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本,西医治标是谎言,错得一塌糊涂

治标 ” 与 “治本”

2009-12-01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那年刚从学校出来,分配到十万大山区一个小县份。报到之后,先是到县城附近的生产队劳动锻炼接受再教育。三个月之后,县革委政工组通知去领取工作派遣证。除我是学中医之外还有三位学西医的医学院毕业生,两名男生分别分到公社卫生院,我跟另外一名女生分别分到大队所在地的卫生院

说实在的我是巴不得早点安顿下来,可同去的三位却提出要到县医院实习一段时间。县革委政工组军代表潘副组长与卫生局联系后,说县医院答复只能实习三个月。后来又将我单独留下,问我能否独立工作?我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说道,自己读书出来,为的就是独立工作!他说那就好办了

到了县医院才知道中医科早已关门好几个月了,两位师兄都不在,大师兄是61级的,当了医院革委会的副主任,忙于革命领导工作;二师兄是63级的,据说是有病在家休息。上午打扫了中医科的两间诊室,作了些准备工作,下午就开业了!就这样便开始了自己的独立工作,迈出了职业人生的第一步

想不到这却成了我后来能留在县医院工作的机缘,而他〔她〕们仨后来只能到原来所定的单位工作了。半年之后由于业务的开展,从下面调来一位当地培养的中医协助工作,一年之后又从公社卫生院调来了一位天津下放的中医W大夫,是北京中医学院56级的老大姐。这之后才算是我到县医院实习的真正开始

再后来,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知识分子政策的落实,不少当年下放的老同志陆续回到县医院工作。说真的,得好好感谢这批老同志,是他们教给我不少临床工作的实际知识和本事。现在回想起来,在县医院摸爬滚打的前五年,是我一生之中心情最舒畅、学得最好、得益最多的时段,同时也留下了不少刻骨铭心的教训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可是老先生们一贯的说辞。其实不然,只要在综合医院呆过的,都会得出与之完全相反的结论

记得有一次要到下面搞“麻风病”普查,培训之后,马上就得出发。我到科室拿了些书本,顺便跟W大夫说了一声,她正在给病人做针灸治疗,病人好象是个熟人,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一个多月后回来休整,到科室转了一圈,又遇上次那位病人在针灸,是县供销社的干部老何,广东人。说是得了面神经病麻痹,口眼歪斜,针灸、吃药快个多月了,问我有什么好办法。我见他脸面上有边缘清楚的两块浅白色的斑,心有怀疑,又不好在W大夫面前直说,只好到医院门口等老陈

见了老何,我叫他左右转脸,右耳下的神经肿大明显,二话没说,将他领到防疫站,请站长老谭医生帮看,老谭是老皮防员,做了粗略的检查之后,他给我丢了个眼色,心想十有八九了。他跟老陈说这病要到北海看,老陈也同意,开了证明,并通知老陈单位派人陪同前去。第二天北海皮防院电话通知,诊断明确,并要强制留院治疗

知道情况之后,我即刻告诉了W大夫,W大夫也感到很惊讶。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急着对W大夫说,所有的针灸针不能再用了,必须全部消毀!

整整一天心里都不好受不是滋味,晚上也无法入睡,我想W大夫兴许也一样。当时还没有一次性的针具,都是用酒精擦擦,就重复使用。心想,真不知扎了多少人,后果不堪设想!说实在的这事也怪不了W大夫,从小在“天津卫”长大,“皇城根”读的中医书,她说这“麻风病”她是从来没见过,只听马海德先生作过一次报告

其实,我也跟她差不多,读书时虽说曾到“亭凉医院”参观过,但也只是穿了三层隔离衣满身大汗的走了一圈,只知道马海德先生曾说过,发现“麻风病”症状要早就诊、早治疗、早治愈!如果没参加那次普查工作,同样也是一无所知!

