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民主就没有科学

世界一流

2010-04-23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近日,网上一反以往的调子,多篇文章畅谈与“世界一流”的差距问题,颇惹引大家的眼球。一篇是胡胜华先生的评论《北大原校长、中科院院士许智宏太可耻了》!一篇是沈晓明先生的自我见解《中国的医学离世界一流有多远》。对“世界一流”能有个明确的认识,回归到科学理性上来,乃学界以至于国家之幸事也!

其实,院士许宏智先生并不可耻,因为他毕竟认识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以前所说的就当放了个屁吧。因为你在体制内,“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以往不是没有退下来了才说真话的人,否则会端了你的飯碗,那有什么独立人格可言。海那边够“德先生”的了,那法务部长王清风,人如其名,但因讲人道主义主张废除死刑,小马哥怕累及五都选举,不也忍痛撤了她

世界一流可不是那么随便说说而已,许先生经过多年的内心折磨,终于说出了真话:“中国目前没有世界一流大学”!并介绍说,现在的北大与耶鲁相比,论文数量上的差距不是那么大了。但他认为,中国整个大学的软环境建设,都没法和国外一流大学比。中国在这方面和世界一流大学相差“很远,很远”。“985工程”的建设有些急功近利的味道,“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甚至都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能完成的”。我们应当热烈欢迎,但愿中国多几个许宏智这样的院士、校长、教授,乃至政府官员,中国多几个明白人未尝不是件好事。那怕是“事后诸葛”,“两头真”也好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连死都不怕,何以惧怕人家说自己无耻呢!问题是中国人六十年一路走来经不起这么多折腾!其中仅前两年的本科教学评估一项,就把全国高校折腾得人仰马翻…… 。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好大喜功似乎是中国人的常态。其实不然,四十多年前曾到北大、清华一游,当年尽管外面一片喧嚣,口号起伏,大字报铺天盖地,但那学生宿舍仍挂着的“不许喊斋!”的牌子,至今记忆犹新。做学问就得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那诸葛孔明的《诫子书》中云:字静致远,淡泊明志。唯有这样才能成大事,大轰大嗡是干不出细活来的,教育可是细致的教化而不是简单的制作

所以我们要理解许智宏院士“中国目前没有世界一流的大学”这句话,也要理解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汉尼斯说“建世界一流大学中国还需20年”的那句话,更要理解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创建若干一流大学,培养杰出人才”的迫切希望,还有钱学森临终之前的那个:“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疑问

写《中国的医学离世界一流有多远》一文的沈晓明先生应当是个头脑十分清醒而又了解中国医学界实际情况的学人,恕我猜测,可能不是学音乐的沈晓明,也不是跟着“石大炮”学针灸的那位中医愽士沈晓明,而是现代医学博士、研究员、从基层干起的现任上海市副市长的沈晓明

他所谈的是我国现代医学与世界一流的差距。从医学教育的学制与学位体系混乱;教育模式陈旧;课程设置不合理;临床技能训练不够;缺乏与人文社会科学的有机结合;继续教育体系尤其是住院医生培养制度不够完善。谈到医学科学研究存在的问题:重微观,轻宏观;重近期产出,轻远期效益;重实验室工作,轻床边研究;重个人作用,轻团队协作;跟踪性、模仿性研究多,原创性研究少

从临床服务的医生队伍总体素质有待进一步提高;医生专业知识面过于狭窄;医生缺乏团队协作精神;诊疗规范意识不够。以及医院改革与经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医疗体制和投入机制问题;内部管理粗放,缺乏成本意识;人力资源配置不合理,医护比严重失衡;医院重硬件建设,轻人力资源投入等等方面论说了我国医学水平与“世界一流”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对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总体上比较强调市场的作用,但市场主导型的医疗体制又需要有市场的支撑。诉说了即使欧洲许多发达国家的财力也不足以支撑医疗市场的发育,更何况中国。面对特殊国情,就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何去何从提出了让人进一步深思的问题

作者以其敏锐的观察力,揭示了我国现代医学发展中所存在的具体问题和困难,非常实在具体,令人十分信服。但他仅仅是提出了问题所在,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还有待于业内人士的进一步探讨

碍于沈先生的身份,似乎有意犹未尽之处,其实沈先生也知道,只是不敢谈及国内医学问题的根源在于管理水平低下,由于管理水平的低下导致了医学教育和医疗水平低下

同时他还避开了一些时下最为敏感而又实际的问题,即“世界一流”医学是否包括了所谓传统中医药教育和医疗技术的东西;传统中医药能否纳入国家医疗保障体制内;大包大揽的医疗保障制度的经费困难如何解决;尤其是如何效法欧洲许多发达国家中“循证医学”关于“有效治疗全免费,无效治疗自己掏”的基本原则问题

可惜的是我国医学界甚少这样的明白人士,多是些从传统中医的角度去创立“世界一流”新医药学的既得利益牛人,急功近利暂且不说,还把人家说得一无是处,似乎自己早就是“世界一流”了

倘若上面说,我们已是“世界一流”的新医药学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嘛,未来的医学将由传统中医药来领航。沈晓明先生又奈之如何?!不曲学阿世,更弦易辙,才是具有“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的真君子。那比尔·盖茨先生却在说,只有利用科技的发现和发明消除不平等才是人类的最大成就哦

而国家目前的基本政策确实是向这方面倾斜、鼓励、支持,大多是些欧洲国家称之为另类医学、传统医学中无效治疗的东西也纳入了国家医疗保障体制之内,那有不浪费大量医疗卫生资源的,有可能还会伤害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这难道也是“世界一流”医学水平?以至于医疗保障体制的改革成为整个改革发展之中的难题,当官的谁又敢站出来说个一、二?

窃以为,民主之于科学,本是不可分离的,民主离我们多远,科学就离我们有多远,同样的科学离我们多远,民主也就离我们有多远。国家的教育、医学的发展,乃至整个国家的发展,既要有“科学发展观”,也要有“民主发展观”,更不是什么“非科学发展观”,“非民主发展观”!

若全然不了解世界的情况,不了解世界现代教育、现代医学的发展趋势。对“世界一流”教育、医学的状况一无所知,又不让人家说真话、讲问题、谈看法。如此下去,我们的教育、医学乃至整个国家的发展必然会离“世界一流”远之更远!〔京且〕

首页   相对论   教育   理性   中医   内经   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