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学好中医?有三个诀窍

中医三昧

2010-03-23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大千世界,人分三、六、九;医有上、中、下。所谓“上工治未病”,只是有钱、有闲人份儿的事,平民百姓两餐尚且不易,绝不会无事找事,没病找病,花钱请“上工”去看、去治“未病”。现代医学的锻炼身体、飮食卫生、预防接种、环境保护、心理平衡等等,是一种廉价的预防科学,则另当别论

如今,上医院看病的人大多是“已病”,所以,按中医经典理论所言,医院的医生多是凡夫俗子的“下工”。但“下工”亦有上、中、下之分,犹如阴中有阳,阳中又有阴与阳;阳中有阴,阴中又有阳与阴一般

余事中医四十有五年,虽未能成正果,但深谙业中诀窍与精义,所谓中医三昩也!

  • 一昧为“悟性”,即直觉顿悟

    谙熟《黄帝内经》及此前的巫彭、巫咸之道,望而知之。望、闻、问三诊之后,即是切,“心中了了,指下难明”,连祖师爷扁鹊那鸟都说:特以诊脉为名耳是假借诊脉为名义以骗人的玩意。于是打坐入定、冥思苦想、注念存思、神状当然、六通境界、六根互用、神乎其神、望而知之、取类比象,象什么即是什么,食什么补什么,如今已鲜有娴于此道者。自诩为“中医始祖”、“唯心真理”。所谓“内景返观”、“内证实验”是也

  • 二昧为“算法”,即阴阳术数

    尤其谙熟《黄帝内经·素问》王冰所补注的“运气七篇”。四诊之后即是心算,或掐指一算,或操持罗盘。什么天人合一、五行始终、生辰八字、天干地支、奇门遁甲、河图洛书、五运六气、司天在泉、主运客运、主气客气、客主加临、正气来复、六病欲解、子午流注、阴宅阳宅、面相掌相、象数理占。自诩为“易学术数”。所谓“命理医学”、“预测医学”、“时相医学”是也

  • 三昧为“经史”,即所谓辨证论治

    四诊之后,据“经典”与“历史”搜索一番。虽说是“经典”,但已非原著,有涉“修正”之嫌,是筛选过的所谓《内经选读》再选、现代《中药学》、《伤寒论讲义》、《金匮要略讲义》乃至《温病学》等等所谓“新经典”如何辨?虽说是“历史”也只是历史唯物的《中国医学史》上华佗、扁鹊、仲景、温病诸家乃至天下方家如何论?一知半解,略知一二,阴阳五行,辨证论治,国身治同。望闻问切、四诊八纲、六经辨证、脏腑辨证、卫气营血、三焦所属、辨证辨病、处方用药、稍为加减、鹦哥学舌、依样画葫芦。心中早已盘算着现代医学如何说怎么做,只是口中不说是了,是变了味的“传统”。当下,学院派的中医大抵都属此昧,其不为“悟性”、“算法”二昧所认可,却反斥诸二昧为“唯心”、“迷信”。自诩为“唯物辩证”。所谓“经典理论历史经验医学”是也

此三昧之中,“经史”一昧可谓“下工”中之“下工”也。但其为当今所谓辩证历史唯物主义者的中医专家、教授们所推崇,视为“地道”、“正统”,也是国家教学大纲所要求。在所谓“继承发扬”的基础上,学点现代医学知识,乃朴素的唯物辩证法。但其中又可分为三派,一派尊古,一派创新,一派骑墙。可谓乱象丛生,自己尚不清不楚、不明不白,遑论治病救人了

四十五年前,余初入此道,便在如今所谓“如果三日内不退烧,就一定要上西药”或“入院即用西药”的中医院见习。所见则与今截然不同,患绝症的老先生躺在病榻上指着其黑色焦燥的舌苔,操着浓重的桂北口音曰:此为黑燥苔!单那“大病历”可谓学弟学妹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望闻问切倍加详细,引经论据都得说出个道道,条释分明。只是少缺了“悟性”和“算法”神乎其神的本事,单一本病历写下来就好几十页。辨证施治,每天一剂,都是慢性的“不治之证”,耐着性子慢慢熬

此中三昧,科学乎,玄学乎,经典乎,理论乎,经验乎,学者心知肚明!

其实,中医从来不会也没有能力去思考人体微观状态下的疾病机理,只能从悟性中顿悟,整体上把握,从阴阳五行中论述,想当然而已。自设神秘,片面夸大儒家的社会伦理观,佛家“禅宗”的直觉顿悟,道家形而上的“道”和“玄观”等等思想对中医的影响。没有对疾病机理的微观状态的认识,就理解不了现代医学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过程。知识的贫乏及思想的惰性以致人们根本没有能力去理解现代医学的进步,同时也无法认识到中医理论的落伍

传统文化只是给古人使用的,现代人能不能用,就得看它适不适合现代社会的需求。民族的就是民族的,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仅仅是就文化内涵而言。民族的能不能成为世界的,普世价值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标尺

有人甚至宣称要以国人所谓的“人文科学”、“自然国学”去挽救“现代科学技术”。但是,科学所揭示的自然规律是一种客观存在,人文却始终是人文,其指向不明,难以企及。谁要想挑战一下这个科学的“霸权”,那就不妨头撞南墙去试一试,看看能否穿墙而过不致头破血流。〔京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