事情虽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现在回想来,中医都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心里不禁要问到底何为标?何为本?标者,树梢也,表象也,症状也;本者,根茎也,本质也,病因也

应当说中、西医对“标”与“本”的认识表面上基本上是一致的,所谓“本”就是指病因,而“标”则是指症状。“中医治本,西医治标”意思就是说中医是针对病因下药,故可以起到事半功倍之奇效,比起西医是更胜一筹。西医不过是针对病人的症状下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并不能根治疾病。即所谓疾病临床表现的症状和体征

但中、西医对“本”的概念即“病因”的具体认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中医对疾病的“本”如何认识呢?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认为,阴阳相对协调就是健康的表现,一切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都是由于阴阳失调,邪正斗争所致。那么,不管临床上所呈现的疾病现象如何错综复杂,其性质和成因不外乎阴阳两大类。因此,诊断疾病的总纲就在于善于抓住阴阳这个关键。所以《黄帝内经》说:“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可见,中医对疾病发生、发展的认识是十分简单笼统、而不精确具体,是阴阳两可的

西医就比较具体精确,病因有生物的、理化的、遗传的、免疫的、精神心理社会的不同,如今已经到了分子水平、基因水平……,还有病理、病位的不同。所有这一切都可通过精确的科学实验方法证明,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就这位“麻风”病人而言,“口眼歪斜”应当是“标”。中医认为“中风”、“中寒”、“中经”、“中络”是“本”,而西医则认为非常具体的、在显微镜下能看得见的“麻风杆菌”侵犯面神经之后引起的“面神经炎”才是真正的“本”!

标本既明,治疗自然不同。中医是“祛风散寒”,“通经活络”。而西医则要消灭“麻风杆菌”,只有“麻风杆菌”消灭了,“面神经炎”才能好转,“口眼歪斜”才会治愈。所以“麻风杆菌”不消灭,再怎么针灸,怎么服药也没用

西医治病,首先务求明确病因,继而病理、病位必须具体明确。从来就是“对因治疗”和“对症治疗”并重,即“标本兼治”。而绝不是像某些人所说的西医只是对症治疗,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不“治本”

又以“头痛”为例,可是个常见的病症,临床上按头痛性质可分为急性、慢性、持续性、复发性、渐进性加重等等不同。头痛还可源于颅内或颅外的病变。病因还会因年龄而异。据手上的《牛津临床与实验室检查手册》一书所介绍,不完全统计,单成年人的头痛需要鉴别的疾病就有二十七大类之多,上百种疾病有头痛。所要做的选择性检查在十五项以上,以排查病因、病理、病位。治疗上更是千差万别

若让中医来治头痛,根据《中医内科学》的介绍无外乎“外感”的风寒、风热、风湿头痛,“内伤”的肝阳、肾虚、血虚、痰浊、瘀血头痛等八种情况。倘有个“颅内肿瘤”、“脑出血”……什么的,不“治头”治什么?如是青光眼所致的头痛呢?龋齿所致的牵扯头痛呢?中医这八种类型能涵盖所有的“头痛”吗?八种类型的治疗方法就能治疗全部“头痛”?

在中医看来,来的都是病,望闻问切,辨证论治,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对号入座,对症下药是了!一相对比,真不知要漏诊多少,贻误了多少病人!何况中国人天生的“阴阳失衡”,所谓“天人合一”、“天不足西北,地不满东南”是也!

以此类推,则其他病症亦然,勿用多说!其实,所谓“中医治本”背后的根本,是批判性思考能力的缺乏和外加过度的幻想,当然还有不让自己的信念接受科学方法的检验。因果关系可是哲学上乃至科学技术上的一个重要研究对象,一件事物的存在与否会因为其背后原因的不同而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医学上的事儿也一样,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因果关系的复杂性

那么,中医到底能不能治“本”,而西医是不是仅仅治“标”呢?如果中医连什么是“本”都不知道,那还怎样去“治本”呢?可见,中医自古到今就是“本”末倒置的一本糊涂账

总而言之,不明疾病的本质,不明疾病准确的病因、病理、病位;不知疾病的演变过程,就谈不上治本,只能是“治标”。到底是谁在“治标”,谁在“治本”,不是很清楚的事了

连敌人是谁、敌人躲在那里都不知道,病人到底有多大的实力与之抗争也不清楚,这样的战争能制敌于胜?

敌人若不能消灭,“致中和”与“大和谐”只是善良人们的一厢情愿。 (京且)

https://tuenhai.com