高兴。我不参加这些讨论。八十五岁以后人家要我写点文化的东西,我就提出‘双文化论’。首先文化不是东方、西方这么分的,谈文化要拿历史作根据。古代有好多个文化摇篮,后来逐步融合成四个地区传统文化:东亚文化、南亚文化、西亚文化和西欧文化。西欧文化传到北美称西方文化。这四种传统文化在全球化时期相互流通,大致从十八世纪开始,不知不觉发展为不分地区的国际现代文化,由世界各国‘共创、 共有、共享。’比如说电灯,今天不能说美国文化了,是世界文化。从西欧传到北美的西方文化,发展民主较早,开创科技较快,是国际现代文化的主流,被称为‘西化’。但其他传统文化对国际现代文化都有重大贡献,不能低估。另外文化流动也不是忽东忽西轮流坐庄,而是高处流向低处,落后追赶先进。‘河西河东’论是由‘自卑综错’变为‘自尊综错’,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只是‘夜行高呼’的懦夫壮胆”。他认为,目前流行的所谓“东方文化”应分为三大文化区,即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文化”,以印度为中心的“南亚文化”,以伊斯兰教为中心的“西亚文化”。这三种文化之间区别很大,不相统属;不像“西方文化”,发端于欧洲,兴盛于美国,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成为国际文化的主流。他说:“东西这四种文化相互交流,产生了一个国际现代文化,不分国家的,整个人类的,大家都公认的”。他还说,“文化方面我们的问题很大。中国是了不起的文明古国,在现代化进程中落后了。西方在文艺复兴之前落后,但借助文艺复兴起来,在科学、民主这两件大事情上跑到了前面。我们不敢学民主,只学科学,科学还只引进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除经济学之外没有开放,许多学科非常落后”

他在《全球化巡礼》、《附录:从人均GDP看世界》、《小国崛起》及《科学的一元性》等文中还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发展的确出现了小国崛起、大国衰落这一现象,但美国却是一个例外,由于掌握了先进的科学技术,美国仍旧推动着世界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老人家认为,我国的人均GPD少之甚少,离大国崛起还远着呢!

他在《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全球化巡礼》、《两大文明古国的经济起飞》等篇文章中,阐述了这样一种思想:人类历史是不断的聚合运动。城邦聚合成国家,国家聚合成多国联盟,多国联盟聚合成世界组织“联合国〔UN〕”。城乡贸易聚合成全国贸易,一国贸易聚合成地区多国贸易,地区多国贸易聚合成多国文化圈,多国文化圈聚合成国际现代文化。全球化是人类聚合运动的新阶段。他认为,人类各方面的发展,聚合是与时俱进的

周老还跟友人们说,人家问我对中国前途怎么看法,我说我一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中国的前途跟世界前途一样,因为整个世界在进步,中国不可能不进步。现在道路就只有一条了,本来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苏联道路,一条是所谓资本主义道路,现在只剩这一条了。这条道路上,有的走在前面,有的走在后面,后面的可能往前走,大家都走在一条道路上

其实,谁能走在前面,关键是看谁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即谁掌握了先进的现代文化和科学技术。周老说,中国要走的路还很长,中国要真正取得“三十年河东”的地位,必须在社会保障、贫富悬殊、腐败控制、环境安全等方面,不断改善,赶上发达国家,而关键在政治体制改革,民主化和科学化要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

周老曾对记者说过:

“我向来不刻意说要讲真话,因为我从不讲假话。讲真话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我不会说自己不相信的话,自己相信的话当然是真话”

该书的出版后记名之曰“一本讲真话的书”,这确实是位只讲真话而从不讲假话的老人,深为这位105岁的学者那股求真务实的精神所感动!

窃以为,虽然世界各民族人民还可能会保留各自有效有用的传统,但随着相互之间的不断交流、学习和融合,无论是社会、精神、物质、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科学、技术等等诸多文明方面,世界各国人民最终都会航行到整个人类的、大家都公认的、具有普适、普世价值的大河上来,而不分河东河西!〔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